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落馬原副省長勸哥哥適可而止

遭反唇相譏:“先管管你自己和你老婆吧”

 二0一六年二月四日,分管交通運輸等領域的廣東省副省長劉志庚與往年一樣,剛剛結束對湛江和韶關的春運檢查回到廣州。當晚一0時許,劉接受組織調查的消息在中央紀委官網公布。
  戲劇性的是,當地報紙當天還刊登著他「視察韶關春運」的消息。廣州當地有人戲謔道,中央紀委「手起刀落」「秒殺」劉志庚,是為羊城老百姓送出的新年禮物。稍晚得到消息的東莞老百姓甚至?:「紀委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木棉開。」

知恩圖「報」——為親屬斂財開道

 一九五六年,劉志庚出生于廣東興寧縣(現興寧市)壢陂鎮陂寧村。劉志庚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叫劉耕,兩人關係很好。陂寧村老人講,「窮苦人家,兄友弟恭」或許是對劉志庚兄弟關係的最好寫照。
  由于家貧,小學期間劉耕放棄了讀書機會,和父母一起在公社掙工分養家糊口、供弟妹上學。漸漸懂事的劉志庚曾多次向劉耕表示,「等學有所成,一定像孝敬父母一樣報答哥哥。」
  據陂寧村村民透露,劉父身體不好,對劉志庚關照有限。長兄劉耕幾乎扮演了半個父親的角色。
「文革」期間,劉志庚學業中斷。一九七三年秋,劉家父兄多方奔走,劉志庚成為陂寧公社小學代課教師。
一九七七年秋恢復高考後,二十一歲的劉志庚想去試一試,但「學業中斷多年,家庭條件 也不好」,劉志庚頗為猶豫。這時,還是兄長給他吃了定心丸,「家裏的事,不用你操心。」劉志庚接連考了三年,才在一九七九年考入吉林大學經濟係。
  北上求學後,家裏病父弱母和小妹等一應事宜就全部丟給了哥哥劉耕。大學期間,劉志庚學習頗為刻苦,其早日學成「衣錦還鄉」的欲望很強烈。
  因此,一九八三年,劉志庚大學畢業後婉拒了留京的機會回到廣東,進入深圳市計劃局,之後一路升遷,直至一九九五年升任深圳龍崗區區委書記。
 從擔任龍崗區區委書記開始,自覺「手握一方大權」的劉志庚開始向哥哥「報恩」。所謂「報恩」,就是劉志庚用權力為兄長發財開道,而劉耕則將通過弟弟蔭護斂財視為「心安理得」。有知情人透露,劉耕不僅「貪吃」,「吃相還極為難看」。
 劉志庚主政深圳龍崗時,有一梅州老鄉通過劉耕請求劉志庚幫忙承包某項工程。劉耕隨口開價一百萬元,見對方輕松答應便抬價,對方仍應允。劉耕這才意識到承包工程「有搞頭」,于是自己將該項工程攬下來,錢也沒退給那名老鄉。
  劉志庚調任東莞市委書記後,劉耕先是借劉志庚的名義成立了東莞某實業投資公司,而後又經營了一家KTV娛樂會所,會所內黃賭毒彌漫,鎮和市兩級公安局局長都不敢關停。因為這家會所的影響太惡劣,劉志庚這才親自下去「檢查」,把會所查封。
 據知情人透露,劉志庚「志不在東莞一地」,意欲在仕途上更進一步。而劉耕則認為「市委書記已經是陂寧人裏最大的官了」,與其「拼命往上爬,不如多攢點錢」。
 後來,劉志庚也覺得劉耕所為于己不利,曾告誡乃兄「要適可而止」。劉耕反唇相譏道:「先管管你自己和你老婆吧」。至此,昔日「兄友弟恭」的關係出現裂縫。
 「視財如命」的劉耕完全不理會弟弟的前程,行為肆無忌憚,其後甚至發展到嫁女時公然到市政府大樓廣發請帖的地步。
  而劉志庚的妻子鄭懷珍、妹妹劉小苑和妹夫吳軍、乃至堂弟劉永新,同劉耕如出一轍,利用劉志庚的關係大發其財。
  早在劉志庚任職深圳市期間,鄭懷珍已經注冊了某實業公司,主營消防器材。劉志庚到東莞任職後,鄭懷珍將公司業務重心放到東莞。很長一段時間,東莞很多經營場所碰到消防檢查「不合格」,這時只要找鄭懷珍的公司接手工程,就能通過檢查。
  劉小苑夫婦的企業都在東莞,唯獨劉永新的公司在廣州。「這未嘗不是當年劉志庚在為‘以後’早做布局」,某知情人士這樣告訴記者。

