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萍蹤飄逸》受歡迎說起

林炳輝

  從泉州來訊獲悉,專欄作家逸萍女士的新書在僑鄉深受歡迎,泉州市圖書館並各縣區圖書館、泉州經貿學院等大專院校以及作家協會收到新書後,都說又是菲華的一份「精神食糧」。華僑大學博士生蔣婷高興地說:「我正擬寫一篇菲華文化論文,《萍蹤飄逸》正好提供參考。」
  《萍蹤飄逸》的題材豐富、視野廣闊,作者涉足世界許多地方,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這視乎是與以往發行大陸的書籍的不同之處。
  多年來,菲華數度「出書熱」,每每有一大批書在大陸尤其在泉州發行,很受故鄉人的喜愛,有的還在泉州舉行發行會、座談會,如「溫陵氏作品座談會」、「一民作品研討會」和《菲中作家作品選》發行式等。
  相比之下,在菲華舉辦的作品座談會次數之多、之熱烈氣氛諒必就不如故鄉了。
  難道是「牆內開花牆外香」?
  也不盡然。菲華是典型的商業社會,許多人忙於生計疲於奔命。靜下心來讀書、座談、研討,似乎太「奢侈」了吧。再者菲華文藝社團眾多,不像大陸那樣有個統一的有權威性的「作家協會」,具有號召力。
  筆者以為,更重要的還是對作品「交流研討」的重要意義認識不足。不交流、不提高,「文章自己的好」,各人自掃門前雪,也才產生
  「狗屎不服皮鞋,皮鞋不服狗屎」互不服氣、自以為是的現象。
  現在世界文學的發展也是十分驚人,多元化尤其是「網絡文學」的異軍突起,令人不進則退。關閉他人,其實也是關閉自己,只能是孤家寡人、孤芳自賞。在此馬年到來之際,但願菲華文壇「萬馬奔騰」,像文友逸萍那樣個個有新作問世,獲得創作上更大的豐收。
  《萍蹤飄逸》的出版為菲華女性文學打開了一扇嶄新的窗口。菲華女性文學前途廣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