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索契奧運村裏的「中國」

新華社記者張寒、李嘉、劉剛

   「家,甜蜜的家!」這是索契奧運村《村刊》頭版的大字標題,是歡迎也是承諾。
    對於5日淩晨入住海濱奧運村的中國代表團團部成員來說,這座位於黑海之濱、由47棟建築物組成、可容納2000人的奧運村,發散著如家一般的溫暖,向長途跋涉的「遊子」張開懷抱。
    奧運村是運動員及代表團成員的住地,提供住宿、餐飲、娛樂、健身等方面的服務,也是各國各地區運動員舉行國際交流和聯歡活動的場所。索契冬奧會根據冰雪項目場館分佈特點,設置了3處奧運村,其中海濱奧運村最大。
    迎接中國代表團的是海濱奧運村中區、編號為12和14的兩棟4層小洋樓,樓外懸挂著鮮豔的五星紅旗。14號樓一層的一小部分為團部辦公區,門上僅貼著一張「索契冬奧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團部」字樣的彩色打印紙,客廳被佈置成會議室,進門墻上張貼著詳細的競賽日程表,醒目得有如作戰地圖,而另外墻上貼的「中國代表團獎牌榜」和比賽場館示意圖卻並不顯眼,會議室旁是醫務組和簡報組,辦公區樸素而簡潔,團部工作人員說,「實用就行了」。
    本屆冬奧會中國派出了由139人組成的代表團參賽。入住海濱奧運村的除團部外,還有冰上隊伍,雪上各隊則在山地奧運村。海濱的兩棟小樓共有40套兩室一廳或者一室一廳的家庭式公寓,每間臥室大多安排二人,房間裏同樣簡潔,床、椅、衣櫥、床頭櫃,外加檯燈,客廳裏擺放的按摩床和健身自行車還都是代表團自己從國內運來的,但便利度和舒適度卻絲毫不減。「住著挺好的,」提前兩天抵達的中國花樣滑冰隊領隊楊東說。「除了新房子的味道有點大,」雙人滑教練趙宏博笑答。記者遇到趙宏博時他正從樓裏出來準備去場館,他說步行僅約15分鐘左右。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規定,奧運村的位置應在主體育場、練習場附近。如果迎著朝陽登上中國代表團駐地樓頂的平臺,你會看到,掃過阿伊布加山雪上賽區的晨曦正斜斜地撫過奧林匹克公園,穿過公寓露臺,灑向波光旖旎的黑海。垂直於晨光射來的方向望去,近處有隔開奧運村公共區域與生活區的一片溼地,遠處有環繞著音樂噴泉的場館群穹頂,海濱賽區盡收眼底。
    下樓坐上村裏的循環班車,途經一條條以俄羅斯或蘇聯的前奧運冠軍、殘奧冠軍們命名的街道,終點站便是可容納數百人同時進餐的運動員餐廳。餐廳24小時營業,俄餐、冷食、麥當勞之外,「村民們」還可以找到中國的水餃、日本的味增湯、意大利的比薩、美式烤牛排和北歐風格的油封三文魚,3日下午入駐奧運村的中國短道速滑隊主教練李琰帶著隊員們進餐時,仍對菜品難以取捨,小小的托盤上分區盛放了好幾樣,每樣都是淺嘗輒止的份量。
    餐廳裏唯一現場製作的食物是中國拉麵,來自北京的朱小蕾師傅退休後,被莫斯科一家餐飲公司聘請,此次派到索契,在她看來是「光榮的政治任務」。「俄羅斯很重視索契冬奧會,」朱師傅自豪地說,「我做的拉麵,不僅中國運動員愛吃,老外也喜歡。」
    5日上午10時,在奧運村升旗廣場上的主角是中國代表團。步入會場前,人們絕不會錯過的是一塊透明質地的奧林匹克休戰墻,位於海濱奧運村的這塊高1928毫米,喻示著第一屆冬奧會舉辦的年份,而在山地奧運村的則高2014毫米,標誌本屆奧運會舉辦的時間。在前一日舉行海濱休戰墻設立儀式時,來自中國的國際奧委會委員、中國首位冬奧會冠軍楊揚在墻體最右側留下了自己白色的中文簽名,5日中國代表團副團長肖天也在此鄭重地留下簽名。未來十幾天裏,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將會在休戰墻上留下他們對世界和平的祈願,表達對奧林匹克運動的支持。
    就在升旗廣場旁的國際交流區,展示著數十幅來自世界各地的奧林匹克兒童繪畫,主題依然是通過體育呼喚和平與友誼。
    交流幾乎無所不在。在運動員餐廳設立的留言本上已有用各種語言表達獲勝或是尋求友誼的文字,其中也有不少中國運動員寫下的漢字,其中一頁寫著這樣一句話:「順其自然,失之坦然,爭其必然」,中國運動員的信心、勇氣和平和心態躍然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