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國企前高管的“億元家產”清白嗎?

【新華社呼和浩特新媒體專電】近日,有人實名舉報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前高管李永先以兩個兒子名義,一天內花費一千二百八十萬元拿下四十一套房。李永先在回答「購買房子所需巨款與其收入不符」的質疑時稱:「別說一千多萬,我一個億都有。」
  國企高管、四十一套房、億元家產,這些關鍵詞迅速引起社會關注。「新華視點」記者聯係了當事人、霍林河煤業集團以及紀檢部門,對此事件展開調查。

紀檢部門:高度關注線索

 「我們收到了這個線索,目前高度關注。」通遼市紀檢委駐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紀檢組長李福生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回應。
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公司是通遼市地產國有獨資公司。集團公司一位領導表示,李永先在該集團裏做的最高職務是總法律顧問,也當過其參股子公司的監事會主席,二0一三年就退休了。集團公司于二十三日發現了媒體報道內容,現在已經報告給紀檢部門。
黨的十八大以來,各級巡視組發現央企、地產國企大量存在高管親屬「圍著企業轉,靠山吃山」等問題。因此,駐央企、地產國企紀檢部門迅速組建,通遼市紀檢委駐內蒙古霍林河煤業集團紀檢組也是按照中央精神于二0一五年設立的。
  通遼市紀檢委相關負責人表示,紀檢部門會本著有腐必反,有貪必肅的原則,對 于舉報人反映的問題按照相關程序調查核實,如發現違法違規的問題要按照黨紀國法處理;如反映的問題不實,也要還當事人清白。

當事人:四一套房子實為頂賬房

 「我不是第一次接受調查和監督,我仍然願意接受任何調查。」李永先接受記者採訪時?。
李永先?,關于「花一千二百八十萬元購買四十一套房子」,不是「購買」而是「頂賬」。二00九年起,他和親朋好友多人放貸給通遼市天蒙房地產有限公司八00萬元。由于無力償還債務,通遼市天蒙房地產有限公司于二0一四年用四十一套房子頂賬支付本金及利息共計一千二百八十萬元。
  然而,通遼市天蒙房地產有限公司與他簽過頂賬合同後,卻將房子偷偷賣給了其他業主。李永先最終將房地產公司負責人武玉珊告上法庭,要求其償還一千二百八十萬元,經過二審,內蒙古高院最終裁判李永先勝訴。李永先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拍賣武玉珊的財?來還債。
  「也許是因為我的告狀得罪了人,所以別人也把我告了。」李永先?,一千二百八十萬元債務案件最終以法院強制拍賣被告人的財?終結,這使得自己與其間的利害關係人積怨很深。
  記者從公檢法等多方核實發現,李永先確實有這樣一起糾紛,目前拍賣仍在進行中,他至今還沒有拿回拍賣所得。

家產經商是否「靠山吃山」尚存「疑點」

 關于家產經商的舉報內容,李永先?,自己家產中的確有多名親戚在經商,現在有九家產體,多年前形勢好的時候是十一家產
  據了解,李永先一九七七年從地產外貿係統被選派到霍林河礦區工作。從一九八三年起,為解決家產兄弟姐妹八人的就業問題,他在霍林河組織兄弟姐妹率先幹起了個體經濟。因當時大環境對個體經濟不認可,李永先受到了組織查處。一九八六年,經紀檢部門復查平反後繼續在礦區工作,退休前擔任集團公司總法律顧問。
  在李永先任職期間,由于其家產成員多人經商,群眾多有反映,特別是在一九九0年之後,群眾向當時的霍林河礦務局主要領導反映較多。為此,李永先曾多次向時任霍林河礦務局及改制後的霍林河煤業集團公司主要領導?明家產成員經商的情況,還曾提出過辭職。
  李永先?,家產人經商辦企業,之前也沒有嚴格的劃線,幾十年來都被告來告去、查來查去,他認為與自身職務沒有關係,願意接受組織的調查。
  盡管李永先認為自己很「清白」,但他作為曾經的國企高管,其家產經商情況難免引發質疑。
  李永先的家產成員及與其他合夥人開辦的實體經濟主要包括農場、牧場、運輸公司、賓館、投資公司、房地產公司和律師事務所,其中一家產司的情況引發公眾的猜想。
  據了解,由霍煤集團控股、成立于二0一0年的內蒙古霍煤龍興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李永先是被霍煤集團指派,代表霍煤集團出任該公司董事長。該公司的合夥人包括通遼市北方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通遼市盛世龍興房地產有限公司兩個民營企業,而通遼市北方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包含李永先的弟弟、妹妹等四名親屬。
  內蒙古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寶峰認為,李永先的案例引發廣泛關注,相關部門要通過調查,向公眾公布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