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南亞的機會來了:

中國用一石三鳥戰術擠走美國

    李克強出席第十八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時強調,對接發展戰略提升發展水平,促進東南亞地區永久和平與繁榮,就此提出六點建議:
    第一,進一步加強中國-東盟合作發展機制化建設。
    第二,加快經貿合作升級。
    第三,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同區域國家發展戰略對接。中方願積極參與《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繼續積極推進泛亞鐵路建設,爭取中泰、中老鐵路等重大項目儘早開工,促進地區互聯互通和信息聯通。充分發揮亞投行、絲路基金、中國-東盟投資合作基金等平台的作用,為有關項目提供融資支持。
    第四,探索開展國際產能合作。
    第五,共同提升安全合作水平。
    第六,努力促進地區可持續發展。
    這樣的新聞在平常也算是個重大新聞,現在反恐佔據媒體頭條,世界目光聚焦中東,東南亞落得安靜?說實話,美國想在南海討個清閒中國還不會願意呢,這不,李總理的六點建議看美國如何接招。
    並非危言聳聽,事實上,中美表面斗的是南海,實際斗的是東南亞。美國方面認為,中國一但控制南海,後續就是控制東南亞,所以必須阻止中國的南海利益。
    從美國一貫做派看,無論中國在東南亞有什麼舉動,是一定都要反的。中國曾經提出的東南亞自貿區一直擱淺著,中老泰緬公路鐵路無法有下文,皆因美國從中作梗。比如泰國緬甸,只要與中國有所親近,就免不了政變。
    中國也曾拿「克拉運河」做餌試探美國的東南亞底氣,大概雙方都明白這只是個夢(至少五0年內是個夢),美國沒明顯激動,但無論怎樣,美國是不會輕易讓中國的東南亞意圖得逞的。
    可以這樣說,美國的重返亞太就是重返東南亞,因為中國周邊的戰略重點在於突圍東南亞。東亞用日本拖住,自己在南海死纏,菲律賓當攪屎棍,讓中國在東南亞問題上裹足不前,事實與結果就是這樣。
    現在情況發生了突變,俄羅斯兵指敘利亞,巴黎被恐襲,中東危矣。對於美國來說,相較於東南亞中東更重要,在中東與東南亞糾結的美國把重點放在了中東。
    最近少有美國叫板南海的新聞,反倒是中國「一定要將IS犯罪分子繩之以法」的震撼,中國高調中東方向與美國急於抽身南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來,中國的東南亞機會真的來了。
    先看看李總理的措詞——「爭取中泰、中老鐵路等重大項目儘早開工,促進地區互聯互通和信息聯通。」,過去是「提出,磋商,希望」,現在是「爭取,儘早,促進」,有何不同呢?
    迫於美國淫威,中國與東南亞國家敢想不敢做,許多美好的東西僅停留於紙面,中國的說多做少實屬無奈。不過,中國的實力今非昔比,總得找到個有魄力的帶頭人遇到次機會走出去證明證明,習近平就是這個人,中東亂局就是這次機會。
    李總理的「爭取」表明了中國整合東南亞的決心,「儘早」說明就要進入實質行動階段,「促進」不僅僅是經濟手段,還包括軍事手段。
    老祖宗早就教會我們「圍魏救趙」的策略,毛澤東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更具時代意義,瞞反恐之天過東南亞之海確實妙棋。美國盡力中東,南海將不保,盡力東南亞,中東將不保,兩地奔命兩地將不保,實在作難。
    中老泰鐵路之意義非同小可,先引用一段筆者曾經文章《剖析破東南亞困局的鑰匙》當可明白:
    從地圖不難看出,東南亞號稱東方的十字路口,中南半島就是東南亞的十字路口,而老撾就是中南半島的十字路口。老撾與中國接壤,西臨緬甸,東接越南,南通泰國柬埔寨,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地圖實際已告訴我們,控制了老撾就可以四周支援控制中南半島,進而可以控制東南亞。
    再看看現在中國的東南亞戰略,南海與緬甸東西兩線佈局基本完成,進入了鞏固階段。東線:中國向世界表態將停止南海造島,這是否可以證明中國已經完成了對越南的海上包圍?如果存在陸地包圍越南意圖,突破口自然就在老撾這裡,繼續南下柬埔寨(中柬關係鋼鋼的),一但完成,中國老撾柬埔寨南海就會把越南包圍的密不透風,越南也就只有俯首稱臣。西線:緬甸是中國通往印度洋陸上最便捷通道,但目標僅僅是印度洋,於控制東南亞作用不明顯。現在,老撾因素如虎添翼,泰國也因此不再被邊緣化,老撾緬甸泰國形成一體,相互支持,中國玩轉印度洋就易如反掌。現在回頭想想中老泰鐵路公路,意義太巨大了,不得不佩服習近平的超人智慧與膽識。
    從戰術層面講,最近的中緬之爭可以理解成中國在主動努力掃清緬甸障礙,為將要開始的老撾行動鋪平道路,這與南海不繼續造島及中印關係改善的用意異曲同工。如是,馬來群島,印尼群島,九段線不在話下,那菲律賓群島還能長久嗎?大迂迴,大包圍,中央突破,大手筆,大智慧,目標只有一個控制東南亞。
    現在明白了吧,中國重提中老泰鐵路的一石三鳥戰術,讓美國進退兩難。美國退中國當實現大東南亞戰略,美國進中國不怕,美國既沒戰勝中國的可能,還將失去他的核心利益中東,美國不進不退更不怕,免費看猴戲豈不快哉?
