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想耍中國

土耳其不買紅旗九 中國沒啥損失

  土方就把本國價值三十四.四億美元的防空導彈軍購計劃給取消了。這一項目之前曾引起「國際爭議」,因為中標的是中國紅旗-九導彈。土耳其現在改稱,將由Roketsan公司自主研製一種防空導彈。總之不論出於何種考慮,紅旗-九導彈(FD-二000)直接出口土耳其這件事肯定黃了。
    其實,在土耳其的招標中,中國並沒有「志在必得」的意思,中標當然好,可以給紅旗-九打個免費廣告,但即使最終無法完整輸出紅旗-九導彈系統,中國也沒有什麼實際損失。反過來,作為從未研製過遠程防空系統的國家,土耳其能自行研製出一款達到紅旗-九水平的導彈嗎?
  土耳其的鄰國希臘雖然綜合國力遠不如土耳其,但卻擁有S-三00PMU一防空導彈,對於土耳其空軍有很大威脅。

 歐亞夾縫中的「無盾之國」

  要說這件事,我們首先得理解土耳其為什麼需要防空導彈,他要用防空導彈去防誰的問題。
   土耳其今年遇到個鬱悶事兒——北約各國把駐紮在土耳其的愛國者防空導彈給撤了,理由是敘利亞已不再對土耳其構成「嚴重」威脅。
  土耳其早前強調阿薩德的飛毛腿導彈對其構成威脅,但是敘利亞戰爭打成這樣,這個理由顯得十分可疑——傳說中的飛毛腿並沒有射向安卡拉,於是美國五角大樓的官員輕描淡寫地表示讓導彈部隊回國休整。儘管土耳其借俄羅斯空軍在敘利亞活動,再三要求北約盟國保留在土部署的愛國者導彈,但美國人還是二話不說就撤走了愛國者。土耳其就這樣成了歐亞夾縫中的「無盾之國」。
  土耳其為何如此渴求遠程防空?在敘利亞國力尚在之時,土敘之間雖然有伊斯肯德倫等領土摩擦,但敘利亞空軍對土耳其展開大規模空襲依然是很難想像的事情,況且土耳其還擁有一支相當不弱的空軍。那麼土耳其的最大假想敵到底是誰?這裡必須提一下土耳其的宿敵——希臘。
    作為互相接壤的國家,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兩次希土戰爭給土耳其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凱末爾也是崛起於第二次希土戰爭。這兩個世仇至今依然進行著「北約內的冷戰」——希臘作為一個債務危機國,竟然擁有比德國還多的豹二坦克。就兩國三代機對比來看,土耳其不過比希臘多了三0多架F-一六C,雙方空軍也都裝備了預警機,基本上也算是旗鼓相當。但在希土雙方空軍實力天平上加上要命砝碼的是——希臘的遠程防空導彈系統。希臘不僅有愛國者-二和愛國者-三,還從俄羅斯購買了   
    相比希臘,土耳其在軍售問題上的待遇就差多了,美國一度向土耳其推銷的M六0-一二0坦克,與希臘的豹二A六相比簡直就是「寒酸」
    土耳其作為一個有「大國夢」的國家,自然「是可忍孰不可忍」,由此開始招標遠程防空反導系統。被土耳其選中的中國紅旗-九與希臘的「愛國者」和S-三00PMU相比,具備主動雷達制導,性能「更上一層樓」,而且價格也便宜。更重要的是,中國還願意接受土耳其提出的「部分技術轉讓」的要求,這對於在軍工方面雄心勃勃卻一直受到歐美猜忌、無法獲得先進技術的土耳其來說,簡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運。可以說,不論是面子還是裡子,土耳其打著燈籠也找不到更好的選擇了。
  雖然紅旗-九有如此多的優勢,但卻因為政治因素被北約堅決喊停。北約刁難土耳其的最大「王牌」是紅旗-九無法接入土耳其現有的防空情報網絡,那可是北約一體化的防空系統。大家都知道,現代制空作戰是系統作戰,如果沒有了空情支持,就算買了紅旗-九,也無法發揮其作戰威力。至於說要土耳其自己建立成本高昂的遠程雷達站、空情網絡和指揮系統,且不論技術上能否做到,經濟成本可遠不是買導彈系統的三0-四0億美元所能搞定的。正是因為北約的堅決反對,土耳其最終也沒能下決心買紅旗-九。只不過對於北約熱心推銷的「紫菀」和美國的「愛國者」系統,土耳其也沒有表現出太高的興致;至於明顯沒有誠意、拿S-三00V導彈來推銷的俄羅斯,土耳其就更完全沒興趣和他們繼續糾纏了。既然因為種種原因無法直接購買紅旗-九,其他競爭者又讓土耳其覺得這也不合適那也不對勁,那麼最後乾脆「流標」,另作他圖也是一個辦法。

    自己搞防空導彈,土耳其軍工能行嗎?

