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景區“黃牛”亂象調查:

六十元故宮門票被炒到了三百元

  【新華社北京電】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首日的門票「一票難求」,門票甚至被炒至官方票價十倍之多;原價六十元的故宮門票,在官方渠道當日售罄後「黃牛」叫價達三百元;利用本地人身份帶遊客逃票,隨後捆綁銷售獲利……
  清明小長假期間,「新華視點」記者在北京、湖北、安徽、吉林等地旅遊景點採訪發現,一些景區的「黃牛」能夠拿到低價真票,有的「黃牛」把價格炒高數倍獲利,有的則還帶著遊客逃票然後強制消費。

記者在故宮門口親歷「黃牛」炒票

   清明節期間,記者走訪發現,在一些熱門景區,由于門票供不應求,出現大量高價「黃牛票」。
  四月三日,在北京故宮,由于每日限流八萬人次,中午時間電子大屏就提示當日門票已售罄。不過,記者在門口卻發現不少「黃牛」兜售當日門票。原價六0元的門票大多開價一百五十元,最貴的要價三百元。
  當有遊客質疑門票的真偽,一名「黃牛」?:「放心吧,這裏都有監控拍著呢,沒人敢賣假票。」據「黃牛」稱,他們手頭有十幾張身份證和幾十個證件號碼,專門用來購票。
  從貴州來京旅遊的李女士,以四百五十元的價格買了一張三人?,平均每人花費一百五十元。「帶著父母來一趟不容易,買‘黃牛票’就是圖省事。」
  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啟動主題樂園售票後,在搶票潮下,票務係統一度出現間歇性故障。一些遊客于是轉而尋求代理甚至通過「黃牛」購票。原本三百七十元、四百九十九元兩檔的門票被炒至上千元,部分商家甚至挂出「首日門票三千八百九十九元」的價格,高出官方渠道售價十倍之多。
  據了解,景區門票被「黃牛」炒到價格翻番甚至更高的諸多亂象,在福建武夷山、上海自然博物館等景點均曾出現,已成為不少熱門景區擾亂旅遊秩序的「頑疾」。
  而在一些資源並不緊張的景區,門票「黃牛」同樣活躍。記者在武漢舉辦的第十屆中國園博會門口發現不少「黃牛」在兜售門票,窗口售價一百元的門票一般被「黃牛」以九十元或八十元的價格交易。

三類「黃牛」大行其道

   記者調查發現,活躍在景區周邊的「黃牛」有多種門路獲利。
  鑽實名制執行漏洞囤票炒票。目前,北京故宮、廈門鼓浪嶼、甘肅莫高窟等景區實施門票或船票實名制,遊客購票需輸入身份證信息,人、證、票一致才能進入景區遊覽。然而,一些景區在實名制實施過程中,存在檢票時對身份核驗不嚴等漏洞,為「黃牛」囤票炒票提供了空間。
  在北京故宮,記者從「黃牛」手中以每人一百元的價格與兩位遊客合買了一張三人?。經過檢票口時,工作人員並沒有核驗身份證,記者拿著用其他身份證購買的門票順利進入景區。
  安徽新天地國際旅行社總經理岳青松?,當前,高價「黃牛票」的來源復雜。除 了一些「黃牛」利用實名制實施環節不嚴密的漏洞,套取他人身份證提前囤票外,還有一些「黃牛」是通過與一級分銷商聯手提前把票搶空,然後共同把票價炒高牟利。
   當地人帶遊客逃票,然後強制消費獲利。在安徽省一處五A級風景區山腳下,記者遇見一群「帶逃票黃牛」。他們利用本地身份帶遊客逃票,但要求遊客必須在其經營的客棧或餐飲店消費一定的額度。
  「就?你是我的親戚,過來探親。我們有關係在裏面,走過場查下你身份證,登記一下就行。」一位陸姓「黃牛」?。當地人告訴記者,這些「黃牛」所開的餐館往往價格很高,遊客一旦被「坑」很難維權。
  天津市民王敏告訴記者,她去年十一和家人赴莫高窟旅遊時,發現無法預訂到當日門票。後經人介紹在賓館裏找到一家「特殊機構」,只要在此包車就可以順利拿到當日門票。最終,她為了趕在當日遊玩,一家三口無奈以八百元的價格包了一輛車。
   線上線下一起「倒票」。旅遊達人張瑤曾在淘寶上以低于市場價的價格,購買了一家景區的門票。但到出發前一天晚上,賣家突然稱因人數不足無法出票。「雖然退款成功,但完全打亂了行程。」
  旅遊業內人士介紹,這些價格特別低廉的團隊票,多是針對旅行社散客拼團形式,有人數最低限制,並且要求統一時間集中驗票。但「黃牛」往往是將門票以低價先挂出去,如果購買量達到出團人數,遊客便能順利拿到票。可一旦人數不足,遊客只能被退款。
  一些在線旅遊平臺也成為低價「黃牛票」的重要來源。黃山旅遊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營銷中心總監趙暉?,此前,為鼓勵在線業務,景區曾對平臺銷售一張門票返利五元錢,但自二0一六年取消了返利。因為他們發現,一些電商和旅行社存在倒票的苗頭。「他們將票倒賣出去流到線下,有的‘黃牛’就在景區門口現場把門票賣給遊客。我們賣二百三十元,他們就賣二百二十五元,擾亂景區現場管理,也影響了景區價格公信度。」

專家建議完善門票預約制與實名制要雙管齊下

   目前,一些地方旅遊部門和景區已經意識到「黃牛」門票對市場的擾亂,採取辦法打擊這種亂象。如黃山風景區加大現場管理力度,採取「一個ID只能訂購八張門票」的方法,提升違規操作的難度。武漢園博會曾打擊過二十多批次的「黃牛黨」,並處罰相關違規操作的旅行機構。目前,該園博會的所有門票都可以實現追溯,即根據門票信息便可了解門票來源。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在加快建設國家公園等公益性景區背景下,景區「黃牛票」亂象將減弱公益性景區普惠制的福利效應,損害遊客正當權益。
  中國未來研究會旅遊分會副會長劉思敏認為,涉及公共?品與公共利益的景區門票帶有社會福利性質,決不允許有「黃牛」據此牟利;而對于完全市場化的景區門票,如迪士尼樂園門票,則需要根據供求關係變化來體現市場價值。
  多位專家建議,加快完善門票預約制,並將實名制管理貫穿預約、現場查驗等環節。這樣既可以有效分流遊客高峰,還可以堵住現行景區門票管理漏洞,讓「黃牛」無機可乘,保障遊客權益。
  魏翔?,從一些發達國家的經營情況看,解決「黃牛」套利問題需要加強監管手段,在智慧景區建設過程中加快探索應用人臉識別、二維碼等新技術,加強對門票流向與使用的監管;強化內部管理,避免出現內外勾結,完善規則制度防「黃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