日本向盟軍投降儀式為什麼選“密蘇裡號”艦

王大同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頒布詔書,宣佈接受“波茨坦公告”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中美蘇英等同盟國的勝利而宣告結束。當時美國總統杜魯門任命的陸軍五星上將、遠東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奉命安排日本的投降儀式,並代表盟軍受降。命令一下達,立即引起美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海軍五星上將尼米茲的強烈不滿。他認為自己統率的太平洋艦隊,在被日本強盜偷襲、遭受毀滅性打擊的珍珠港重新起步,歷盡艱險、浴血奮戰,從瓜達爾卡納爾島戰鬥開始,與日本侵略軍逐島爭奪,一直打到沖繩島,最後才贏得了太平洋戰爭的勝利。因此他豪氣滿懷、自問自答地說:“是誰打贏了太平洋戰爭?是海軍”。是他統率的海軍將士的鮮血,使太平洋碧藍的海水變色才換來這場戰爭的勝利。他要為部屬付出的代價爭回應得的榮耀。他公然宣稱:如果在日軍投降儀式上,不能充分體現海軍的功勞,他將不參加受降儀式。
  但是,杜魯門總統的上述決定也是有根據的。在麥克阿瑟領導下,陸軍在收復被日軍侵佔的太平洋各個島嶼的戰鬥中,戰績也是輝煌的。當時日本軍國主義提出了瘋狂的“七生報國”、“以死效忠天皇”的口號,其武士道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拼死頑抗。盟軍每奪取一個島嶼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戰況始終都是極為慘烈的,陸軍英勇作戰的戰績,絲毫不遜於海軍。例如盟軍在賽班島、硫磺島等一系列島嶼的攻堅戰中,都消滅了大量日軍,自己也有重大傷亡,尤其是在收復菲律濱群島的戰鬥中,有近6萬名的陸軍士兵,血灑雨林、英勇殺敵的感人事蹟層出不窮,至今令人記憶猶新、難以忘懷。這方面尼米茲將軍也無法否認。
  當時美國朝野上下,對海、陸軍主要領導人在接受日本投降儀式上產生的激烈矛盾面前,束手無策,傷透了腦筋,最後還是美國海軍部智庫的智慧比較高,美國海軍部長福雷斯特在集思廣益的基礎上,提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絕妙解決辦法,他向杜魯門建議:日本投降儀式仍由陸軍領導人麥克阿瑟主持,但儀式的地點則放在海軍的“密蘇裡號”軍艦上;由麥克阿瑟代表盟國受降,而尼米茲則代表美國政府受降。這個解決辦法,妙就妙在既能讓陸、海軍將士都樂意接受,又能讓總統杜魯門全家盡顯榮光。因為“密蘇裡”既是杜魯門家鄉的州名,而且“密蘇裡號”軍艦又是由杜魯門的女兒出面命名的。正因為這樣,“密蘇裡號”軍艦雖然不是美國太平洋艦隊的旗艦,也不是主要功勛艦,但是卻能獲得舉行日本向盟軍投降儀式的光耀。這也充分體現美國海軍部領導取悅杜魯門的良苦用心和拍馬屁伎倆。使杜魯門及其全家樂開懷。收到這絕妙建議後,杜魯門即刻批準執行。
  1945年9月2日,在日本東京灣的“密蘇裡號”軍艦上,飄揚著一紅一藍的兩面將旗,紅色將旗代表麥克阿瑟的陸軍,藍色將旗代表尼米茲的海軍。這在世界海軍史上是僅有的一次。日本投降儀式就在“密蘇裡號”軍艦甲板上舉行。上午8時15分入場式開始,入場次序是:中國、美國、蘇聯、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荷蘭、新西蘭等9國代表。8時45分,日本新任外務大臣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日軍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營前來求降。9時正,盟國受降儀式開始,由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主持。他首先說:今天是“我們共同作出協定,恢復和平。”此話一出,在場記者都十分驚訝,認為是極大失誤。怎能把一方求降、一方受降說成是共同作出協定、恢復和平呢?實在是太給日本留面子了。
