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會館》

  90年代就聽說過《雲南會館》,第一次踏進這裡,卻是二十年後的事情了。此會館建於清末時期,這之前,許多滇僑自雲南進入緬甸,經八莫順江下達阿馬拉布雅城來往經商。敏東皇帝時期,緬甸倒出現過一些頗有成就的華僑商宦,來自騰沖和順的尹蓉便是頗值得一提的人物。
  敏東即位後三年裡,任命時受國師之職的尹蓉負責督建新皇城,準備舉都遷移。尹蓉是聰明而大膽的,並且對緬甸文化有頗深的瞭解。一直以來,許多華僑都推測尹蓉設計皇城的概念來自騰越城。可你大可從山頂望去,充滿緬甸文化質感的一個一個亭台,飛鏤走瓦,承載著幽遠過往的護城河,整個皇城典雅之中透露著含蓄風韻,與緬傳統服裝給人的感覺十分類似,所以怎麼看,也倒沒看出一點他國風味來。
  敏東皇帝對建於曼德勒的新城非常滿意,1859年遷都後,曾賜尹蓉一片3.3畝大的土地建立《雲南會館》,並准予隨心伐取所需木材,還永久的免除了地稅。
  之前滇僑會所,是在舊城的「洞謬觀音寺」,遷都時皇帝命連帶華僑也一併遷去,僑民只得另建會館。所以在沒有得此地之前,所有滇僑都自願在商務往來間提捐,以作為建館之用。現在好了,尹蓉為雲南僑民解決了大問題,二話不說,大家著手動工,幾年後終於建成。門裡門外墨寶非凡,雕樑畫棟。而尹榕天經地義被選為第一任會長。
  不過尹蓉萬萬沒想到,61年後,所有汗水和歷史,將在日本機的轟炸下成為碎片。惡魔洗劫的不止於一個會所,還有仰光淪陷後逃至瓦城的文人機工,最後一份華文報,許多不同民族的孩子、老人,和潰散的中國遠征軍。這是題外話了。
  我見到第十三任現任館長尚興璽後,問的第一個問題是現在是否在繳交地稅?會長說:「沒有!皇帝說過沒有,就是沒有!」
  如果能把會館的過去與緬甸民族對已故敏東皇帝的崇敬之情濃縮到一個點上,那麼,就在這裡充分體現出美德來了。這麼多年來不同民族之間縱然歷經過紛亂、血淚之事,但當你站在此地,可以感覺到它確實完全地體現出了自我、會館的民族精神與人與人之間相柔秉承的共存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