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遺產半年內兩次被盜

清東陵為何總能讓「東陵大盜」得手?

  【新華社石家莊專電】一九二八年「東陵大盜」的故事廣為流傳,作為中國現存規模最宏大、體係最完整、布局最得體的帝王陵墓建築群,位于河北遵化的清東陵一直是盜墓賊覬覦垂涎的一塊「肥肉」。
  去年下半年以來,半年內清東陵連續發生兩次被盜案。目前,兩起案件均已告破,被盜文物追繳成功。但在亡羊補牢的背後,相關方面不得不反思清東陵為何總能讓「東陵大盜」得手?
打了三天洞抽了三天積水,盜走文物離開時保安才發現
  據盜掘景陵景妃園寢溫僖貴妃墓的犯罪嫌疑人趙某交代,經過數日的踩點,他們摸清楚了景妃園寢保安的巡邏規律。去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們駕車前往景妃園寢,開始盜掘溫僖貴妃墓。
  「挖出的土裝在袋子裏,由倒土的同夥背到東邊不遠處倒進一口水井裏。每過三個小時,保安出來巡邏,盯梢的就用對講機通知我們一次,然後我們三人提前翻墻出去,等保安一走進去接著幹。收工後,大家把工具藏好,把盜洞也想辦法掩飾好,表面上看完好如初。」趙某打了三天的洞,又買水泵抽了三天的積水,到三十一日淩晨,幾個人拿著墓中盜來的文物離開時,被保安發現,四人逃跑。
  清東陵保護區在總結教訓時認為,清東陵被盜主要是「人禍」,相關部門責任缺失。但是,沒有真正吸取教訓的話,「禍」不單行。
  好像誰都管,其實誰都不管
 禍不單行。今年五月十七日,孝莊皇後陵寢昭西陵內的一石柱頭發現被盜,而被盜時間卻發生在三天前。這座清王朝皇後陵中級別最高的陵寢被盜案,再次為清東陵文物安全敲響警鐘。
  記者調查發現,清東陵頻頻被盜的背後是管理體制不順、政府對文物保護不重視以及失職瀆職等問題。
   管理體制不順。
    清東陵所在的遵化市是唐山市的一個縣級市。二0一0年,省政府研究決定組建唐山清東陵旅遊區,劃給唐山市管理,二0一二年更名為清東陵保護區,仍由唐山市管理。清東陵保護區名為遵化市托管,實質上有名無實。在這種體制下,唐山和遵化,好像誰都管,其實誰都不管,造成了清東陵保護區財務混亂,違法亂紀現象嚴重等問題。
  對文物保護不重視。
  清東陵保護區管委會對文物保護不重視,缺少專題研究,許多文物保護崗位幹部空缺,造成管理力量薄弱,加之警衛巡邏制度不科學,過于常態化,以致被盜墓分子掌握規律,利用巡邏間隙實施作案。
    清東陵陵區面積達八十平方公裏,有十九個行政村近一.七萬個居民,與五百八十六座單體建築混居在一起,村民生產生活道路與文物交織。同時,清東陵處于開放狀態,文物安保環境極其復雜。
    但是,在這種復雜的安保環境下,人防技防水平低下,警衛力量配備嚴重不足,陵區僅有保衛科七十九名警衛人員負責,且缺乏最基本的防護器材。
  目前,清東陵有的文物損害嚴重,亟待修復;有的房頂上都長了草,有的房邊上長了樹。案發前,十五座陵寢,只有二座配齊了安防設施,其余陵寢安防監管處于空白。
     敷衍了事、失職瀆職。
    針對兩次被盜案,國家文物局一月十三日和七月二十五日兩次約談唐山市政府。國家文物局七月二十五日指出,當地政府責任追究不到位,敷衍了事,避重就輕,未真正觸及問題實質;案件調查不到位,未深層次分析連續發生盜竊案的根源;整改措施不到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遵化市相關負責人也承認,清東陵之所以頻繁出事,跟問責制度不嚴有直接關係。

    粗放旅遊飲鴆止渴,長遠發展任重道遠

  與文保不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清東陵已成為當地的「招財樹」。今年上半年,清東陵五A級景區揭牌,遊客紛至沓來。
  重視旅遊開發,輕視保護發展,這是全國文物保護存在的一個普遍現象,在清東 陵體現得更為明顯。據記者了解,長期以來,清東陵除了順治孝陵、康熙景陵、乾隆裕陵、慈禧定東陵等五座陵墓核心保護區定期修繕、保護得較好外,對其他偏遠、未對外開放的十座陵寢保護力量非常薄弱,有的陵寢甚至從未修繕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