  紅旗-九的生意做不成了,土耳其宣佈要自己研發遠程防空導彈,由該國最大的軍用電子製造商Aselsan和導彈製造商Roketsan公司負責。說起Roketsan公司,中國軍迷自然會想到土耳其T-三00火箭彈——按照許可證生產的中國衛士-一火箭彈,以及山寨B六一一的J-六00T導彈。
  這兩種彈的研發,正是因為上世紀九0年代末土耳其引進M二七0自行火箭炮系統失敗——而希臘卻獲得了這種號稱「鋼雨」的強大武器。這促使土耳其下定決心,和中國精密機械進出口總公司合作,先是購買WS-一火箭炮,將其安裝在德國MAN卡車上構成T-三00火箭,此後又進一步對其國產化,並進行了改進,提高了精度。改進後的國產火箭炮被稱為RT-三00,不僅土耳其自己大量裝備,還出口到阿聯酋等中東國家,成為Roketsan公司的「招牌」產品。此後,Roketsan公司又引進了中國B六一一導彈並在本國仿製。據中國航天科工介紹,B-六一一導彈是一款採用了部分紅旗-二、紅旗-一二技術開發的地對地戰術導彈,具有飛行控制系統,按航天科工集團的原話:「充分利用了防空導彈的成熟技術,採取可變彈道設計」,土方想必也學到了一些與防空導彈有關的技術。
  不過由紅旗-一二技術開發的B六一一還不足以讓土耳其依葫蘆畫瓢,搞出紅旗-九這樣水平的導彈來。
  土耳其此前的國產防空導彈項目也是存在的,這就是Roketsan公司研製的希薩爾中近程防空導彈,包括號稱最大射高五千米、最大射程十六千米的希薩爾-A和最大射高一萬米、最大射程二十五千米的希薩爾-O,比紅旗-一二還不如。
  說起這種中近程導彈系統的研製,與這次土耳其的遠程防空導彈招標過程也是如出一轍,先是二00八年宣佈國際招標,二0一一年宣佈競標項目取消。轉由本國公司研製,研製方也是Roketsan和Aselsan公司。二0一三年導彈首次試射,至今尚在測試階段,預計二0一七年開始服役。
  這種希薩爾導彈系統外形「歐風」滿滿,實際上其導彈系統技術來源也確實如 此,紅外搜索裝置是德國和土耳其聯合研製,其中土耳其只承擔三0%的工作量。而系統採用的雷達包括:購買自美國雷神公司的AN/MPQ-六四雷達,按許可證生產的瑞士厄利空Ku波段火控雷達;購買厄利空MSR X波段火控雷達;按許可證生產的荷蘭信號公司SMART-S Mk.II雷達。而其所發射的導彈本身,則是按許可證生產的德國IRIS-T SL導彈。
  換句話來說,這東西是個不折不扣的「攢貨」,而且「攢貨」最複雜的系統集成工作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包給瑞士厄利空/德國萊茵金屬公司進行的。
  可以預料,土耳其國產遠程防空導彈的研製工作很可能也要採用同樣的模式。只不過,遠程防空導彈要比「希薩爾」這樣的中近程防空導彈複雜得多。

「希薩爾」-A系統是野戰防空用途,上面搭配了荷蘭和瑞士的雷達系統

   遠程防空系統是一個大國軍工實力的體現,目前和紅旗-九同台競技的第三代區域防空系統只有美國的MIM-一0四「愛國者」,歐洲導彈公司的「紫菀」和俄羅斯的S-三00。遠程防空導彈在獲得遠射程、高精度的優越性能的同時,也要遇到彈體龐大、雷達引導技術複雜的困難。一枚遠程防空導彈要想打出去、打得準,科研人員必須先進行總體設計,再對發動機、彈體、雷達導引系統等進行研發。由此可見,沒有其他類型導彈的前置技術,遠程防空導彈是搞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