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鎮政府送「不作為」錦旗

四川三臺一村民被刑拘事件調查

  【新華社成都新媒體專電】當馮勇軍走出三臺縣看守所時,仍堅信自己無罪。之前的八月十日,他因水庫污染問題以遊街形式向政府送「不作為」錦旗,次日被刑拘,後檢察機關決定不批準逮捕被釋放。
  馮勇軍等村民反映的水庫污染到底有多嚴重,當地政府部門之前是否有所「作為」,送錦旗當天來龍去脈究竟如何,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是否于法有據,解決問題的最佳出路在哪兒……記者針對這些問題進行了調查。

一場由肥水養魚引起的水庫污染治理「拉鋸戰」

  馮勇軍並不是第一個反映水庫污染的村民。三臺縣環保局最早接到相同舉報的時間是在二0一三年三月份,問題指向百頃鎮百頃水庫承包人長期向水庫內傾倒畜禽糞便養魚,水庫水質受到嚴重污染,影響周邊群眾生活生?用水安全。
  位于百頃鎮黃龍村的百頃水庫庫區面積約二百畝,主要用作周邊村組農業灌溉用水,不屬于飲用水源保護區。當地村民韓勇二00五年與百頃鎮政府簽訂承包合同,約定可以進行肥水養殖,有效期至二0二一年。
  正是這份合同成為各方圍繞污染問題博弈的焦點。韓勇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他是利用糞便發酵成沼液後倒入水庫內養魚,這是國家提倡的科學養殖方式,符合法律法規和合同規定。他還根據經驗隨時監測水庫水質,沒有造成任何污染。
  但在黃龍村村民看來,這樣的?法卻站不住腳。六五歲的馮春昌?,自從韓勇搞肥水養殖以來,水庫庫壩下遊幾十米深水井取出的水不能飲用,灌溉的農田不敢下腳,莊稼生長也受影響,已經引起群眾公憤。他們認為,應該徹底終止合同,禁止肥水養魚。
  實際上,相關部門的調查也認為,韓勇的沼氣池容量及規模不足以?生有效的處理效果。三臺縣環保局二0一三年以來進行的七次檢測也顯示,水庫水質未達到國家Ⅲ類水質標準。不過當地疾控中心二0一四年對附近村民自備井的水質檢測結果,符合生活飲用水標準。
  三臺縣環保局副局長楊國友表示,環保局三年來先後五次發函或下達整改決定書,責令韓勇停止環境違法行為;同時三次致函百頃鎮政府責成、督促其修改完善或解除承包合同。其中二0一三年還曾對其罰款二萬元,但申請強制執行時法院認為依據不足,所以未能到位。
  而承擔水庫監管主體責任的百頃鎮鎮長王波告訴記者,鎮政府也曾多次到水庫進行現場檢查、聽取群眾意見、約談承包人、召開整改會議。省水利廳出臺禁止肥水養魚的規定後,曾兩次要求韓勇簽訂合同補充條款,甚至向其發出解除合同通知,但都被拒絕。
  記者二十二日到現場採訪時,水庫旁邊的沼氣池和露天堆放的畜禽糞便已被就地掩埋,但在高溫天氣下仍有十分強烈的惡臭味。在沼液排放口,也有較明顯的畜禽糞便痕跡。水庫水體呈暗綠色,近聞有刺激性氣味。

一次觸及當地警方「底線」的「訴求表達」

  污染沒有停止,村民與承包人的積怨加深,就開始琢磨別的辦法。馮勇軍?,前些年他曾牽頭送過錦旗,一次是為村上修路亂攤費用的行政復議送給縣法制辦,一次是為了感謝解決村民飲水問題送給縣水利局,都很順利。這次,他又想到通過這種方式敦促問題解決,不過錦旗文字內容從「表揚」變成了「不作為」。
  據了解,八月五日上午馮勇軍曾撥打政府值班電話,表達了送錦旗的意圖。三臺縣環保局和百頃鎮政府隨即與馮勇軍進行當面溝通,向其介紹終止水庫承包合同工作的進展。五日下午,群眾舉報韓勇再次運輸、傾倒畜禽糞便,環保局又下達了責令整改決定書。
  但在馮勇軍看來,這樣的辦法仍然是「紙上談兵」。他沒有理會村鎮幹部的勸?,決定在十日上午執行計劃。三臺縣公安局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馮勇軍和其他幾個村民在縣城旅遊車站集合後,抬著以「環保局和鎮政府不作為」為主要內容的兩面錦旗步行前進。
  三臺縣公安局副局長岳波告訴記者,縱隊在重要街區、廣場繞道遊行,公安民警一直進行法律宣傳,多次命令立即解散隊伍,但馮勇軍及其他人員數次拒絕,在人員密集地步行約三公裏,引起大量人群圍觀,在主要路口引起嚴重交通堵塞,已涉嫌違反刑法第二百九十六條相關規定,公安部門依法採取了強制措施。次日馮勇軍被刑拘,其他參與人員被釋放。
  岳波強調,對馮勇軍的刑拘不是因為送「不作為」錦旗,而是其遊行的事實和造成的惡劣影響。他?,老百姓不管送正面還是負面的錦旗,只要不影響秩序和公眾利益,政府都可以大大方方收下。但如果公安機關認為造成了不好影響並涉嫌違法,就會採取措施。
  二十二日,三臺縣檢察院對馮勇軍做出不予逮捕的決定。走出看守所的馮勇軍?,他對此次行為給家人和朋友帶來的傷害非常痛心,以後不再做類似的事情。

還百姓「一庫清水」務必繃緊群眾利益這根弦

  三臺縣政府隨後發布聲明稱,將對百頃鎮百頃水庫污染問題重新進行全面客觀調查,啟動問責程序,並邀請第三方專業機構重新檢測水質污染情況,採取切實有效措施,盡快還轄區群眾「一庫清水」。
  實際上,水庫污染治理得好,對村民、政府和環保部門本來可以是一個「多贏」的局面。而如今水庫污染治理效果不好,村民採取激進方式表達訴求被刑拘,做了不少工作的鎮政府和環保部門也陷入被動,不得不?成了一種「多輸」。
  這不是一個死結,但問題出在哪兒?楊國友?,由于韓勇用于肥水養魚的畜禽糞便均通過沼氣池後排放,取證困難,環保局多次現場檢查均未發現其直接傾倒行為及痕跡,當地群眾也未提供相關直接證據,導致對韓勇的多次處罰不能成行。
  王波告訴記者,政府也迫切希望早日解決污染問題,但面對拒不簽訂補充合同、整改措施反復無常、不講誠信的承包人,多次約談都不起作用,須在法律框架下解決問題。目前,百頃鎮政府已經在三臺縣人民法院對韓勇提起訴訟,法院將于九月十二日開庭審理。
  「依法解除承包合同,回收承包權是改善水庫水質的根本辦法。」王波?,目前鎮政府正在加緊完善證據準備出庭,相信法院會公正判決。韓勇也對記者表示,相信自己的行為並不違規違法,將會尊重法院判決。
  目前看來,百頃水庫污染問題的解決正朝著有利的方向發展,但值得反思的是,為何偏偏在發生了送錦旗事件後,相關工作的推進才更加迅速。王波?,政府一直在推進問題解決,但確實離老百姓的期望還有差距,以後將進一步加強改進工作。
  楊國友也表示,環保部門的工作確實還有改進空間,執法人員辦案水平不高、取證設備不足、對法律法規把握不夠準確的情況還存在。下一步將對全縣塘湖進行調查摸底,尤其是對群眾反映比較強烈的環境問題,要加大力度進行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