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觀賞藏羚羊

陳國明

    它們就像天上的群星,它們就是高原的精靈。到青藏高原上的可可西里觀賞藏羚羊,這是我蘊藏在心中的一種奢望。炎夏到來時節,我從拉薩乘火車到青海途經可可西里時,這個奢望終於得以實現。在可可西里,我看到了那可愛的高原精靈——藏羚羊。
    那是一個美麗的夜晚,天上的繁星密佈,月亮就像銀盤懸掛在湛藍的蒼穹,我們乘坐的火車悄悄地穿過可可西里,車窗內灑進寒冷的清光。在藏地,月亮是純潔、真愛、平安的象徵,因此在西藏任何一個地方都會聽到有關月亮的美麗故事和人們對月亮的讚美。然而,當代作家王宗文說,可可西里關於月亮的美麗傳說,是人們對為了保護藏羚羊獻出寶貴生命的索南達傑的真心讚美,也是大家祈禱藏羚羊平安無事的良好願望。
    「可可西里(Hoh Xil)」蒙語意為「青色的山樑」,而藏語稱該地區為「阿欽公加」,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態環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區之一,也是目前我國建成的面積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動物資源最為豐富的自然保護區之一。由於海拔高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氣候嚴酷,自然條件惡劣,人類無法長期居住,它被譽為「世界第三極」、「生命的禁區」,為此,才給高原野生動物創造了得天獨厚的生存條件,成為「野生動物的樂園」。
    位於青藏高原西北部的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夾在唐古拉山和崑崙山之間,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態環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區之一,也是地球上最後一塊保留著原始狀態的自然之地。資料顯示,可可西里目前是中國動物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之一,擁有的野生動物多達230多種,其中屬國家重點保護的一、二類野生動物就有20餘種,在那裡最經常出沒的有野犛牛、藏羚羊、野驢、白唇鹿、棕熊等。藏羚羊被稱為「可可西里的驕傲」,因它們是中國特有的物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也是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中嚴禁貿易的瀕危動物。一部《可可西里》的電影和藏羚羊「申吉」活動,才逐漸揭開它神秘的面紗,讓世人對它充滿渴望與憧憬。
    當列車馳過格爾木,馳過雄峙天地間的博大崑崙和在連天接地的冰川,再越過念青唐古拉山進入可可西里,已經是夜間。因為海拔高達5000多米的可可西里貼近浩翰蒼穹,讓人分不出是地面上亮起的燈光還是鑲在天空的星星在閃爍。由於受到地理位置、地勢高低、地形坡向及地表組成物質等各種水熱條件分異因素的影響,自然景觀自東南向西北呈現高寒草甸、高寒草原、高寒荒漠更替,不時還可看到被冰雪覆蓋的山峰與天相接相連,讓人看到了可可西里無比的雄峻和壯美。
    進入夜間的可可西里,別具一番風情。太陽早已從雪峰上落下,天邊已被晚霞燒得通紅,蒼茫的山峰、潔白的云朵、廣袤的草原、縱橫交錯的河流,也都被染成了紅色。已經躲進山峰背後的殘陽,向天際間噴射出最後一縷紅光。我坐在車廂裡專注著窗外,為了看到藏羚羊幾乎不敢眨眼。可可西里大草原彷彿緊緊貼著浩瀚的天穹,幾乎成了一條細細的縫。突然,我看到一群小精靈的影子在天地的縫隙間飛速掠過。列車上有人大聲叫起來:「快看,藏羚羊!」一句叫喊使幾節車廂都沸騰起來。大家全部都擠到車窗前,只見無垠藍天下顯現藏青色的高原、綿延起伏的山嶺,一群藏羚羊和野犛牛歡快地在天際間奔跑,就像一陣風般轉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在藍天與草原交融的空間,只剩下幾隻蒼鷹在盤翔。一望無際的壯闊草原,留下了一種蒼涼美的震憾。
