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發公眾三大疑問

聚焦遊客參加「不合理低價遊」將受罰

    【新華網北京電】中國國家旅遊局二十五日發布提示稱,非法「不合理低價遊」的買賣雙方均須承擔法律責任。遊客參加「不合理低價遊」也要受罰?此事引發公眾質疑。
    對此,國家旅遊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作出如此提示是因為有些遊客貪便宜選擇低價遊,反過來助長了不法企業。市場監管下狠手,必須依靠遊客配合。如果不配合,市場仍然無序,沒有改觀的跡象。
    那麼,新規存在哪些普遍性疑問?在實際中能否落地?

    疑問一:「不合理低價遊」
    如何界定?

    「什麼是合理?什麼是不合理?如果三百元遊香港不合理,那多少算合理呢?」北京市民楊女士表示困惑。
    上月底發布的《國家旅遊局關于打擊組織「不合理低價遊」的意見》中列出了「旅行社的旅遊?品價格低于當地旅遊部門或旅遊行業協會公布的誠信旅遊指導價三0%以上」等五種行為。「新華視點」記者採訪旅遊企業和基層旅遊管理部門發現,這樣的界定標準在實際中很難執行。
    記者查詢中國旅遊協會等部門搭建的「全國重點城市熱點旅遊線路價格參考平臺」發現,從北京出發到哈爾濱及雪鄉五日旅遊參考價格應在二千元-三千元之間,但攜程網上一款類似?品最低報價僅為一千一百九十九元。按照界定標準,這款旅遊?品是否應該被認定為「不合理低價」?攜程網客服人員表示,這個報價包含了正常旅行費用,屬于「純玩0購物」行程,不是低價遊。
    旅遊業內人士認為,「全國重點城市熱點旅遊線路價格參考平臺」的指導價與實際市場存在脫節的情況。指導價裏包含的景點、交通等費用相對僵化,並且很多價格都處于波動狀態,指導價的真正作用還不大。記者了解到,除部分熱點旅遊城市和線路外,目前,還有不少地方並未出臺指導價格,公眾沒有判定價格是否合理的依據。
    河南康輝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主管段玉東介紹,旅行線路定價一般都是按照市場的一個大概標準。例如,從河南出發到港澳的團一般價格在三千五百元左右,如果大大低于這個價格肯定達不到成本,必然會存在購物等問題,是「不合理低價」。但是,多數時候,遊客不了解其中的「潛規則」,對于一些介于合理與不合理之間的價格缺乏判定能力,很容易受到宣傳蠱惑,忽視低價背後的隱患。
    廣東財經大學旅遊管理與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張偉強教授表示,目前,如何界定「不合理」缺少科學合理的手段。業內人士認為,管理「不合理低價遊」是主管部門職責所在,不該將責任轉嫁到消費者身上。連執法部門都難以界定的「不合理低價遊」,本身就處于信息接受弱勢地位的消費者,根本沒有能力去判定。

   焦點二:「虛假合同」如何鑒別?

