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是非,盲幹不行

——台灣學生的暴力行為述評

  台灣學生和民眾上周日晚推翻鐵馬,攀梯從視窗進入“立法院”江宜樺辦公室,倒懸青天白日旗,翻箱倒櫃,宣佈佔領“立法院”。在場員警阻止學生和民民眾的行動,並逮捕肇事者,驅離學生和民眾。警方後來動用鎮暴水車噴水清場,淩晨五時全部淨空。
  這是學生佔領“立法院”後,一部分激進學生和民眾轉移目標,衝擊台灣最高行政機構,在歷史上是第一遭。警民爆發激烈衝突導致一百多人受傷,十九人送院治療,其中包括學生和員警。
  對行政機構遭到衝擊後,江宜樺表示痛心,但果斷下令內政部出動警力加以驅散。馬英九譴責暴力行動,表示支援江宜樺的決定。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前主席蔡英文、謝長廷和遊錫堃等人,淩晨到廣場慰問學生,呼籲理性抗爭,後和學生一起離開現場。
  台灣和大陸去年六月二十一日簽署《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服貿協議),雖然說本著互惠的原則,大陸對台灣開放八十項服務貿易,台灣對大陸開放六十四項,本來這是對台灣有利的一項協議,但是民進黨出於政治上的考慮一直加以反對,導致該協議迄今未能在“立院”加以通過。
  “立院”空轉了九個月後,最近又討論服貿協議,民進黨“立委”佔領主席台,不讓審議,後朝野進行協商未果。在一些政客和教授的鼓動下,學生和民眾佔領最高立法殿堂,阻止立法程式。“立院”被佔領的第六天,發生了衝擊和佔領“行政院”的事件。據報導,發動佔領“立院”和“政院”的學生領袖,大都是綠營的“政二代”。
  本來服貿協議對台灣較為有利,為什麼發生攻佔“立院”和“政院”的暴力事件?據分析,大概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目前的大學生大都是一九八零年代出生的,大約有二十歲左右,一腔熱血,敢當前鋒,因受到一些有政治背景的學生領袖的影響,演出了一場不堪入目的暴力行動;
  二、馬英九執政後推行一系列政策改革,傷害到一部分民眾的利益,如油電雙漲、削減軍公教退休金,等等,導致民眾不滿,目前的支持率只有百分之十七點一。現在一個大學畢業生的薪水只有二萬多一點,因看不到前途,導致大學生的不滿和對馬英九政府的失望;
  三、在民進黨和一些有政治背景的教授的鼓動下,學生和民眾出現了盲從的情緒和傾向,反對服貿協議,後來演成反對馬英九政府的暴力行動。這個時候,反服貿協議的學生和民眾的初衷已經變質,成為一場不分是非的暴力行動。
  服貿協議是否對台灣有利,可以一條一條進行討論,無需採取違反民主精神的暴力行動。有人指出,到底服貿協議包括那些條款,真正瞭解情況的學生不多,他們都是人云亦云的受害者。如果馬英九施政不能令人滿意,也可以採取理性的行為進行批評和建議,甚至示威遊行,沒有必要採取暴力行動。台灣不是自稱為“民主典範”嗎?以暴力訴諸政治要求是可恥的。服貿協議到底對台灣有利還是有害,應該回歸民主程序,通過辯論、民主協商或表決來解決,採用街頭暴力手段不能解決問題,只能給台灣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