   十一月十七日至十九日,海軍在南海某海空域舉行潛艦機實兵對抗演練,來自北海、東海、南海三大艦隊的多型驅護艦、反潛直升機和新型潛艇組成多個兵力群,在三個海區展開背靠背自主對抗。軍事專家李莉在接受央視《今日關注》採訪時表示,在南海顯示我們的軍事存在、提高軍事能力,也在提醒某些國家慎重行事。
    在連續數天的時間裡,紅藍雙方圓滿完成網上對抗、實兵演練和總結講評三個階段的演練,有效檢驗了部隊的訓法、戰法,和武器裝備的作戰效能。
    談到此次演練的目的和意義,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表示,中國海軍正在按照中央軍委「能打仗,打勝仗」的要求進必要的演練,提升作戰能力。三大艦隊齊集南海的演練,主要提升軍隊的威懾和反潛能力。最近南海風波不斷,美國動作頻頻,尤其是美國軍艦擅自闖入中國南海島礁的臨近海域,對我主權和南海島礁構成嚴重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必須要加強警戒和能力建設,這樣大規模演習無論從演習科目還是時機選擇上都具有很強的針對性。
    此次演習重點演練反潛科目,對此,軍事專家李莉表示,反潛演練旨在強化兩方面能力:一是南海艦隊靠自身能力完成區域內獨立反潛任務;二是依託兄弟艦隊的橫向支援、跨海區機動,實現三大艦隊在南海特定海域的聯合作戰能力。此次扮演藍方的潛艇編隊由南海艦隊水下新型潛艇編隊組成,紅方也是南海艦隊自身區域內的力量,比如 「衡陽艦」和「玉林艦」。此次演練「以強對強」,用強化反潛能力的新型護衛艦對抗目前最新型潛艇,以測試潛艇水下生存和攻防能力。大量新型艦艇編組從水面對水下潛艇圍追堵截,強度超出以往的設計,而且對抗的不僅是區域內比較熟悉的對手,還包括來自東海艦隊、北海艦隊臨時增加的力量,對潛艇編隊的攻擊和水面艦艇的反潛能力雙向增強。
    此次演習除了三大艦隊以反潛為主的演練外,同時還有南海艦隊進行的遠程奔襲立體登陸作戰演練,兩場演練集中在南海,有何用意?對此,阮宗澤表示,兩場演練幾乎同時上演有很強的指向性。根據中國軍力報告,海軍的戰略佈局是近海防禦、遠海護衛,所以,這兩場演習囊括近海及遠海行動,也對中國海軍提出非常高的要求,海軍建設必須與國家安全利益、經濟利益相一致。而且我們在南海也面臨非常嚴峻的維權任務。這樣的演習可以實現「一箭多雕」的目的。
    李莉表示,此次南海艦隊的遠程奔襲立體登陸作戰演習著重提高海軍面對突發事態的應變能力。南海問題逐漸升溫,不僅是域外大國,區域內國家也在覬覦這片海域。通過演習,既顯示我們的軍事存在,提高我們的軍事能力,也提醒某些國家慎重行事。
    李莉還指出,從永興島到南海腹地有上千公里距離,如何做到快速反應,涉及遠程力量的投送。近幾年,我們有新型兩棲登陸艦不斷入役,還有「野牛」大型氣墊登陸艇等新裝備,登陸能力要在大強度訓練中不斷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