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教授與包工頭

書 欣

  幾個月前筆者塗了一篇短文:《教授與包工頭》,引起一些讀者的共鳴。教授是學術殿堂讓人尊敬的人物,為人師表,一向受到人們的尊重和敬愛,近期屢遭各方責難,不是沒有原因的,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某些高校教授,衣冠楚楚,學術道德卻讓人不敢恭維。
  教授的職責是傳授學問、從事學術研究、著書立說,為人表率。韓愈在《師說》一文裡對教師的職責這麼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他又說:“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欲人之無惑也難矣!”如果以這樣的標準來看待當前的某些教授,他們有資格稱得上教授嗎?
  談到教授,人們就聯想到做學問。那麼現在的教授還做學問嗎?從表面上來看,某些教授在高校“安身立命”,但是心思不在學校,早已飛到校外十裡洋場去了。能夠安下心來做學問的教授不能說沒有,但是寥寥可數,大多數隨著“商海”大潮走,甚至一去不回頭。
  現在中國經濟發達,經費充裕,拿到一個科研項目,少者幾十萬,多者幾百萬。教授拿到專案後,分給學生們做,自己充當“工頭”。一旦完成項目,給學生們分幾塊錢,自己拿大頭。君不見,一個教授的薪水有多少,但是大多數都有洋樓汽車,生活優裕,至於“產品”是否科學,水準如何,只有天曉得!
  現在社會上把教授比作“包工頭”,那是更恰當不過了。其實這也難怪,清心寡欲的教授發不了財,只有“包工頭”才能錢財亨通,只要有利可圖,充當“包工頭”又有何妨?
  其實根據中國人的傳統,對教師,尤其是對教授,社會是非常尊重的。例如:對蔡元培、魯迅、胡適、錢鐘書、錢學森等人,人們是非常仰慕和尊敬的。究其原因,他們都是學問淵博、道德高尚的學者,這樣的人才值得尊敬。目前那些孜孜不倦追逐蠅頭小利的“包工頭”,有什麼值得人們學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