   國家旅遊局的提示中稱,遊客與經營者簽訂虛假合同,一方面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另一方面,一旦被查獲,不僅不能獲得賠償,還將受到處理。國家旅遊局正在研究制定相關的處理辦法。
    記者採訪發現,不少遊客和業內人士認為,遊客在簽訂合同時,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不明真相。已經被坑害但還要被追責,這讓很多人想不通。
    如何鑒別虛假合同?河南康輝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主管段玉東介紹,國家旅遊局和工商總局都有規范的旅遊合同文本,合同中對于費用、行程等都有十分詳細的規定。一般來?,消費者和旅行社簽訂這類正式的合同都不會存在虛假、欺騙問題。
    據介紹,目前行業的虛假合同行為,主要是旅行社跳過國家標準合同文本而私下簽訂合同的行為,這類合同就是虛假合同,其隨意性大,消費者維權困難。業內人士表示,在一些一日遊、短途遊中,虛假合同依然存在,消費者往往難以鑒別。
    河南一家旅行社導遊徐薇介紹,出于惡性競爭的目的,一些旅行社確實可能私下裏降低價格。例如,旅行社和遊客商定好協議上簽訂雲南遊三千二百元,實際上遊客只需要支付二千五百元。蒙在鼓裏的遊客感覺佔了便宜,但他們不知道,旅行社承諾的旅遊項目會因此變得沒有保障,只有實際行程發生後才會知道之前簽的是虛假合同。
    在旅遊企業工作多年的黃齡?,「虛假合同」已經成為行業內的潛規則,遊客在旅行社購買服務時簽訂的是正常價格、不含購物的旅行團,而在旅遊過程中,導遊常以勸導、脅迫等多種方式促使遊客簽訂另一份購物合同。「導遊從旅行社接團的時候是要交人頭費的,所以就要想盡辦法讓遊客簽訂購物合同。」黃齡?。
    「對于這種合同應該嚴加懲處,但不能‘一刀切’地認為就是消費者明知虛假合同仍簽訂,多數消費者對旅遊行業並不了解。」段玉東?。
    「這種情況下簽訂的合同能讓遊客去承擔責任嗎?旅遊主管部門有什麼辦法去區分自願還是被迫簽訂的呢?是算虛假合同還是強制購物呢?」安徽合肥遊客張瑤?。
    北京大悅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郎克宇認為,虛假合同主要針對合法合同而言,即簽訂雙方明知合同書面意思並非真實意思的表達。但從法律角度來看,很難適用于低價遊市場,因為是否虛假的標準都是主觀判斷,只有簽訂者雙方才知道是否為真實意思的表達。
    法律專家指出,行政監管部門很難對虛假合同逐一取證判斷。並且,從監管時間段上而言,合同如果履行完畢沒有出事就很難監管,只有雙方出現爭執與糾紛,虛假合同才會浮出水面。

    焦點三:解決低價遊之患靠什麼?

    張偉強分析認為,「不合理低價遊」出現的根本原因,一方面是旅遊市場長期病態發展,導遊群體地位不高、收入不穩;另一方面是同質化現象嚴重,靠低價惡性競爭。記者查閱相關法律條例發現,我國對懲處不合理旅遊行為早有明確規定。二00九年五月一日起實行的旅行社條例明確規定,如有「欺騙、脅迫旅遊者購物或者參加需要另行付費的遊覽項目的」,對旅行社、對導遊人員、領隊人員都要進行相應處罰。在旅遊法中對此類行為也進行了明確的規定。然而,基層旅遊執法人員表示,由于實際追責過程中存在諸多困難,現有的法律法規並沒有發揮出預期作用。
    安徽省旅遊局一名工作人員反映,由于旅遊糾紛存在取證難等問題,監管部門多選擇大事化小的方式,大大降低了法律的震懾作用。
    山東大學管理學院教授王德剛表示,在抵制低價遊和負團費的行為中,消費者確實有義務參與,但旅遊部門是否有權力對消費者進行懲處需要考量。
    多位專家表示,在很多低價遊中,消費者的利益和人格尊嚴已經受到嚴重損害,如果再追究其法律責任不合情理。還有專家認為,在法律法規執行不力的情形下,把「板子」打到遊客身上,似乎有監管錯位的傾向。
    記者從河南、安徽、吉林等地旅遊管理部門了解到,目前,對于參與「不合理低價遊」和簽訂「虛假合同」的遊客如何處理尚無具體辦法,需要等有關細則出臺後再作研究,對于未來實際執行過程中遊客的反應、接受程度等尚無法進行預測。
    專家普遍認為,整治旅遊亂象應該提升旅遊市場價格透明度,為遊客購買服務時提供選擇的可能性。張偉強?,當務之急是強化地方旅遊部門的信息採集與發布能力,通過大數據分析給出一定區間的合理價格,讓遊客更充分了解信息。
    安徽大學旅遊係副主任李經龍認為,可以借鑒一些西方國家旅遊業經驗,改變一費制的旅遊市場報價現狀,將旅遊過程收費透明化。具體而言,就是參團費只包括住宿、大巴等硬性要素價格,涉及景點門票等彈性收費價格在旅遊途中由遊客自行選擇,讓遊客擁有更多選擇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