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紛發聲力挺中國

美國攪局南海連外媒都看不下去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這句話用來形容上竄下跳忙著「攪局」南海的美國應該是再合適不過了。近期在國際輿論對中國的關注裡,日趨複雜的南海局勢一直佔據著「重頭戲」的位置。越來越多的外媒和國際觀察家們戳破了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種種「冠冕堂皇」的論調和站不住腳的指責。有的分析指出,美國對華戰略存在「失誤」,過於重視軍事無疑走偏了道路。美國國內也有輿論認為,軍方是在故意渲染放大所謂中國在南海造成的威脅。有的觀點認為,美國在南海議題上混淆概念,不過是試圖利用它推動自身「重返亞太」的戰略,並進一步維持地區霸權。為幫助讀者廓清迷霧,本報梳理了相關的國際輿論,並前後篇予以介紹。

煽風點火:不過是服務自身戰略

 在地緣經濟唱主角的時代,國家之間越來越頻繁地通過經濟手段展開地緣政治和國家權力的角逐。然而在這一點上,美國卻漸漸顯得有些不夠聰明,還在堅持走「首先掏槍,而不是錢包」的歧路。
  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刊文稱,奧巴馬政府從未明確承認過由美國主導的亞洲秩序面臨中國的嚴峻挑戰,因此也從未清晰解釋過其應對這種挑戰的戰略。但事實上,大家都明白這種戰略是什麼,就是利用周邊國家對中國「野心」的擔憂建立一個同盟,並通過外交途徑共同迫使中國放棄挑戰由美國主導的亞洲秩序。
  對南海的戰略尤為鮮明地體現了這一點。雖然中國在南海的人造島並不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但美國卻在南海花費巨資投入不必要的糾葛中。
  美國之音電台網站近日報導稱,美國副國務卿布林肯上週在國會作證時還在強調,「奧巴馬政府『亞太再平衡』的政策幫助該地區走上了更為積極的軌道」。這位高級外交官表示,美國正在確保軍力的絕對優勢以對抗中國在南海的軍備擴張,而且「這種優勢不會很快受到挑戰」。
  這也恰好說明了一件事,即美國在南海不斷地「煽風點火」不過是為自己「重返亞太」的戰略服務罷了。
  冷戰結束後,美國政府在南海問題上本來一直秉持「不介入」方針。但在奧巴馬政府上台後,時任國務卿希拉里於二0一0年七月在東盟地區論壇外長會議上高調談論南海的「航行自由」,稱其中涉及美國「國家利益」。由此,南海島礁爭端與「航行自由」就成為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中總也出不膩的牌。
  事實上,美國所謂的「航行自由」行動是美國自己設立的標準,其實是對其他沿海主權國家安全的嚴重挑釁。與一九九六年就批准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中國不同,美國至今未加入該公約。一九八三年里根總統在解釋「美國海洋政策」時就表示,美國將遵守公約中其他國家的通航權和飛越領空權,只要這些國家尊重國際法賦予美國的權利和自由。「美國希望根據這一海洋政策在全世界行使通航權和飛越領空權而不承認限制這些權利的單方面措施。」德國柏林科學和政治基金會雜誌刊文稱。
  目前南海局勢緊張,美國用「航行自由」為其介入南海問題尋找「法律支撐」顯然是站不住腳的。日本外交學者網站刊文稱,儘管美國官員一再聲稱他們有權保護南海的「航行自由」,但過去幾十年來,南海的民事和商業航行自由實際上從未受到過中國軍隊的刻意阻撓。可能受到限制的其實是美國在南海的軍事「航行自由」。但這一點卻被美國混淆,美國不斷指責中國對「航行自由」構成想像中的威脅,從而為自己在南海的軍事行動爭取國際支持。
  「亞太地區的矛盾升級是美國政策使然。」俄羅斯《獨立報》刊文稱,美國的目的是要建立不斷擾亂地區國家的策源地,為五角大樓額外申請數十億美元的軍事預算以及進一步加強本國海軍建設提供合理的藉口。

