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面臨兩頭空危機

  民進黨團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出爐,雖然名稱不是“兩國”卻以高強度監督設下重重障礙,且迄今不對2013年就簽署的服貿協議表態是否承認其“已完成簽署”,為未來的兩岸交流、經貿協議埋下隱憂。在拚經濟的路徑上,台灣新政府一面倒重押美國主導的TPP,以美國國內的反TPP氣氛,台灣正面臨可能兩頭空的危機。
  蔡英文對九二共識、一中尚未有進一步表態,520就職演說是關鍵。在此之前的政治氣氛卻不怎麼妙,民進黨“立委”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做成決議阻攔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訪陸並會晤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再來就是號稱史上最嚴的民進黨團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向深綠與太陽花妥協。事實上,以民進黨在“立院”的絕對優勢席次,根本不怕黨版過不了;即便如此還要向深綠、太陽花妥協設下超高強度監督,顯然就是自家意志的問題了。
  台灣對外經貿布局,在馬政府時代主要是雙線進行,個別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甚為有限。主要的兩條路徑,一線是兩岸合作,包括簽署ECFA、服貿協議、貨貿協議,加入RCEP、亞投行、一帶一路等;另外則是美國線,最主要是加入TPP。到馬政府519卸任前,這兩條路都走得還算穩,持續有進度。520新政府上路,如果兩岸互信建立不起來,少了穩定政治基礎,以兩岸合作為主軸的經濟路徑有可能會全部斷鏈。以服貿來說,2103年就簽了,新政府執政後若將之推倒,再要求大陸配合“立院”逐條審查重啟談判,再送立院監督,這可能性太低了。
  新政府的兩岸經貿這塊如果不見了,只好全部押寶美國主導的TPP,目前看來這也是危機重重。TPP是奧巴馬所力推,美國年底就要選舉,目前兩位主要候選人共和黨的特朗普和民主黨的希拉里都不捧場,尤其是高唱保護主義的特朗普。主要是美國近來經濟也出現困境,“總統”選舉挑起的民粹主義不滿TPP開放市場可能造成更多美國人失業,反TPP氛圍在擴散中。儘管美國近來一直陸續有官員訪台協商TPP,藍綠也都敦促美國協助,但台灣要加入TPP必須付出昂貴門票,奧巴馬任期已進入尾聲,不可能有飛快進展。
  台灣最壞的情況就是兩岸經貿合作斷鏈,RCEP、服貿、貨貿全沒了,TPP也進不了,兩頭落空。與台灣產業別重疊率甚高的韓國與美國所簽的美韓FTA實施到今年1月滿三年,對台灣貿易衝擊日益嚴重。根據台灣“經濟部”1月公布報告,近3年台、韓對美國出口呈現“台消韓長”現象,美國自台灣進口金額衰退1.13%,但美國自韓國進口大幅成長23.4%。台“經濟部”還提出警訊美韓FTA中,不少降稅期程都安排在5年內,也就是說,未來兩年,韓國更多物品出口到美國可享有零關稅,對台灣衝擊只會更嚴重。 顯而易見的是,當台灣同時有TPP和RCEP在進行談判,TPP門票應是比較便宜;反之如果被美國認定他們是唯一的浮木,失去任何談判酬碼,屆時美國開出天價TPP門票要求台灣埋單一點都不意外。更何況TPP能否獲得美國國內支持談得下去還是未知數。如果TPP根本就談不起來,RCEP也落空,兩岸關係弄僵台灣要對外簽FTA或類FTA勢將困難重重也是可預料到的。
  以紅綠缺乏互信的脆弱度,520前後,任何的政策、法案、人事乃至於重要人士的說法對兩岸關係都是很敏感的。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被嘲諷是“不監督條例”,台灣若失去與大陸經濟的連結,新政府有沒能力馬上補進這一塊,這是讓人憂慮的。

(香港中評社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