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有什麼資格?

華清

  《菲星報》九月二十五日凌晨12時在其網頁報導:
  杜特地總統週五再次肆意抨擊美國,聲稱在北卡羅來納一個警察槍殺一個沒有武裝的非裔美國人顯示,警察的殺案並不是菲律濱獨有的。
  該在北卡羅來納的殺案,觸發在CHARLOTTE鎮的騷動,促使州長宣佈緊急狀態。
  杜特地對被美國和聯合國要求在進行其反非法毒品的運動中遵守人權的原則反感。
  總統在仙道斯將軍市向屬於第十二區警察辦公室的警官和警員發表他的意見。他說,在CHARLOTTE的警察只是向沒有挑釁的,叫做KEITH LAMONT SCOTT的沒有武裝的非裔美國人開槍。
  在北卡羅來納,州長部署國家警衛和公路巡邏以協助地方執法者維持治安。多人在CHARLOTTE的衝突中受傷,包括十二警察。
  杜特地說,他已指示菲國警首長,黎拉˙羅薩“做好準備”,一旦總統決定派一個警察小組去北卡羅來納調查在該州的人權侵犯。
  他還說,他要知道在美國人權違犯的程度。他說:“我們興趣於知道,為什麼他們向美國的黑人開槍。”
  對好鬥團體KARAPATAN(權利)來說,廢除 所有同美國的條約和協議將是結束美國干預菲律濱事務向前邁出的一大步。
  菲美軍事協議,除了美菲互防條約,包括訪問部隊協議(VFA)和擴大防衛合作協議(EDCA)。
  該團體歡迎杜特地在上次東盟峰會的激昂指責,特別是他要求美國人注意他們的政府在過去和現在的暴行。
  總統也敦促在棉蘭佬的士兵離開,聲稱他們使同回教徒和共產黨叛亂份子的和平程序複雜化。
  KARAPATAN在維護杜特地對美國的激昂抨擊時說:“美國政府的確是一個無恥的偽君子。”
  KARAPATAN秘書長基里斯珍那˙巴拉拜說:“它在其反恐怖戰爭和干涉主義的代理戰爭,和對拉丁美洲、亞洲、中東和歐洲人民的政變犯罪。”
  熟悉杜特地總統的性格和講話風格的人都知道,杜特地總統前述關於他指示菲國警首長黎拉˙羅薩做好準備,一旦他決定派一個警察小組去美國北卡羅來納州調查該州的人權侵犯,以及他要知道美國人權違犯的程序,“為什麼他們向美國黑人開槍”的談話,純粹是同美國政府國務院,包括總統奧巴馬針鋒相對,反唇相奚的頂撞諷刺之談,是在挖苦美國在人權問題上的雙重標準和虛偽,他當不致會當真,真的派一個警察小組去美國調查那裡的人權侵犯狀況,事實上,美國當局也不會允許我們菲律濱和杜特地總統這樣做。
  但是,杜特地總統這些話,不但尖銳地揭露和抨擊了美國自己在侵犯人權的事實和其在人權問題上的雙重標準和虛偽的實質,而且反映了他作為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家之元首,在維護民族尊嚴和國家主權的神聖不可侵犯,不畏強權,不受恐嚇的應有氣節和風骨。最近在北卡羅來納州CHARLOTTE鎮發生的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事件,在美國絕不是孤立的事件。在近幾年,類似的事件在美國各地接二連三地發生多起,儘管美國有一個做了八年的黑人總統奧巴馬,說明美國對黑人或非洲裔美國人的歧視和人權侵犯至今仍是相當普遍和嚴重的。美國自己的屁股那麼不乾淨,那麼骯髒,它憑什麼在人權問題上對我們菲律濱說三道四,指手劃腳,不可一世呢?我們菲律濱在反毒戰爭中殺死的至少是毒嫌、毒販、毒犯,美國警察所殺死的卻是普通黑人平民,沒有武裝,包括已躺在地上的。美國這些黑人平民犯了什麼罪或有什麼罪嫌,美國的白人警察憑什麼可向他們開槍,而且是當地擊斃。美國民眾在歷次這樣事件的大規模和持久憤怒抗議和騷動,不但表明了美國民眾的立場和態度,而且是對一種大是大非的宣判,對美國政府表示的強烈不滿。反看在我們菲律濱,二個多月來殺了那麼毒販、毒嫌、毒犯,除了黎˙利瑪之流的喋喋不休外,有民眾表示抗議不滿或騷動麼?美國有什麼資格講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