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逼美在第一島鏈讓步

美俄在敘拉鋸對中國最有利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國力下降,美國試圖擴張、鞏固其在中東的勢力範圍,拔除俄羅斯在中東地中海沿岸的最後戰略落腳點。土耳其、沙特等國,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也在美國的默許、縱容、引導下積極介入敘利亞內戰。以ISIS為首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則是被美國豢養,接受土耳其、沙特資助,用來推翻敘利亞現政權的武裝力量。土耳其擊落俄羅斯戰機事件,可以認為是土耳其在美國默許下,對俄羅斯武裝力量直接介入敘利亞內戰的一次公開挑釁和警告。俄羅斯雖然有龐大的核武庫,但是缺乏迅猛有力地打擊土耳其的常規力量。

    對未來敘利亞局勢的發展
    可以預期以下幾點:

   首先,敘利亞內戰是俄美之間爭奪中東勢力範圍的大國博弈的表現。俄美之中一方主動放棄敘利亞以前,敘利亞難有和平。考慮到俄羅斯和美國綜合國力的對比,以及美國加息以後對俄羅斯經濟的負面影響,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俄羅斯被迫遺恨放棄敘利亞。美國進一步強化其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當然,這並不排除敘利亞可能被瓜分肢解,形成俄美對峙的新局面。不過,這種瓜分肢解和對峙,並不是穩定的結果,必然醞釀新的衝突,直到美國將俄羅斯的勢力徹底逐出中東地中海沿岸地區為止。
    其次,由於俄美雙方均有不利因素,均不能徹底控制敘利亞,所以俄羅斯將與美國實現短暫的妥協。這種妥協必然是不穩定的。無論是內戰,還是六個月以後的政府轉型及總統大選,推動敘利亞局勢發展的都是鐵和血,而絕不是選票和票箱。戰場上決定的東西,絕不會因為選票而改變。反之,如果選票的結果不能正確反映博弈雙方的軍事實力對比,則必然在戰場上被武器修正。
    在俄美相對妥協的時期內,雙方都會積極調整佈局,為下一次衝突做準備。俄羅斯可能採取的行動包括,進一步從經濟上打擊土耳其、分化美土關係,加強在敘利亞地區的軍事存在以及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的打擊,爭取在大選前盡全力撲滅反對派武裝——如果能徹底撲滅反對派武裝,那麼政府改組和總統選舉必然在現政府的控制之中。美國顯然不會允許俄羅斯這樣做,必然會加強在敘利亞及周邊地區的軍事存在,抑制俄羅斯與敘利亞政府的軍事行為,還會對ISIS進行「破產重組」,擺脫政治包袱,整合反對派武裝,爭取使反對派武裝形成合力,爭取在建立新政府前撈取儘量多的籌碼。可以預期,俄美之間,以及俄羅斯與美國盟友之間,必然是摩擦不斷,敘利亞的衝突將長期存在,甚至可能出現突然激化的局面。
    再次,介入敘利亞武裝衝突的國家雖多,但是大致可以分為兩大陣營。其中,以美國為首英國、法國、德國、土耳其、沙特等國為一方,以俄羅斯和敘利亞現政府為另一方。美國有能力壓服盟友各國,俄羅斯也有能力影響敘利亞政府。從目前俄美兩國的實力對比和各自利益看,俄方沒有能力在中東發動一場全面戰爭,更不用說世界大戰。美方的戰略是全面圍堵俄羅斯,也沒有發動世界大戰的動機。所以,敘利亞內戰擴張成中東全面戰爭甚至世界大戰的可能性並不大。
   最後,在將俄羅斯勢力逐出中東地中海沿岸地區後,積極參與敘利亞內戰的美國盟友各國,都有望分得一杯羹。各國分到的利益的多少與其在敘利亞地區的實力密切相關。但是,土耳其和沙特很可能受到美國的打壓。對美國來說,在中東地區,絕不允許出現新的潛在的地區霸主。ISIS等反對派武裝,則將被暫時封禁,類似瓶中的魔鬼被裝回到瓶子裡,以備下次使用——如果美國能順利回收的話。屆時,敘利亞則是各國的戰利品,很可能將類似今天的伊拉克,其主權將蕩然無存,俄羅斯、敘利亞現政權和敘利亞民眾將是最大的輸家。

    那麼,對於這樣激烈的博弈過程,中國應該採取什麼態度呢?中國是否應該積極支援俄羅斯,甚至參加反恐戰爭呢?畢竟ISIS與中國恐怖勢力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並殺害了中國人質,中國要出兵有充足的理由。
    相比俄羅斯,敘利亞與中國的距離更加遙遠。中國即使在敘利亞獲得海外利益,也難以鞏固。俄羅斯繼承前蘇聯的遺產,沒有理由主動放棄,中國則沒有必要主動搞蛙跳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