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五年瑪寧寧˙明克蘭特 青年詩賽華文佳作選 (二)

    無題(一)     廣東  黎麗欣

     我們都是好孩子,天真又善良的孩子;
    誰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怎樣,以後的路該怎走;
    錯過了什麼?
    淡淡的記憶卻衝破時間的流逝,
    淡淡的憂傷淡,淡淡的愁;
    淡淡的回憶卻不忘時間的停留,
    輕輕的錯過一個又一個的站口,
    路程並不那麼遙遠,
    卻永遠都到達不了終點。

    不能再晚了     廈門  韋廷信

    瘋狂地去愛一個人吧
    衛生間,桌子上
    嘗試所有姿勢
    是的,張狂而熱烈的愛
    必須經歷一次
    然後細嚼慢嚥
    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日子

    就這樣變老
    挽著我的手臂
    到田野中去
    摘一朵漫不經心的晚霞
    它開得
    比客廳的海棠要遲

    再去溪邊走走
    忽見叮咚作響的青春
    啊,它離去是那樣的匆匆
    順著梧桐樹葉
    一勺見底
    再一勺 還剩些什麼
    我也常留戀傷悲
    讓自己淚流滿面

    等日子遣散聚集的水鳥
    獨釣江邊燈火
    拮一朵藍睡蓮
    孤獨,沒有退路
    除非你能在黑夜再鑿一個自己
    或者次日早晨
    不能再晚了,要有雨 捏個姑娘

    午後         廣東   陳雅琦

    在陽光氾濫的午後
    沒有誰記得
    早晨,濃霧陰霾, 我們望不到窗外
    沉入夢鄉的人兒
    夢見了薰衣草田和矮房子
    口舌乾渴,喉嚨咕嚕地發聲
    似驚嘆,似哀嚎

    在雨水咆哮的午後
    違背了天氣預報的風向肆意逆行
    雲層疊著云層  不斷加厚
    雨傘還在工廠製造
    只能頂著一張廢紙奔跑
    裡面文字千萬
    卻阻止不了暴雨的突襲

    折斷翅膀
    躲在屋後曬曬太陽
    拾一米陽光
    烘乾內心的潮濕
    一場雨
    又回到了原形

    其實
    這是一個夢境
    無風,無雨,無暖陽
    徒剩悲涼

    漂流              廣東 曾佩虹
    ——致十月背包的你

    扔掉城市的包裹
    你隨波逐流
    我問:這是要漂向何方?
    你指向天空之外指到呼吸的身旁

    十月的征程揭開
    單薄的身子撐起秋的搖籃
    秋在搖籃裡沉醉
    你在搖籃裡漂隨

    間隙是秋到冬的距離
    距離是陌生相望的差距
    追云追山追你
    最好的結局在脈動裡傾心

    八月的尾         廣東   傅青

    雜緒糾纏冗長的歲月
    沉澱下一層層憂傷
    一個人在夜空中狂歡
    演奏一曲叫做孤獨的歌
    短暫的雅緻
    我像候鳥失去了方向
    在原地無緒地流浪

    暗藍的天空
    透過它誰能看見綠光
    門口突兀的書上
    曾落滿八月迷人的夕陽
    橫陳的枝丫
    承載著滿滿的安詳

    往事如車外的風景不斷掠過
    細碎的陽光斑駁了兒時的磚牆
    稻田裡成群的稻草人在守望
    兒時放飛的紙鳶已飛出了記憶的圍牆
    課桌上刀刻的字跡早已枯黃
    而幸福卻各奔一方
    曾以為往北飛翔就會抵達天堂
    卻忘了北是背離陽光的方向
    直到落得渾身冰霜
    才明白再聚已是奢想
    該怎麼去安心闖蕩

    八月尾的風吹亂
    漸起的霧氣瀰散
    想努力打破寂寞的城牆
    於是
    上帝為八月尾的脆弱灌入堅強

    歲月的皺紋  廣東   羅晨露

    歲月的痕跡
    是無法逃過的
    它改變了許多
    但也讓我們失去了許多

    得到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經過歲月的沖刷
    把稚嫩變得成熟
    把世間一切發展走遍

    歲月,請你走的慢一點
    我不想看著他們一天天變老
    一天天長出青絲
    那是讓我感到內疚

    我還沒有為他們做的太多
    卻看到了歲月的痕跡
    看到了歲月那把無情的宰豬刀
    正朝他們一步一步接近
    到如今年復一年
    我不能停止回憶
    回憶過去、年輕的他們
    回憶那無知的年代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2d的臉
    請求歲月走的慢一點
    讓他們淡淡的來
    讓他們好好的去

    如果讓他們變得年輕
    我願用我所擁有的全部來換取
    只願他們幸福、健康
    歲月請求你走的慢一些

    有一天我也會變老
   那時也許他們已不在
    但我必會懷念
    懷唸過去那年輕的他們與稚嫩的我

    回家              廣東   周麗芳

   多少次  兒時的泥磚牆 曬穀場 青瓜地
    出現在夢裡
    多少次  身處異鄉
    總想起離家時的模樣
    多少次  看見月滿枝頭
    心裡卻湧著沒有根的恐慌

    我們生在這裡
    卻要離開這裡
    懷揣著性感的期想
    在燈火闌珊  車水馬龍裡尋找  迷惘

    總想  等考了好成績再回鄉
    總想   等賺多了鈔票再回鄉
    總以為   有了成就再回鄉
    才算是不愧對爹娘

    其實  歲月才最感傷
    高低不一的皺紋
    盼的是常回家的看望
    缺乏根的滋養的你啊
    怎麼還是看不穿
    淚珠找不回沒有你的過往
    衣錦彌不足等待的憂傷

    我似乎聞到泥土的芬芳
    我似乎聽到山間流水的吟唱
    我似乎看到稻穀成熟時的沙沙響
    這難以割捨的親情啊
    在歸家的腳印裡
    深深淺淺
    一汪一汪

    (年少的時候,老想著外面的世界,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直到自己為人母,才倍感父母的不容易。常回家看看他們,才能減輕求學時少回家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