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尹相傑因涉毒「二進宮」

官方統計北京實際吸毒者已近十五萬

    【新華網北京電】記者十三日從北京警方獲悉,四十六歲的北京籍歌手「尹某某」十二日晚因涉毒被警方查獲。這已是這名歌手在短短兩年內因涉毒第二次被抓。
  據了解,十二日晚,北京市公安局禁毒總隊聯合朝陽公安分局根據群眾舉報開展了一次緝毒行動。當天十九時許,警方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小區內抓獲了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的嫌疑人——四十六歲的北京籍歌手「尹某某」。尹某某的尿檢結果顯示,呈苯丙胺類陽性。在證據面前,他承認吸食毒品以及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
  知情人透露,上述「尹某某」即為歌手尹相傑。
  這已經是這名歌手第二次因為毒品出現在公眾視線。幾乎整整一年前,二0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八時許,同樣是根據群眾舉報,警方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小區內將尹相傑抓獲,現場起獲冰毒、氯胺酮、大麻等毒品。現場檢測結果顯示,尹相傑尿檢呈甲基苯丙胺陽性,他也承認非法持有毒品和吸毒的行為。
  二0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尹相傑非法持有毒品案開庭。對于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尹相傑均無異議並自願認罪,法院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處尹相傑有期徒刑七個月,罰金二千元。
  在法庭上,尹相傑稱自己吸毒的原因是因為「工作量大、精神壓力大,經常熬夜」,並連?三聲「以我為戒」表達自己的悔過和對公眾的歉意。
  二0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尹相傑刑滿釋放。不到四個月後,他因為涉毒再次被抓。
毒品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
能夠讓人如此欲罷不能?
 一方面,在娛樂行業中流行的「圈子文化」客觀上助長「毒風」蔓延。一線禁毒民警?:「一個圈子裏的朋友都在吸毒,如果你不吸就會被逐漸邊緣化,甚至失去很多機會。也有一些藝人在混‘圈子’尋找成名機會的過程中逐漸沾染上毒癮。」同時,由于對毒品的不了解以及同行間的以訛傳訛,一些人認為冰毒等合成毒品並沒有什麼危害。
  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褚宸舸表示,演藝工作晝夜不分的工作時間,強烈的競爭壓力,使一些藝人試圖通過毒品獲得亢奮或者鎮靜作用。還有一些藝人則是在成名後?生迷茫、膨脹、空虛、追求刺激等復雜心理,行為失范。
  演員陳道明的一番話或許可以從深層次解釋眾多明星身陷毒海的原因:「演員,比普通老百姓掙得多、社會關注度高,要非?有壓力,也是在名利場想出名、想風光的壓力。用壓力解釋吸毒,純屬借口。」
    在明星吸毒屢屢成為公眾觀眾焦點的同時,仍有人認為,毒品只是在那些特定的群體中流行,「離我還很遠」。北京市禁毒委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北京全市登記在冊吸毒人員達三.一萬名,實際吸毒人員已近十五萬人。毒品向在校生、演藝界人員、外籍人員的擴散速度進一步加快,二0一四年,北京市共查獲涉毒未成年人一百余名。
  事實上,毒禍已經悄無聲息地蔓延到每個普通人的身邊。
  今年六·二十六國際禁毒日,記者曾在北京市公安局強制隔離戒毒所裏與戒毒人員共同生活一天,用管教民警的話,這裏的戒毒人員「從五六十歲到十七八歲,從無業人員到公職人員,基本涵蓋了社會各階層」。
  這裏的戒毒人員告訴記者,讓他們走上吸毒道路的,有「發小」、朋友、同事,甚至夫妻、情侶,好奇、追求新鮮刺激等都成為他們吸毒的原因。
  戒毒人員對記者講述了毒品的恐怖之處。「腦子裏老是有個聲音對我?:‘你去死吧!’」「整天整宿不睡覺,也不吃不喝,一宿就能瘦好幾斤,整個人跟鬼似的」,曾經有一名吸毒人員因為吸毒造成空間感知障礙,晾衣服時直接從陽臺走了下去,導致腰椎粉碎性骨折。
  強戒所副所長朱志偉同時也是一名精神科專業醫生。「很多年輕女性受到合成毒品能減肥的蠱惑,但實際上這種‘減肥’帶來的是心、肝、腦、腎等重要內臟器官的功能衰竭,當衰竭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死亡。」朱志偉說,這種「減肥」實際上是在用生命作為代價。
  冰毒為代表的合成毒品另一個恐怖之處在于對人精神領域的毒害。「慢性中毒會導致吸毒人員孤僻、離群、沒有責任感、人際關係破裂。還有的吸毒人員出現嚴重的幻覺和妄想,感覺被追殺、被害,並由此引發殺人、自殺等惡性事件。」朱志偉說。
  她告訴記者,合成毒品對人中樞神經係統的損傷是不可逆的,即使通過治療,也基本不可能恢復到吸毒前的狀態。
  「毒品的恐怖之處還在于對青少年的毒害。由于青少年神經係統發育還不完全、世界觀也沒有形成,可以說毒品對他們的危害是雙重的、深遠的,青少年一代被毒害,甚至會影響我們國家的發展。」朱志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