    過一會兒,又有幾隻藏羚羊一蹦一跳往天邊竄去,但我的相機快門還是跟不上羚羊蹦跑的速度,讓我感到懊喪。然而,我還是感到慶幸,因為終於到了可可西里,並且看到了夢寐都想見到的藏羚羊。
    隨著白茫茫的云煙逐漸消失,天邊橘紅色的云霞也漸漸褪去,草原上的犛牛和綿羊也消失在朦朧的夜幕中。一匹夜幕悄悄遮住了天和地,廣闊的草原上,僅剩一縷從冰川雪山照射下來的光波。除了馳騁在青藏高原上的列車響動外,整個世界彷彿都已沉寂了。
    天際間的蒼茫山峰睡了,月亮升上來了,她把柔和的銀光鋪灑在天地間,融合了山峰上永遠遮擋不住的冰雪亮光。氤氳的霧靄繚繞著冰雪覆蓋的山頭,,但卻掩蓋不住青藏高原雄峻和崢嶸的面目。我在讀可可西里,我在想美麗可愛的藏羚羊,茫茫草原和縱橫交錯的河流,是藏羚羊世世代代自由出沒的地方,它們與人類本來是世世代代和睦相處,可是自從不法份子瘋狂捕殺這些可愛的生靈後,因夥伴慘遭毒手的境遇讓那些活著的藏羚羊見到人就膽顫心驚。
    長長的鐵軌牽著遙遙旅途從車窗旁飛速逝去,懸在天穹的圓月和星辰,是黑夜裡照耀高原生命的最後亮光。也許奔波了一天的藏羚羊累了,它們沒有再次出現。藏羚羊,是藏民心中的神。幾個世紀以來,全身是寶的藏羚羊一直在中國傳統醫藥裡受到重視和利用。古老的西藏書本中列出了藏羚羊角的不同療效:它可治療腹瀉、可用於催生、可治療潰瘍、可控制某些腺體的增生、還可治療婦女的月經不調、以及腎臟和血液的疾病等。正是因為利益的驅使,讓那些不法分子對藏羚羊進行無情捕殺,造成了這種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數量不斷下降。著名動物學家喬治.夏勒每年都要花幾個月時間工作在中國藏羚羊的分佈區,他看到了偷獵藏羚羊的大量事實。1988年,他在參觀一個名叫Gerze的小鎮的時候,第一次發現了藏羚數目飛速下降的秘密。他看到了非法分子從羚羊皮上揪下羊絨賣給當地的零售商。在一個零售商的院子裡,有幾大袋羊絨正準備被走私到西部尼泊爾,並從那裡再到克什米爾。然後,這些羊絨在克什米爾又被織成披肩和圍巾……
    藏羚羊遭受捕殺的消息讓人感到氣憤,一位剋星的出現制止了盜獵分子的瘋狂。中共青海省治多縣委副書記兼可可西里經濟開發公司總經理索南達傑帶領巡山隊5個藏族隊員長年在可可西里巡查,以保護藏羚羊的安危。他的出現,讓盜獵者恨得咬牙切齒。於是,他們遭受過寒冷、飢餓、誤解、恫嚇和打擊報復,人生安全受到了莫名的威脅,但他們從來沒有退縮過。1994年1月18日,那是可可西里歷史上一個黑色的日子,索南達傑和兩名巡山隊員押送著扣押的近2000張藏羚羊皮的汽車,還有18個犯罪嫌疑人前往格爾木途中,犯罪分子出其不意地乘人車在月亮湖邊小憩時突然反抗。索南達傑奮起與犯罪分子拚搏,但終因寡不敵眾腹部中彈身亡……
    英雄走了,是這位藏族人民優秀兒子用生命的代價喚醒許多有良知的人不再沉睡,是他用生命阻擋了這場噩夢的延續。正是因為他這個響亮的名字震撼了可可西里,使地處遙遠、寂寞、荒無人煙的可可西里從此名震天下……
    夜深了,圓圓的月亮升上中天,把柔和的銀光輕盈地鋪灑在廣闊的草原上,浩瀚蒼穹顯得更加深邃和神秘。這是與天接壤的青藏高原,彷彿伸手就可觸模到藍天、星星和月亮,讓人感覺到乘坐飛速前進的列車就像馳騁在天上。
    車窗外不斷閃過鐵路沿線路燈桿上飄過的微弱燈光,為黝黝青藏高原增添了「天蒼蒼夜茫茫」的詩情畫意。來到了欲與天公試比高的可可西里,見到了夢寐以求見到的藏羚羊,讓我感到亢奮和滿足。我打開相機,欣賞著自己拍下的藏羚羊照片,久久沒有睡意。列車呼呼地沿著天邊飛馳而過,彷彿伸手就可摸著星星和月亮。車上的旅客都沒有睡意,不知長眠在這海拔5000多米高原上的英雄——索南達傑,在這寒冷的夜間是否同樣也沒有睡意?此刻,他也許仍然守護著壯美的可可西里,忠誠地守護著那些自由自在生活在高原上的精靈——藏羚羊。
可可西里,是一首悲壯的詩,是一曲動人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