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倣畸形兒」出路何在?

監管部門組織打假行動追蹤

    【新華網北京電】假貨,向來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各級監管部門近年來組織了一輪又一輪打假行動,一大批制售假貨的不法分子受到懲處。
    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制假售假團夥也在跟監管者「躲貓貓」,打假難度越來越大。
    與此同時,制售假貨成了少數地方的「畸形GDP」。部分制假者擁有一流的?品制造能力和完整的銷售網絡,卻未能創造自主品牌,只能靠假貨飲鴆止渴,最終越陷越深,進退兩難。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在一些地方,由于打假「風聲」緊,假貨市場轉入「地下」。有的商家「挂羊頭賣狗肉」,演繹現代版「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位于上海七浦路的聯富服飾市場地下一層,與地鐵十號線天潼路站相連,市場裏多是小店鋪,破舊且檔次不高,其實裏面暗藏玄機。
    一名季姓「黃牛」帶記者來到一個賣皮帶的店面,店主出門拿貨前先將布簾拉起來。「黃牛」?:「不敢明目張膽地擺出來,政府會查的。」
    得知記者「想買‘名牌手表’」,「黃牛」把記者七繞八繞帶到另一個已經關門的商鋪,裏面擺滿了積滿灰塵的鞋盒。一個小夥子不知從何處拿來一個小盒子,裏面擺著十只名牌手表,包括「萬國」「寶格麗」等品牌,價格三千元至五千元不等。從商鋪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是在售賣倣制品。
    在上海另一個售假市場,記者來到一家外表普通的箱包眼鏡商店,貨架上的商品看上去都很正規。見四下無人時,商店老板在一面挂滿衣服的墻角,撥開一個僅供一人通行的小通道,進入裏間,推開一個堆滿貨物、完全看不出來是門的櫃子,露出一個四面是貨架、擺滿了假名牌箱包的「暗倉」,有「古馳」「LV」等國際名牌,價格大抵在一兩千元左右。
    此前,上海市曾對位于南京西路五八0號「淘寶城」內的三十余家售假店鋪集中打擊,當場查獲大量山寨名牌箱包服飾。辦案人員發現,這些售假者在店鋪門外,包括走道和大廳,都安裝了監控探頭。店鋪中實際面積非常大,設置三四道暗格,在最裏面的暗室還設置了一個約五“利益鏈”「」厘米高的逃跑通道。檢查人員來執法時,店鋪老板可鑽進這個暗道逃往隔壁市場。
    而在廣州桂花崗皮具市場,假貨「大本營」藏匿于廣州白雲世界皮具貿易中心周邊的民宅。
    在一名檔口老板帶領下,記者走進一處門牌號為「桂花崗三街一七號」的住宅樓。沿著昏暗狹窄的樓梯,老板推開幾個房間,只見裏面是燈火通明、裝飾精致的展廳,貨架上整齊擺放貼著「LV」「愛瑪仕」「普拉達」等世界級品牌標志的假冒皮具?品。各路商人在此川流不息,有的還來自非洲、阿拉伯、歐洲國家。
    附近的「金桂園樓盤」也有很多「假貨展廳」藏身。在草暖閣一00六號,記者發現大鐵門被撬彎,門把手粘著一張撕開的封條,上面蓋著當地派出所章印,是今年一月開出的查封條。拉客仔?,當時打假執法人員撬開門,並貼上了查封條。進入房間,只見裏面隔成了好幾個高倣皮具展廳。
    對這些開設在民宅裏的「假貨展廳」,監管存在操作難度。平時都是大門緊鎖,沒有熟人開門根本進不去。
    在各地市場,售假者都對「生面孔」保持高度警惕。

    在北京聚龍商城一家箱包店,店主向記者推薦一款「普拉達」女包,報價只要二百八十元,而同款正品專櫃要三千多元。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包括假冒國際奢侈品牌的女包,被「巧妙」藏在一只在售的大型普通旅行箱裏,混跡于一堆箱包中間,毫不起眼。
    在廣州白雲世界皮具貿易中心,一名商販壓低嗓門對記者?:「先交訂金,傍晚六點半後取貨。」知情人介紹,之所以選這個時段,一是因為監管人員基本下班;二是因為市場即將關閉,人員擁擠,現場監管難度大。

    打假未有窮期

    近年來,對制假售假不法行為,公安、工商、質監等各級政府監管部門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執法人員與不法分子鬥智鬥勇。
    二0一四年,全國工商和市場監管部門共依法立案查處侵權假冒案件六.七五萬件,涉案金額九.九八億元;向司法機關移送涉嫌犯罪案件三百五十五件,涉案金額四.八億元。
    與此同時,全國質監係統共出動執法人員一九一.四萬人次,查處各類質量違法案件七.七萬起,涉案貨值六十億元。
    因假貨備受困擾的一些電商平臺也加入了打假行列,並與監管部門合作。
    二0一四年底,國家質檢總局電子商務?品質量風險檢測中心檢測到「櫻花電器」有假冒偽劣的重大嫌疑,于是通過「神秘買家」取證,並與電商平臺溝通,從賣家追到假貨源頭,協調屬地質監部門立案了十九家制售假冒?品的生?企業,實現了電商?品質量問題的源頭處置。
    阿裏巴巴集團則招募了一批打假志願者,專門向淘寶網舉報各類假貨侵權行為,並將重大線索提交給監管部門。截至目前,已由此搗毀售假團夥二0四個,抓獲犯罪嫌疑人二百六十四人,案值四億余元。
    浙江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知識?權支隊隊長陳德懷?,利用電商平臺的大數據,結合公安機關的專業手段,可準確鎖定網上售假者。雖然他們往往採取經營地和倉儲地分離的作案手段,但公安機關通過大數據鎖定經營地後,可再循線追蹤,延伸打擊倉儲窩點和制假窩點。
    國家工商總局相關負責人表示:「雖然打假取得了顯著成效,但一些領域的侵權假冒行為仍然比較突出,總體形勢依然嚴峻。」
    國家工商總局提供的一份報告顯示,二0一四年查處的六千七百五十八件商標假冒案件主要有兩種類型:一是「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佔案件總數的四六.三六%;二是「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商品」,佔四三.二四%。
    這份報告同時指出,二0一四年,廣東、浙江、湖北、江蘇、河南、福建、上海、安徽、廣西、四川等十個省份查處的商標侵權假冒案件最多,共計二七三一八件,佔全年總數的七三.三九%。
    「同假貨的鬥爭,就是同人性的陰暗面作鬥爭,這是一場永久性的戰爭。」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接受記者採訪時?,「假貨就像病菌存在周圍的空氣裏,人類沒有因為害怕病菌而拒絕空氣,也沒有因此就容忍病菌的滋生,對待假貨也是一樣。對待病菌的正確態度,就是承認它,然後打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