  麥克阿瑟講話後,彎腰低頭的重光葵先在投降書上簽字,接著是梅津美治郎以同樣的姿勢簽投降書。受降簽字的次序是: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他簽字時別出心裁地搞了一個新花樣,請了兩個剛從日本集中營釋放出來的美國在菲律濱的降將溫賴特和英國在新加坡的降將白西華陪他簽字。簽字時共用五支筆,第一支由他自己簽上“DOUG”(道格),第二支由溫賴特簽上“LAS”(拉斯),第三支由白西華簽上“MAE ARTHUN”(麥克阿瑟),接著他用剩下的兩支筆簽上遠東盟軍總司令等官名。然後依序簽名的是美國代表尼米茲海軍上將,中國代表徐永昌上將,蘇聯代表杰列維亞科中將,英國代表布魯斯˙福萊賽海軍上將,澳大利亞代表TA布拉梅,加拿大代表穆爾˙科斯格雷夫,法國代表勒克萊,荷蘭代表DEL赫爾弗里克,新西蘭代表倫納德˙艾西特。
  當時參加簽字儀式的還有美聯社、合眾社、國際新聞社、路透社和中國中央通訊社等五家通訊社的記者。他們為爭取第一個將日本正式簽字投降的特大喜訊向全球報道,都爭相擁進“密蘇裡號”軍艦上的電報室。但電報室僅有一台無線電台可供對外發佈,怎麼辦?在美國軍事新聞官員的協調下,記者們都同意用抽籤的辦法解決。他將寫有1-5號的紙團放在一頂軍帽裡,五位記者各抽出一個紙團,誰抽到第一號誰就第一個先發報。其餘按號碼次序發報。結果中國通訊社年輕的記者曾安波抽到第一號,他按照事先約定,第一個將這一特大喜訊向設在重慶的中國中央通訊社總部發報,成為第一個報道日本投降消息的記者。其他四家通訊社的記者,雖然羨慕中國記者的運氣,但也沒因得不到第一報道權而感到沮喪,合眾社記者說:“平心而論,以中國在這場戰爭中的犧牲和發揮的作用,他獲得第一報道權也是當之無愧和理所當然的。”這是一句很實在的公道話。可見公道自在人心,中國人民對二戰所作的貢獻早已是不爭的事實而為世界人民所公認。美聯社記者第二個發回本國通訊社的導語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上最慘烈的死亡與毀滅的匯集,今天隨著日本的正式無條件投降而告終。”
  “密蘇裡號”軍艦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退役,現停泊在美國夏威夷群島的最大軍港——珍珠港,供遊人觀賞當時盟軍接受日本投降的雄姿。就在麥克阿瑟和尼米茲兩位上將在日本投降儀式上分享各自榮耀的同時,杜魯門一家在華盛頓看到“密蘇裡號”軍艦在整個受降儀式上的鏡頭佔了最大的版面時,心裡更是樂滋滋的。
  受降儀式結束後,重慶《大公報》記者黎秀石教授請徐永昌講話,徐說:“今天是要大家回想的一天,每一位在這裡有代表的國家都應該回想一下過去,假如他的良心告訴他有錯誤,他就應當勇敢地承認錯誤而懺悔。”這個講話是有深刻含義的。日本人是造成亞太地區十多年大災難的罪魁禍首,自應認罪懺悔。但時至今日,它仍然不承認發動侵略戰爭的罪惡,還妄圖復活軍國主義,特別是最近安倍、麻生之流在美國的縱容下,極為瘋狂地整軍備戰,妄圖重走軍國主義的侵略老路,這值得世界尤其是亞洲人民高度警惕,群起而攻之。中國也應該懺悔,中國地廣民多,但內戰不息,竟讓小日本有機可乘,步步進逼,遭致大片國土淪喪,實在愧對祖宗。還好後來國共合作抗日,才取得抗戰的最後勝利。英國應該懺悔的是20世紀初日本的侵略野心已暴露無遺,但它還與日本結盟;1938年9月30日又與納粹德國締結互不侵犯條約,助紂為虐,造成全球浩劫,結果引火燒身,捐人害己;更可惡的是1941年當日本全面封鎖中國沿海各大小港口時,英國居然配合日本將盟國對華物資援助的唯一陸路交通線滇緬公路封閉。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打到緬甸圍殲英軍時,中國擯棄前嫌以德報怨,派遣10萬遠征軍赴緬作戰,解救英軍。英國上述敵友不分,當然應該反思,但時至今日,英政府居然還要與日本舉行聯合軍演,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美國應該懺悔的是1937年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後,美國還把大量廢鋼鐵賣給日本製造槍炮殺中國人,還與英國聯合製造遠東慕尼黑陰謀,以犧牲中國利益討好日本,結果也引火燒身。1941年12月日本偷襲珍珠港,重創美國海軍。但戰後,美國為了自身利益,既包庇頭號戰犯裕仁天皇和大批日本甲級戰犯,又不徹底清算日本的侵略罪行,允許象征侵略的靖國神社存在,聽任日本大臣到裡面拜鬼。還一味縱容日本右翼,否認對外侵略史,妄圖重走軍國主義侵略老路。美國這種缺乏反思和懺悔的錯誤,最終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到那時將悔之晚矣。我們提倡反思歷史,懺悔錯誤,意在警醒未來,希望將來不再發生類似悲劇,以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寧,為人類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