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的壓力越來越大

  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裁定對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提出掠奪罪和貪污罪控告有合理根據後,要求他們辭去參議院職務的壓力越來越大。上周,他們在參議院的同僚美廉·仙爹戈發表談話說,既然司法機構認為對他們的控告有合理根據,他們應該辭職。昨天,去年在侖禮遝公園發動百萬人遊行抗議政治分肥制度的民間組織“廢除政治分肥網”發起簽名運動,認為到了這個時候,這三名參議員應該有羞恥之心,自動下臺。如果他們不辭職,參議院應該開除他們。該網站說,人民選舉他們,他們對人民應有敬畏之心。
  人在國外度假的參議員黎維惹昨天通過他的律師布德根分別向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和大理院提出重新考慮要求和臨時禁令動議,要求反貪檢舉官辦公室對其裁定重新考慮,並要求高院頒佈臨時禁令,阻止反貪污檢舉官辦公的行動。律師布德根表示,黎維惹是清白的,他沒有辭職的必要,是選民選舉他,他無需辭職。同一天,茵里禮前助手芝芝·黎耶斯和證人瑜美·大順也向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提出重新考慮的要求。
  法律規定,在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通知他們對其控告有合理根據後,被告有五天的時間可以決定是否提出重新考慮的要求。黎維惹、黎耶斯和大順提出要求是他們的權利。黎維惹等人要求對他們的裁決進行重新考慮是應有之義,這既是法律程式,也是他們的權利,無論什麼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進行最後的努力,不會輕易放棄。到昨天為止,茵里禮和晶貴尚未對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裁決作出反應。
  黎維惹等人不辭職,參議院會把他們開除嗎?這是歷史上第一批參議員被裁定犯了掠奪罪和貪污罪,參議院沒有前例可援,也沒有把他們開除的法律。參議長狄里侖日前表示,這件事讓他感到為難,是否辭職取決於他們的決定。這麼來看,參院大概不會採取行動,以免有落井下石之嫌。
  雖然黎維惹等人拒絕自動辭職,但是如何關押他們的問題已經甚囂塵上,不少人認為,即使他們不自動辭職,對他們進行逮捕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美廉·仙爹戈上周表示,不能給他們特殊的待遇,必須把他們關押在普通的監獄裡。昨天,參議員伊斯古禮洛和奧斯敏迎也持同樣的觀點,認為法律應該一視同仁,不能有所區別,如果反貪污法院對他們簽發逮捕令,關在什麼地方應有法官決定,不能對他們特別的照顧。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果真到了這一地步,即使法官有意法外開恩,公眾和輿論也是不會答應的。
  雖然說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收到被告重新考慮的要求後有六個月的時間可以進行思考,但並不是說,必須在六個月後才能就是否對他們起訴作出決定。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經過一段時間考慮後,也有在短期內作出決定的可能。一般的看法是,維持原議,對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等人起訴的可能性比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