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年偷越國境」事件真相調查

    【新華社北京電】十月的內蒙古草原,藍天白雲下,黃肥綠瘦。烏蘭浩特市的一所學校裏,十六歲的高一學生包蒙蒙坐在窗明幾凈的教室裏,專心致志地聽著老師講課。
    這位安靜內向的少年,就是BBC、《紐約時報》等西方主流媒體連日來報道的所謂「中國被拘禁維權律師之子失蹤」的主角。就在十天前,包蒙蒙還身處動蕩不安、危險重重的緬甸北部地區,與兩名意圖偷渡的中國籍成年男子一起被緬甸警方截獲。
    一個無辜的孩子,為何被裹挾進偷渡事件之中?他經歷了一場怎樣的驚險「旅程」,才平安回到監護人身邊?西方媒體為何要大張旗鼓地拿這起事件做文章?其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目的和陰謀?

    美麗謊言暗藏禍心  無辜少年竟成籌碼
 
    包蒙蒙的父母包龍軍、王宇,均是公安機關正在查辦的北京鋒銳律所案的犯罪嫌疑人。兩人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後,根據監護人的請求以及包蒙蒙本人的意願,並考慮到能夠讓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顧,包蒙蒙回到出生地、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隨姥姥和小姨生活。在政府安排下,包蒙蒙進入當地最好的高中就讀。
    九月下旬,國慶中秋雙節將至。同學們都在談論著即將展開的假期旅行,包蒙蒙也想出去走走。但父母都不在身邊,他也不好意思向年邁的姥爺姥姥開口,就打算在姥姥家溫習功課。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給了他,說要帶他出國。
    打電話的人叫唐志順,這個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主動聯係包蒙蒙。
    「他(包蒙蒙)有一次神秘地告訴我,說以前在北京的時候,有一天走在街上,有一個人拉住他了,說要拉他出國。他說挺嚇人。」包蒙蒙的老師說。
    這次經歷讓包蒙蒙心有余悸。誰也沒想到,包蒙蒙到烏蘭浩特上學之後,唐志順又以他父親朋友的名義找上了門。
    「他(唐志順)跟孩子通話,?他在賓館,找他去賓館??話。我?不行,別讓生人來找你,怕他出點啥事。」包蒙蒙的姥姥回憶,「我趕忙追到樓下,想問他上哪兒玩,什麼時候回來,得告訴我一聲,給我打個電話,可孩子一下樓就沒影了。」
    「孩子一直沒給我來電話,到四、五號我就有點擔心了,到了七、八號上學還不回來,一直沒信兒。」包蒙蒙的姥姥說。
    唐志順究竟把包蒙蒙帶去了哪裏?為什麼幾次三番?要帶孩子出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記者了解到,包蒙蒙的母親王宇、父親包龍軍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調查,王宇等人所謂的「維權律師」的身份,在境外一些組織和個人看來,無疑是攻擊我國政府的好機會。
    王宇對此予以證實。她?,「首先我跟這些組織沒有任何關係;孩子是未成年人,跟這些組織也沒有任何關係。大概他們會讓孩子在媒體上發聲,?中國政府一些不好的事情。」
    據警方調查,唐志順在參與這件事情之前,已經在境外組織的幫助下,將自己的家人安排到了國外。作為交換條件,將王宇的兒子偷渡出境,就成了他必須完成的任務。