自創奇葩結論——掃黃要有度

  因生肖屬猴,「特別會來事兒」,劉志庚早年被深圳市的同僚送了一個綽號——「劉猴子」。
  二0一一年,時任梅州市委書記李嘉曾?,梅州先後走出了二十三名中國兩院院士和二百四十一名大學校長,其中興寧籍近五0人,興寧一時被譽為中國「大學校長」搖籃。作為興寧人的劉志庚體會到「不會與學術界打交道,前路起碼窄了一半」。
    大學畢業後,劉志庚陸續發表過不少經濟學方面的論文,一九八六年初還曾大膽提出私營企業是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擔任深圳市龍崗區區委書記期間,他又獲得吉林大學政治經濟學專業在職博士學位。
  擔任東莞市委書記後,劉志庚多次表示「領導幹部要腦力體力雙健康」。在其主導下,二00七年,東莞市體育局開展東莞市公務員體質測定。當時劉志庚帶頭參與測定,一口氣做了二十八個俯臥撐。
  劉志庚酷愛網球運動。在東莞工作的近八年,劉志庚在全市公務員網球比賽中獲得八次第一,他?:「我參加這個比賽,就是志在參與、志在帶頭、志在鍛煉、志在出汗。」
  劉志庚主政東莞期間,當地的色情?業發展迅速。最頂峰的時候,地下色情業和其直接、間接的關聯?業,每年能?生超過一0%的GDP。
  早在美國次貸危機波及東莞之初,劉志庚也曾部署過掃黃運動。「當時上千名色情從業人員被抓,但他的目的主要是轉移經濟下行的壓力焦點」,東莞一名政府工作人員這樣?。
  然而,幾輪掃黃下來,東莞經濟不但沒有起色,反而愈為疲軟。劉志庚反復思量後,竟然得出了「掃黃後的東莞經濟雪上加霜」的結論,隨即他開始批評「運動式」掃黃,聲稱「掃黃要有度」。東莞色情行業死灰復燃。
 二0一三年底,中央第八巡視組進駐廣東後,收到諸多關于劉志庚在東莞任上涉嫌違紀違法的舉報材料,劉志庚被指是東莞色情?業的「保護傘」,其落馬傳言不斷。二0一四年九月五日,隨著與其「搭檔幹活」多年的東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梁國英的落馬,這種傳言愈加明顯。一年多後,劉志庚終于落馬。

能說會道

  劉志庚「能說會道」在廣東官場是出了名的,這一度為他加分不少。
  一九九二年底,劉志庚從深圳市計劃局副局長的崗位上調任龍崗區政府負責人。按照龍崗區一名退休幹部的?法,當時劉志庚僅是一個「過渡角色」,然而,令人沒想到的是,他卻能順利「轉正」。
  龍崗區區長一職空缺已久,一九九三年八月,深圳市就這一崗位展開選舉。上述老幹部?,選舉前,上面已經有了新任區長人選提名,本作為「差額」的劉志庚卻「跳票」成功,成為龍崗區長。
  兩年後,龍崗區委書記王炬升任深圳市副市長,劉志庚升任龍崗區委書記。「老書記王炬對劉志庚非常滿意」,龍崗區另一名老幹部?,兩人搭班時合作也很融洽。離任時,王炬向在場的幹部即興演講道:「劉志庚是合格的接班人」。然而在二000年,王炬被選為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後不久即被「兩規」。
  彼時,初任龍崗區區委書記的劉志庚意氣風發,甚至主動邀約媒體記者到龍崗區「走一走看一看」。
  轉任東莞後,劉志庚決定利用輿論來為自己造勢。一名東莞媒體人透露,劉志庚「很會演」,他時不時在媒體前拋出一些「令人心曠神怡的言論」,對網絡上出現的「一切言論進行篩選」,要求對那些不利言論「加以整改」。
 「在東莞這麼多年,最想感謝的就是新老東莞人、新聞媒體人以及社會各界。」赴任廣東省副省長之際,劉志庚繼續 「作秀」,「有一條座右銘,曾支撐了我的工作和信念,即‘憑本事吃飯、憑良心?話、憑骨氣做人’。當領導後,就一條‘實實在在做事,不要辜負老百姓的期望’。」
 「大言欺天,令人作嘔。」談及劉志庚多年的言行,東莞當地一名退休老幹部?:「現在回望就是一場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