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駕交通肇事猛于虎

關注甘肅農村道路交通事故頻發

    【新華社蘭州電】今年二月十八日和三月十二日,甘肅省隴南市農村地區陸續發生三起較大交通事故,累計造成十一人死亡。來自公安部交管局的消息?,近年來發生在農村道路上的事故逐年上升,比例已佔中國年交通事故總量的一半。
  中國農村道路點多面廣、路況復雜,酒駕不易察覺,容易發生事故;加之農村車輛增加,餐飲娛樂場所增多,鄉村交通安全壓力明顯加大。

司機一杯酒,親人幾行淚?

  生日一場酒,釀稱大悲劇。隴南市禮縣鹽官鎮新山村的鄭某流下了悔恨之淚。
  今年三月十一日,是鄭某的生日。晚上,鄭某在家吃過晚飯,與幾位鄰居、朋友聚會小酌,喝掉二斤白酒。到了晚上十點多,大家仍不盡興,又來到鎮上一家KTV唱歌,喝掉一箱啤酒。
  十二日淩晨,鄭某等五人開車到鎮上找地方吃夜宵,車到鎮上一所高中附近時,撞倒三名少年,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據禮縣交警調查,事發時駕車人鄭某及肇事汽車車主的血液酒精含量均達到或超過每一四0毫克/一00毫升,構成醉駕。
  就在「三·一二」禮縣交通事故前後,隴南市武都區、宕昌縣先後發生兩起較大交通事故,分別造成三人和四人死亡,事故肇因,都與酒有關,且都發生于農村、節假日、夜晚或淩晨。其中,武都區「二·一八」交通事故,是農歷正月十一期間,武都區某鄉的四名年輕人在鄉上聚會,酒酣耳熱,駕車上了高速,駛向隴南市區,行至半途,車損人亡。
  與禮縣「三·一二」事故同一天,宕昌縣一輛轎車于深夜一頭撞到停在農路邊的一輛大卡車上,四人當場死亡。據警方介紹,事發前他們也在聚會。
  農村道路交通事故頻發。自「酒駕入刑」以來,城市酒駕勢頭有所遏制。然而,農村點多面廣,「駕駛文明差,違法成本低,交警力量弱」。而且農村道路酒駕不易發現,容易發生事故。

酒駕在鄉村,監督有困難

 三月十六日晚,隴南市九縣(區)的城市街頭、鄉村要道,警燈閃爍,號稱當地「史上最嚴」的酒駕大整頓啟動。此次全警參與,「事先沒有風聲,事中不講人情」,「依法嚴處一批、吊銷一批、拘留一批」。
  隴南地處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當地交警反映,近年來這裏農家樂旅遊服務發展較快,鄉鎮KTV、酒吧也在增多,出入這些場所的駕車人群有可能成為「潛在的酒駕者」。
    然而,部分農村群眾對酒駕違法的觀念比較淡漠。三月十五日,禮縣交警啟動酒駕大整頓,當晚在鄉村道路上發現多起酒駕事故,還有的涉嫌醉駕。
  該縣公安交警大隊長王紅中帶領警務人員在「三·一二」禮縣交通事故現場設卡查車。淩晨時分,一名被攔下車的男子一口酒氣。經查,這名男子與「三·一二」事故的肇事者鄭某竟是同村的。
  截至三月二十日,隴南市查處酒駕二二起,涉嫌醉駕一一起,其他嚴重交通違法四百四十三起,二十人被行政拘留,三人因涉嫌醉駕被刑事拘留。

酒駕與醉駕,普法待深入

 

 鑒于甘肅農村交通安全狀況,該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馬世忠明確要求舉一反三,制止此類事故頻繁發生。
   據隴南市交通局統計,「十二五」期間全市打破了高速公路通車裏程為零的局面。全市修建農村公路一.二一萬公裏,佔全市公路總裏程的一.六六萬公裏的七二%以上。快速加密的農村路網,打破農民脫貧的「出行難」這個瓶頸,使農村交通運輸「井噴式」發展。
  相比之下,農村交通安全監管力量不足。在隴南九縣(區),三四個農村交警中隊對應二0多個鄉鎮是常態。隴南市多個縣區的交警坦陳,農村日常交通安全監管頻次偏少,「農村交通安全和普法宣傳亟待加強」。
  記者從隴南市政府了解到,當地整頓酒駕的同時,將在農村現有警力基礎上增派一批警力,進一步強化農村地區道路執法管理力量,並依托鄉鎮黨委政府、村兩委、派出所加大巡查、預防。
  從源頭勸誡酒駕,用身邊的案例警示大眾。隴南工商、食藥監部門決定,在餐飲、娛樂場所公開曝光一批影響較大的酒駕等違法交通行為。涉及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的酒駕人員,在依法處罰的同時抄告相關主管部門,給予黨紀政紀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