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懸二十一年卷宗超百斤

廣州番禺運鈔車劫案偵破實錄

  二十一年前的一九九五年底,廣州市番禺區一輛運鈔車被劫持,押鈔經警一死一傷,車上一千五百萬元現金被劫。雖然案發後公安機關全力追捕,可兩名主犯卻逃脫了警方的追捕。
  二十一年來,警方通過不斷地蒐集線索,終於在今年的一月五日將最後一名主犯陳恂敏抓捕歸案,意味著這起曾經震驚全國的「驚天大劫案」最終告破。近日,央視記者獨家專訪辦案民警。
獨家採訪辦案民警:看卷宗超百斤
  董沛是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的副大隊長,也是此次具體負責偵破運鈔車搶劫案的民警。他介紹,「可以說這宗案是建國以來最大的搶劫銀行運鈔車的案件,那麼長時間沒將他們抓捕歸案,壓力肯定是有的。」
  從二0一六年接手這個案子開始,他和隊員們就一股腦投入到這起案件的偵破當中去,大家重新開始看歷年來的卷宗,熟悉案情。參與辦案的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隊民警黎超明說,「我自己看的卷宗就有十幾二十斤,全部預計都有一百多斤,如果按照重量來算的話。」
抽絲剝繭 指出嫌疑人去向
 通過分析案卷,結合幾十年刑警工作的經驗,董沛指出了犯罪嫌疑人最有可能的去向是在云南邊境一帶。「陳恂敏是廣東人,他在北方、西藏這樣的地方生活可能會不習慣,云南那邊跟廣東的氣候差不多,飲食也差不多,所以就通過偵查經驗分析,大概就定在云南那邊」。
二號主犯投案自首案件柳暗花明
  在確定兩名主犯的大致去向之後,番禺刑警大隊的辦案民警動用大數據系統分析可能的去處,而就在此時,二號主犯陳恩年在云南投案自首。
  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逃的二號主犯陳恩年在云南瑞麗市自首,得知這一消息之後,董沛和隊員們立即趕赴云南瞭解情況。「但是陳恩年一點信息都沒有透露給我們」,董沛說。不過,民警通過分析陳恩年的生活軌跡,經過海量的大數據分析研判和調查走訪,綜合各種線索,在瑞麗市警方的配合下,番禺警方獲得了陳恂敏最近的一張正面視頻截圖,並且發現他在那邊化名為「莫某志」。
    雖然二十一年間陳恂敏的容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過警方通過科技手段,仍然確定了這就是在逃的陳恂敏,並進一步確定了他可能出現的地點就是云南瑞麗市的一個建材市場。警方隨即在現場進行伏擊,等待抓捕時機。
  主犯突然現身 民警立即抓捕
    一月五日下午,陳恂敏出現在當地的建材市場,警方以很快的速度上去把他控制住了將嫌疑人控制住之後,警方立即將他帶上車。
    「我們一抓他的時候,他比較吃驚,後來他估計是聽我們說話,知道我們是廣東這邊的,後來上車之後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就跟我們說,我知道怎麼回事,你們來抓我。我問他叫什麼名字,他說我叫陳恂敏」,董沛介紹,雖然陳恂敏在云南用的是化名,可遇到廣東警方之後,卻報出了真實的姓名。
    一月六日,番禺警方通過高鐵,將陳恂敏押解回廣州。目前,陳恂敏對參與預謀、搶劫運載番禺一千五百萬元運鈔車的作案事實供認不諱,相關調查工作仍在緊張進行當中。
一時意氣犯下大案  兩名主犯悔不當初
    目前,兩位最近歸案的犯罪嫌疑人對當年犯下的大案供認不諱,而在警方進行審訊的過程中得知,他們二十一年的逃亡生涯並不好過,對於自己犯下的錯,他們也表示悔不當初。警方介紹,當年陳恂敏等人犯案時,生活條件其實非常不錯,卻一時衝動犯下了大案。
  董沛說,在他們審訊的時候,他瞭解到,陳恂敏在一九九五年的年薪就有一百多萬,他們幾個人號稱「生為人傑、死為鬼豪」。
主犯陳恂敏 案發後輾轉多地 流過浪拾過荒
  犯案之後,陳恂敏和陳恩年逃脫警察的追捕,先後先後輾轉福建、陝西、海南 、越南等地流浪、拾荒。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號主犯陳恩年在云南瑞麗自首。事後警方得知,這二一年裡,陳恩年與家人常年分離,過得並不好。
二號主犯陳恩年:得重病,想家人
  黎超明介紹,「陳恩年投案之後,據我們瞭解,公安機關在前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通緝令,做他家屬的工作,其實給了他很大的壓力,這是一方面,第二個,他很想見他的小孩,第三個就是他有肺結核,病情都比較重了,他可能也覺得身體不行了」。
頭號主犯陳恂敏:逃亡二十一年對不起家人
   頭號主犯陳恂敏在一九九七年六月來到云南瑞麗,在一個建築工地打工,並在此認識了女友楊某。此後的十八年多里,陳恂敏化名莫某志,留在了云南瑞麗市,並與同居女友生了三個小孩,還開了一間建材裝飾公司。雖然衣食無憂,他的生活也同樣過得膽顫心驚。
  為了逃避偵查,即使是有了新的「身份」,陳恂敏也異常謹慎,他在瑞麗市的所有銀行賬戶、手機號碼等一切有關身份的信息,均使用了其女友、女友親屬的身份證明來辦理。而與原本的家人更是完全斷絕了連續。
警方介紹,在陳恂敏逃亡期間,他基本上跟他的家人斷絕聯繫。被抓之後他表示,最對不起家裡人,特別是他的母親,而對於他本人來說,他說他人生都劃上句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