    假身份+黑摩的 跨越千裏冒險偷渡
   
    在境外組織的策劃下,再加上誘人的利益交換,唐志順對偷渡用盡心思。一名才十六歲的孩子,又怎能抵住大人的花言巧語?包蒙蒙很快就答應跟著出國。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這個「唐叔叔」要帶他走的這條路早已精心設下,並且充滿了陷阱、欺詐和危險。
    警方提供的視頻等資料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供述,還原了這一「旅程」:
    十月一日八時,包蒙蒙從姥姥家打車到機場與犯罪嫌疑人唐志順會合。
    十時,唐志順、包蒙蒙從烏蘭浩特機場登機。監控畫面顯示,包蒙蒙在等待安檢時往後退了幾步,似乎是有些猶豫。原來,唐志順手裏拿的戶口本並不是包蒙蒙的,他要包蒙蒙冒用別人的身份登機,這對于一個剛剛十六歲的未成年人來?,顯然難以輕松承受。
    十二時,唐志順、包蒙蒙到達呼和浩特白塔機場。
    二日零時,兩人飛抵雲南昆明長水機場,在機場與先期到達的犯罪嫌疑人幸清賢和其妻子何某會合,四人乘坐一輛轎車離開。
    據介紹,負責在昆明接應的幸清賢家住四川成都,在境外組織的授意下,他和妻子何某提前來到昆明,並且在當地租了一輛汽車。他們接到唐志順、包蒙蒙之後並沒有停歇,連夜開車趕往西雙版納。
    八時,經過八小時的連夜趕路,四人到達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區,入住酒店。
    十二時,四人在酒店休息了幾個小時之後,四人離酒店,再次開車啟程。
    十五時,四人到達中緬邊境的打洛口岸,驅車直接去往國門。由于沒有合法的出境手續,四人到達口岸之後,幸清賢的妻子何某便駕車離開,唐志順找到當地一個黑摩的司機岩某。據岩某交代,幸清賢帶著包蒙蒙,就是乘坐他的黑摩,穿過鐵絲網偷越國境的,每個人的車費是二00塊錢。
    十七時,犯罪嫌疑人幸清賢帶著包蒙蒙乘坐黑摩的偷越國境,唐志順乘坐另外一輛摩托車單獨偷越國境進入緬甸動臘。三人先後到達後,入住動臘巴萊酒店。
    三日上午,三人退房離開巴萊酒店。
    五日十八時,三人調換了另一家華都酒店入住。
    六日九時,三人在動臘一個農貿市場內被緬甸警方控制,隨後移交中國公安機關。
    自此,包蒙蒙的這段神秘旅程被終止。用花言巧語騙取孩子信任,冒用戶口蒙混過關,三番五次調換賓館,利用多個手機並不停換號碼,戴帽遮臉出入機場,搭乘摩托穿越國境……機關算盡的唐志順等人,最終還是落在了中國警方手裏。
    「從十月一日早上乘坐飛機離開烏蘭浩特,到第二天下午五點入住緬甸的酒店,這起精心預謀的偷渡計劃,在短短三十多個小時的時間裏全部完成。」民警分析指出,為了此次偷渡,有人早就安排好了各個環節,從乘坐飛機的他人證件,到路面接應的交通工具,絕不是唐志順一人能夠辦到。
    另據介紹,出于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中國警方在已經掌握證據的情況下,並沒有對外公布唐志順等人涉嫌偷越國境的行為,但一些境外網站卻很快爆出了消息,甚至連三人在緬甸所住賓館的房間號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可見是早有謀劃。
    和大多犯罪嫌疑人一樣,唐志順等人被公安機關以涉嫌偷越國境被控制後,進行狡辯:相互間原本不認識,只是在路上認識的;不是主觀故意要偷渡出境……後來,在大量的視頻證據和證人證言面前,唐志順等人不得不交代了他們裹挾包蒙蒙偷越國境的全部犯罪事實。
    警方多方查實,這次行動的幕後策劃正是在境外的某股反華勢力骨幹汪某和徐某某等人,他們為了將包蒙蒙從中國偷渡出境,私下聯絡多國關係人參與該行動,並籌措了活動所需資金。徐某某雇用了泰國一個名叫「阿順」的蛇頭負責偷渡出境。其中,境內關係人負責將包蒙蒙從內蒙古帶至雲南,「阿順」負責將其從雲南西雙版納偷渡至緬甸大其力口岸,再從緬甸偷渡至泰國,最後轉道至某西方國家。
    家人憤怒譴責:

    不要再傷害我的孩子

    本是一件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涉嫌偷越國境案件,一些境外網站甚至是部分西方主流媒體,卻不惜搭上公信力,刻意歪曲事實、大肆炒作,個別國家官方還迫不及待地跳出來指手畫腳:敦促中國政府遵守國際人權承諾,保護這名未成年孩子的健康和安全。
    究竟是誰在拿孩子當「籌碼」?究竟是誰真正在傷害孩子?事實擺在眼前,孩子父母的感受更能?明問題——
    作為孩子的父親,包龍軍得知有人帶著兒子偷越國境後,立即情緒失控,不斷大聲追問究竟是誰帶走了自己的兒子。而王宇得知這個消息後,更是一度昏厥過去。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包龍軍憤怒地譴責這種行為,「他們帶著孩子偷渡,多危險呀,這種方式就是害我兒子!」
    「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由我來承擔,不應該牽扯到孩子。我是對這種行為強烈譴責的,這種方式非常危險,也是非法的,我是對這種行為非常不滿。」王宇反復強調。
    據了解,無論是王宇還是包龍軍,抑或是孩子的姥姥和小姨,對于包蒙蒙被裹挾偷渡一事事先均不知情,他們也不希望有人拿自己的兒子來炒作他們的事情。
    「公安機關對我兒子的保護,我們作為家長非常感謝。」王宇聲明,「我和這些組織是劃清界限的。我不希望有人利用這個事情來攻擊中國政府,我這個事情由我自己來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