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有如博物誌

北 風

  《鏡花緣》一書記載了許多奇鳥怪獸,珍花異草,直如一本白話的《博物誌》。其中有許多亦是照錄   《山海經》而來的,以見作者的言必有據。如第九回敘唐敖與林之洋到了東口山,在草叢中撥得一束青草,唐敖道:「小弟聞得海外鵲山有草,青花如韭,名曰『祝餘』,可以療飢。大約就是此物了。」此事即見載於《山海經》中。
  又第五十回《遇難成祥馬能伏虎,逢凶化吉婦可降夫》敘小山和若花二人山中遇虎,正危急間,忽聞一陣鼓聲如雷鳴一般,震得山搖地動。隨之竄出一匹怪馬,渾身白毛,背上一角,四個虎爪,一條黑尾。口中放出鼓聲,飛奔而來。老虎一見,嚇得逃竄而去。此怪獸亦見於《山海經》: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雄黃、白玉及金。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爪牙,音如鼓,其名曰馬交,是食虎豹,可以御兵……(《西山經》)
  關於《鏡花緣》的這一特點,魯迅先生曾評論說:「惟於小說又復論學說藝,數典談經,連篇累牘而不能自己,則博識多通又害之。」(《中國小說史略》第二十五篇《清之以小說見才學者》)。的確,如果從今人的小說觀念出發,《鏡花緣》的博物多識確是有害於小說的,但是如果考察一下中國古代小說從《山海經》、《十洲記》、《博物誌》以來所形成的博物一脈的傳統,就會理解《鏡花緣》的出現也並不突兀,李汝珍在《鏡花緣》開篇便言:「且說天下名山,除王母所信崑崙之外,海島中有三座名山:一曰蓬萊,二曰方丈,三曰瀛洲。都是道路遙遠,其高異常。當日《史記》曾言這三座山都是神仙聚集之處。後來《拾遺記》同《博物誌》極言其中珍寶之盛,景緻之佳。」在接下去的前五十回中則大量引用《山海經》的材料,可見《鏡花緣》與這些博物體志怪小說之間的承傳關係是非常密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