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政治分肥”案進入司法程式

  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建議,鑒於有合理根據,將向反貪污法院對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以及女商人納布禮斯提出掠奪罪控告,並對前社會事務部長瑜美·大順和納布禮斯的兄弟提出貪污和侵吞公款等罪名的控告。這表明,百億比索“政治分肥”弊案開始進入司法程序。
  同一時間,參議院藍帶委員會也發表一項報告,認為有合理的根據,建議對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等人提出掠奪罪控告。這是參院藍帶委員會進行一系列聽證會後作出的正式決定。
  據審計署公佈的資料顯示,茵里禮通過轉移其“政治分肥”資金掠奪了一億七千二百八十萬比索,晶貴掠奪了一億八千三百萬比索,黎維惹掠奪了二億四千二百萬比索。法律規定,掠奪國家公款達五千萬比索可以掠奪罪起訴,而犯了掠奪罪是不能保釋的。
  參議員晶貴的反應是,這是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和參院藍帶委員會在愚人節協調好的行動。他表示有足夠的理由在法院為自己進行辯護,並質疑為什麼不調查其他的非政府組織?參議員黎維惹則通過他的律師表示,他一點也不會覺得奇怪,這是政府對他們的迫害。參議員茵里禮則保持緘默,尚未對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決定作出反應。
  根據法律程序,茵里禮等人可以向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提出重新考慮的動議。如果被駁回,那麼反貪污法院將受理這個案子,擇日開庭進行審理。至於審理這個案子需要多少時間,現在還無法確定。一般的看法是,可能要一年以上的時間才可以定案。即使反貪污法院結案,如果被告不服還可以向大理院提出上訴,因此司法程式還很長。
  根據審計署的資料和證人的揭發,起訴茵里禮等人只是時間問題,在亞謹諾政府揮舞的反貪污大旗下,這一步是無法避免的。雖然晶貴等人一直表示自己無辜,這是政府對反對派的迫害,其實他們自己也心中有數,對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決定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
  既然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已經建議對茵里禮等人提出掠奪罪等控告,那麼這三名參議員會請假嗎?參議長狄里侖表示,這個問題將由他們自己決定,因為他們還可以提出重新考慮的動議。不過他說,如果動議被駁回,反貪污法院受理這個案子,將簽發逮捕令,由於這是不能保釋的,他們到時候非休假不可。薑是老的辣,狄里侖把這個問題拋給法院,選擇不得罪同僚的做法,這是他聰明的地方。參議員銀虞那三世和蓋耶丹諾主持聽證會,結果得罪了晶貴等人,雙方到現在還在進行口水戰。
  如果反貪污法院受理這個案子,對茵里禮等人非常不利,不管結果如何,他們非坐牢不可。此外,對反對派來說也是一個嚴重打擊,晶貴本來準備競選副總統,如果因掠奪罪被起訴,他還能參加選舉嗎?萬一被定罪,那後果更慘,將步其父親的後塵,非但前途化為烏有,可能要終生被監禁。反對派一直抱怨說,這是亞謹諾為了二零一六年大選而對他們進行迫害。果真如此,人們不得不佩服,亞謹諾政府釜底抽薪的計謀何等高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