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退場,問題未了

  佔領台灣“立法院”的學生,昨天傍晚六時許離開議場,在附近的濟南路舉行晚會,於八時半左右散場,結束了為期二十四天的佔領議會行動。學生領袖揚言:“我們還會回來!”這說明,雖然學生退場了,但是問題還沒有解決。
  海協會和海基會去年六月二十一日簽署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根據台灣法律,這項協議必須獲得立法院批准才能生效。十個月來,民進黨出於政治考慮,如十一月二十九日舉行的“七合一”選舉,動作頻繁,阻撓對該協議的審議和通過。今年三月十八日,在“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的率領下,學生佔領“立法院”,阻止立法程式。期間,一度衝擊“行政院”,但被警察驅離。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是一項有利於兩岸人民的協定,其中一些條款對台灣更加有利,但是民進黨為了一黨私利,百般阻撓,如佔領立院主席台和打群架,不讓協議通過。他們擔心,如果讓協議順利通過,國民黨占上風,對民進黨在即將舉行的“七合一”選舉不利。
  青年學生一腔熱血,比較單純,出於愛護台灣的願望,對協議的一些條款有所顧慮。這種純潔的願望被某些政客、教授和學生領袖所利用,演出了一場台灣歷史上最為惡劣的醜劇,貽笑國際社會,還沾沾自喜獲得勝利。
  這場所謂“太陽花學運”的領導人,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林飛帆和陳為挺等人。林陳都是有著濃厚政治色彩的學生,曾經擔任過蔡英文宜蘭競選總部青年軍,為她進行助選。他們分別是台大和清大的研究生,毫不掩飾自己的政治立場,公開宣稱他們主張台灣獨立。有著這樣的色彩和理念,對他們反對服貿協議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太陽花學運”能夠持續二十四天,還有一個原因。馬英九與王金平不和是公開的秘密,兩人不但不咬弦,國民黨還對王的黨籍提出訴訟,在相互掣肘下,導致“立法院”不能像“行政院”一樣迅速解決學生強行佔領的問題。後來在郭台銘的調解下,馬英九首肯,王金平出面同民進黨及學生溝通,答應“先立法,後審查”的承諾,學生才同意十日退場。
  學生離開了“立法院”,但是他們昨天又提出一個口號:“轉守為攻,出關播種。”林飛帆等人揚言,如果政府今後用體制來壓他們,他們將以這種方式加以回應。今後“立法院”首先將通過一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然後通過朝野協商,對服貿協議一條一條進行審議。馬英九的立場是,可以逐條審議,但是必須通過。
  雖然馬英九的態度軟中有硬,不容退回服貿協議,不過,由於開了一個“壞頭”,堂堂的“立法院”竟然被佔領了二十四天,並且被迫作出“先立法,後審查”的承諾。今後如果某些條件不能讓林飛帆和陳為挺這些學生頭子滿意,他們食髓知味,還會捲土重來,重演一幕霸佔“立法院”的醜劇。對此,馬英九當局應有對策,不可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