避重就輕:擔心中國崛起實無必要

 可惜,美國費盡心思重返亞太的戰略思維在許多國際輿論眼中卻愈發顯得並不怎麼富有智慧。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只是推進本國以及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正當行為,美國擔心中國對地區秩序和整體秩序帶來威脅實在沒有必要。
  「美國領導的亞太秩序正越來越過時。」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刊文稱,不是美國稱霸亞洲就是中國稱霸亞洲的看法過於簡單了。
  「無論是美菲聯合軍演,還是日本的加入或澳大利亞等國的關切,無疑都在指向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正在出現一個美國領導的意在對付中國的新聯盟。」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刊發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的文章稱,美國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作出的戰略判斷也是錯誤的,即美國認為中國填海造島是中國擴張政策的開始。
  這種誇大其實的態度也引起美國國內輿論的詬病。「美國總是一邊倒地從政治軍事角度辯論其最大的地緣戰略挑戰。」美國《赫芬頓郵報》報導稱。不過也不奇怪,「顯而易見的是,美國證明了想要通過展示經濟肌肉推進利益越來越難。」
  事實上,中國在南海搞「軍事化」這種結論本身就是站不住腳的。日本外交學者網站刊文稱,「中國在南沙群島修建機場雖然令人震驚,但我們不應誇大這些設施的軍事意義。」該媒體稱,當前爭論的背後是五角大樓撒下的一個「彌天大謊」,即中國在南海的行為對商業航運構成威脅。這一謊言因為某些群體「迷戀」在西沙群島新增的每一立方米混凝土而進一步放大。而美國有關南海的過分強硬又千篇一律的官方評論則維繫了這種誤導性的看法。
  「菲律賓和越南早就在『軍事化』它們所佔領的島嶼,而美國也在積極牽頭舉行軍事演習、進行軍售。這一背景下,為什麼中國的自衛措施就被貼上直接軍事挑釁的標籤?」韓國延世大學研究員金凱說,這是一種顯而易見的雙重標準,這樣一種立場似乎在告訴世界,只有中國在該地區的行為才應該被自動地與軍事化聯繫在一起。
  「美國不應過分擔心中國的崛起。」美國之音中文網刊文稱:中國造島是對東亞地區穩定的根本威脅嗎?是對海洋航行的根本威脅嗎?是對整體秩序的根本威脅嗎?經過思考,這一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亞洲近幾十年的經濟增長有賴於諸多因素,其中之一就是該地區經歷了一個引人注目的和平與穩定期。」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刊登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教授休·懷特的文章稱,「有爭議的海上問題並非是中美競爭的根源,中美的問題在於對亞洲未來秩序以及它們各自在其中的角色有著互不兼容的看法。」
  「中國有句話叫『按規矩辦事』,而某些西方國家並不是按規矩行事,恰恰相反,它們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新加坡《海峽時報》網站刊文稱,在中國的和平崛起以及南中國海問題上,避免衝突發生的關鍵不僅取決於中國,還取決於利益攸關的相關各方。

一葉障目:忽視亞太向心力是失誤

  不過,美國還是「高估」了自己亞洲朋友和盟友的決心。
  從一貫的外交戰略選擇看,奧巴馬「遏制」中國的戰略重要內容之一就是在南海問題上動員地區外交支持。如同在中東和亞太地區的許多重大爭端中一樣,美國繼續扮演試圖維持地區秩序的老大角色,但在南海問題上,它未免過於忽視亞太地區自己的意願。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刊文稱,雖然對中國的日益強大感到擔憂,但他們為支持美國維持亞洲戰略現狀而不惜損害與中國關係的意願是「有限的」。
  路透社曾報導稱,中國的海洋領土主張是東盟爭論最多的問題,不過東盟成員國「努力在互相支持和對華日益密切的經濟關係之間做出平衡」。
    但「平衡木」也未必能一直走下去。「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東盟國家認為美日同盟共同參與到地區事務中有助於維護地區安全和繁榮,但在海洋安全問題,尤其是南中國海問題上,大多數國家反對美日採取直接的聯合行動來對抗中國。」美國之音電台網站刊文稱,東盟國家擔心,美日聯合行動會被視為對中國的威脅,將導致地區緊張局勢加劇。
  「東南亞國家都有自己一套獨特的利益要考慮,包括與中國的關係。」美國《外交》雙月刊刊文稱,因此,儘管美國正增加自身在南海的軍事存在,但其他許多聲索方幾乎沒有海軍與海岸警衛隊等資源,因此需要美國對夥伴的能力進行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