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石光中學笑傲泉州

陳德暖

  雖然人老歲月流逝,但往事難忘。人到老年都喜歡回首昔日往事,回首往事其樂無窮。越老越喜歡想「當初」,眷戀孩童時天真活潑,無憂無慮,洋溢著溫馨的窗誼感情,師生之誼的校園生活都歷歷在目,情不自禁想起孩童時在校的歡樂時光,心中感恩不盡。
  一九四九年七月筆者在泉州晉光小學畢業保送到省晉中(現泉州五中)讀初中,由於我在泉州的三位哥哥都已先後離開泉州,筆者年小不能自立,不得不放棄曾夢寐以求的名校省晉中,回到離家較近的石獅石光中學讀初中。當時石光中學剛創辦三年,校舍大部份是木結構平房,設備還不完善,但名師薈萃,俊彥雲集,師資實力雄厚。讀了還沒有半學期,可恨的台灣國民黨政府的飛機轟炸石光中學旁邊的牛墟(當日是牛墟日),造成校園沒有安全感,筆者因此當逃兵而休學。第二年為了安全計,學校遷到離石獅不足三公里的靈秀山金相院古剎。筆者復學了,當時交通不便,石獅到金相院是崎嶇不平的爬山小路,學校設備搬運全是師生自己動手,人扛肩挑,一天來往數次,從平地搬到山上寺院,少不了荊棘滿途,酸甜苦辣可想而知。但同學們在搬運時,歡聲笑語,疲勞一掃而空。
  金相院是一座著名寺廟,依山傍水,山清水秀,風景如畫,綠樹成蔭,是一片清新怡情的凈土。當時剛解放不久,寺裡還有和尚和尼姑,宿舍前一棵枝葉茂盛的玫瑰樹特別引人注目,特別可愛,盛開了無數多彩艷麗的玫瑰花朵。玫瑰花為食藥兩用之品,又是人們喜愛的觀賞花卉,我們這些寄宿同學屢犯校規,晚上常去偷摘玫瑰花果乾當茶泡飲,嚐一嚐玫瑰茶清醇可口風味,回味無窮。寺院環境優美,青山綠水,烏語花香,格外寧靜,是理想的求學之地,濃濃書香溢滿校園(寺院)。美中不足的是寺院小,難以滿足一間中學幾百位師生的需求,沒有宿舍,我們寄宿生只能與大佛為伴,與小佛為伍,睡在大小佛旁邊。起初有些害怕難以入眠,但不得不適應環境,加上受到破除迷信的教育,也漸漸適應習以為常了。
  半年後,學校遷回石獅,許多同學流連忘返,感到山上快樂的時光總是匆匆,太匆匆,有點依依不捨告別美麗而純凈的金相院。
  石光中學最美、最讓筆者刻骨銘心難以忘懷的就是那些學問淵博令人尊敬的師長們。石光中學是僑辦學校,資金充裕,條件好,以具吸引力的僑辦中學名義在省內外招賢納士,延攬多位閩南籍的學問淵博之士,以及七位外省籍的飽學之士,如王啟民、孔繁貴、葉德民、陳作英、王漫雲(女)等。千兵易得,一將難求,尤其幸運地延攬了名牌大學教育系正宗科班出身的教學精英奇才何耀如(福州閩候人)任教務主任,這是很難得的。他組織能力強,經驗豐富,溫文儒雅,人格高尚,平易近人,博學多才,哪位教師因事請假,不論哪一科他都能輕易代替,他德高望重,在老師和同學中有崇高的威信,他旗下的師資團隊,數理化教師個個精,文史地教師個個強,每一位教師都精通各自所教學科,全體教師志同道合擰成一股繩,群策群力為提高教學質量而努力。
  一九五0年學校搬到金相院,高中部因故停辦,高中教師三年沒調動,許多老師受屈大才小用,以學問淵博的高中教師教初中。良師出高徒,我們那一屆初中畢業生學習成績特別優秀,捫心自問,這不是筆者自我吹噓。一九五三年我們那一屆同學參加泉州中考的成績可為證實。泉州中考成績榜發佈,石光中學中考成績在泉州獨佔鰲頭,第一名到第十五名全是石光中學學生。有些同學孩子氣自誇地說,石光中學此次中考打遍泉州無敵手,這是當時石光中學師生始料不及的奇蹟。一間學校中考獨佔前十五名,這在泉州可能絕無僅有,石光中學此次中考成績笑傲泉州。默默無聞的石光中學初出茅廬,創辦只七年,參加泉州中考就一嗚驚人,初露鋒芒,從此石光中學聲譽鵲起,聲名遠揚,一夜成名,大大提高了石光中學的知名與美譽度。
  這是石光校友的光榮,也是石光母校的驕傲。此屆石光初中畢業生,大部份被泉州五中及其它公立學校錄取,而且,高中畢業後參加全國高校統一招生考試,大部份被全國重點大學(包括清華大學)錄取,連高中畢業於私立學校的同學(如地主子弟)也被國家著名重點大學錄取。這一切證明我們那一屆初中畢業生成績是多麼優秀。石光母校辛勤耕耘結出豐收的碩果。飲水思源,永誌師恩,這一切應歸功於母校石光中學栽培,歸功於恩師們,我們是恩師們灌注多少心血培植出來的芬芳桃李。筆者深受母校的熏陶,身為石光人,為母校感到光榮、自豪與驕傲。千言萬語道不盡對母校與恩師的感恩之心和感激之情。母校與恩師,謝謝您!懷念您!永遠愛您!
  「夕陽無限好,惜已近黃昏」。追憶遠逝的歲月,免不了要回想同窗知己,回想時無限依戀。離開母校石光中學至今已超六十載春秋,同窗知己也大都已年逾古稀,都已子孫繞膝。同窗知己有的已經遠走了,有的正在幸福頤養天年,有的纏綿病榻,有的正在展期(輕微運動加養生),有的不知去向,想起來令人五味雜陳,令人心酸,思念不已!
  「讓我們以母校業績為榮,發揚光大石光精神,譜寫更加華麗的新篇」——這是旅菲石光中學校友會本屆(35—36屆)理事長施純程學弟對旅菲校友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