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在南海力挺中國:

有必要部署核導彈摧毀駐菲美軍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導,根據美菲早在二0一四年達成的協議三月將開始在菲律賓部署美國部隊。俄羅斯軍事專家卡申指出,這意味著,美中南海對抗再度升級。
  中國在南海早先開發的島嶼以及新擴建的島嶼上部署軍力和設施的同時,美國將擁有在菲律賓四個空軍基地和一個海軍陸戰部隊基地遏制中國的可能。
  很難說,美國的這些行動是針對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的回應。我們看到的更像是雙方的輪番舉動促成的一個讓緊張不斷升級的過程。有關基地協議的談判開始於二0一三年八月。中國在南沙擴建島嶼的首批工作則開始於二0一三年九月,而擴島的規模和目的僅在二0一四年和二0一五年被關注。由此可見,美軍重返菲律賓以及填海造島,是兩個同時並行的進程。
  美國空軍將在該地區承擔起主要作用。在該地區部署一支隨時做好戰鬥準備的空軍,是美國人哪怕僅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中國因在南海新建機場而獲得的優勢的唯一途徑。
  不排除,隨著中國針對這些美軍基地的常規以及攜帶核彈頭的中程彈道導彈數量的增加,將會出現更多的美軍基地。或許,那裡中國的導彈部隊力量將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加強,並且將增派東風-二一或東風-二六導彈部隊。一旦中美軍事衝突演變成核戰爭(儘管其可能性微乎其微),為保證能摧毀駐菲美軍軍事設施,中國有必要部署較少數量的核彈。
  為保護美軍而在菲律賓部署反導系統,將加快該地區軍事化進程。中國也許會因菲律賓同美國軍事合作日益密切而加強對它的制裁,包括通過明暗兩手制裁,就向俄羅斯對待東歐一些國家那樣。

中國在西沙島礁部署最新防空系統

 

 

  近日,央視《軍事報導》節目播出了擔負著西沙、南沙海域轄區防衛和維權、維穩任務的海軍南海艦隊某基地在面臨改革強軍這場大考,堅持問題導向,精準實施教育,引導官兵堅決做到絕對忠誠、堅決做到能打勝仗、堅決落實改革任務。畫面中出現了該基地琛航島守備部隊進行訓練的畫面。
  畫面中出現了該守守島部隊裝備的國產陸盾二000型近程防空武器系統。

中國破解南海仲裁案有兩方案

菲律賓提出的所謂「南海仲裁案」宣佈「最後裁決」在即,菲官方日前又提出將我國太平島交由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對此,我們儘管應在戰略上予以藐視,但須動員一切力量,在戰術上給予重視,「最終裁決」前做出最大努力,改變目前相對被動的國際輿論態勢。
  上上策是促使或迫使菲律賓主動撤訴,也是難度最大的一招。可考慮組織專家學者及政府官員對菲國做工作,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工作對象應包括阿基諾三世總統為首的菲律賓政府部門、下屆總統的候選人群,以及菲律賓國內有影響的有識之士。然而,最困難的地方也是最容易被攻破的、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方法得當,時機恰到好處,不是沒有成功的希望和可能。
  若上上策無法實現,可適時啟動第二方案,即通過菲律賓之口,儘可能延長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宣佈「最終裁決」的時間,最好拖到菲律賓新總統上台之後。如此一來,中菲關係得到改善、雙方就仲裁案達成和解的幾率將會增加。
  在這一過程中,我們應與包括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法官在內的國際社會保持接觸。我國目前對「南海仲裁案」採取不接受、不參與的態度,今後不執行「最終裁決」也是法定權利。但使用消極權利不等於不用積極權利,不等於不說話、不講理,與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及其法官對著干。在不違反原則的前提下,與法官直接溝通、接觸的渠道和途徑依然存在:我們可以通過非政府形式的國際學術討論會,表達觀點、意見,促使法官重新認識或考慮相關問題。
  何謂「不可違反之原則」?一是菲律賓違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四條規定,沒有提出仲裁的資格,因此不合法不守信不講理;二是 菲方「南海仲裁案」所訴內容全部涉及主權、劃界、軍事,不屬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管轄範圍;三是本案明顯是美國在幕後操縱,不是正常的法律訴訟案。
  「南海仲裁案」的最終解決繞不開「九段線」的法律地位,關鍵在於中國能否用「九段線」對南海劃界,「九段線」究竟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矛盾的、對立的、不可調和的,還是統一的、兼容的、可調和的。我們若不能對「九段線」存在的合法性、以「九段線」劃界的可行性及「九段線」內涵的歷史性做出更有國際說服力的說明,類似的「仲裁案」無法避免。
  任何情況下,我國都應堅持「九段線」是南海管轄海域的外部邊界線:對線內島嶼擁有主權並可以行使全部支配權;對線內上覆水和海床底土擁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他國享有上空飛越自由、海上航行自由以及鋪設海底電纜管道的自由、預先申請經我國政府批准的他國可到南海海床和底土勘探開發海底資源。我國與南海鄰國海上劃界必須以「九段線」為基礎,對線內的島嶼、上覆水、海床和底土的法律地位解釋可借用《公約》的領海制度、專屬經濟區制度以及大陸架制度,但引用後兩項時須排除二百海里的距離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