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的辛酸

柯林

  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國人出國相對容易;菲國經濟則每況愈下,對非法移民眼睛只開只閉。事實上,只要投資八萬五美元買樓房、股票、或存在銀行,就可以獲得居留權,代價可說相當便宜。
  中國過去三十年,各方進步神速,城市建設已臻第一世界。值得執政者深思的是中國繁榮昌盛,為何出現「移民赤字」,即去國者多,歸國者少,連世人眼中的窮山惡水的菲國,也有數十萬新僑?這些新移民也不止於在菲國有許多親戚鄉人的閩南人,也有北方人,君不見王彬街頭街尾都有講普通話的同胞。筆者的看法,移民局探員已經「放雞」了,如果像六十年代那麼積極,華人區要抓三五千,易如反掌。
  如何解決非法移民一事,報章評論多矣,如請國會通過議案特赦。這雖然是守法正途,但卻是難救燃眉之急的遠水,而且收費也必高昂。筆者對新僑們的處境十分同情,有一些出軌指點:
  一,如在菲只是替人看倉庫,看工廠,不如回國,人生到處有青山。
  二,勤學菲語,戒除一些大聲叫嚷習慣,融入菲國大社會。菲人善良,一般是不會做「透仔差」的。
  三,努力賺錢,最好到中國人不那麼集中的三四線城市。有了錢,一切好解決。香港執法森嚴,佳寧集團破產前,有誰會想到其主席陳松青竟是來自馬來西亞,沒居留手續的黑市市民。
  四,各商場組織「自救會」,付「東錢」或買消息。老實說,沈自成總領事雖然盡職,商總也真心幫助,但有些事說不得,只能暗中疏通。
  五,假結婚。不是筆者要教人犯法,這是最省錢有效的辦法。不少中國人就是採用這種方法取得美國居留權,進而成為美國公民。美國移民官員很BASTOS,常常會突查,將「夫妻」隔離審問一些極私人的問題,如妻子內褲顏色、月事日期,最後一次做愛日子。菲國移民局才沒有那麼多人手追查閨房之事。不過菲國沒有離婚,「新郎」發達後,手尾不少。新移民大膽,有拚勁,發達早事。天無絕人之路。
                                                                                                                                 ( 三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