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FF的問題

  菲武裝部隊在二月二日上午宣佈,其從一月二十七日開始的,對摩洛國伊斯蘭自由戰士(BIFF)的執法行動,正式結束了。
  根據媒體報導,這次對BIFF的執法行動,被稱為黑馬行動(BLACKHORSE OPERATION),由菲武裝部隊和菲國警組成。該行動原本計劃進行三天(至一月二十九日),但後來延長了三天至二月一日。菲武裝部隊據報是在一月三十一日佔據了BIFF在馬銀沓佬省沙里夫˙富頓那˙武斯沓法社干沓描籠涯的主要營地,並於二月一日在該地區插上了菲律濱國旗。
  在這次的所謂執法行動中,軍方說共取締了一百○一個BIFF成員,其中五十二人被殺,四十九人受傷。此外,據報有四個BIFF的營地和一個IED(臨時拼湊爆炸裝置)廠被軍方佔據。
  另一方面,在政府方面,只有一個士兵被殺,另二十人和八個平民受傷。
  政府部隊這次同BIFF達一星期的激戰,報導導致九千四百六十五個家庭或三萬五千三百三十四人疏散,他們來自馬銀沓佬省的四個社和北古達描島省的一個社。
  必須指出,關於這次棉蘭佬(主要在馬銀沓佬省和相鄰的北古達描島省)最近爆發的政府部隊和BIFF之間的戰鬥,現在事態已比較清楚。原來這是一次政府採取主動向BIFF發起的攻勢,據報出動了一千五百的士兵。
  較早,在戰鬥剛爆發和媒體開始報導時,由於它發生在政府和伊解於一月二十五日在吉隆坡簽署了摩洛國框架協議的最後一個附錄之際,加以媒體初期的報告並不那麼清楚,說不清戰鬥是怎麼爆發的,在許多人的印象中,包括我們,皆以為是反對伊解同政府和談,從伊解分裂出來的BIFF發起的對該和平程序的破壞行動。
  但現在算是搞清楚了。這次軍事行動,實際上是亞謹諾政府事先早有準備的計劃,在政府同伊解完成和平談判,簽署最後一個附錄後,主動對BIFF發動的。其目的也很明確,就是要取締BIFF這個反對和平程序的武裝叛亂集團,以防止它破壞和平協議。事實上,亞謹諾總統本人在一月二十九日即公開作出這樣的表示。
  必須指出的是,政府這次對BIFF的軍事行動,包括其延期事先得到負責監督棉蘭佬停火的兩個機構國際監督隊
(IMT)和特別聯合行動團(AHJAG)的同意和批准。而軍方二月二日首次透露的所謂執法行動之黑馬行動,也
表明這是一次早就準備和計劃的軍事行動。它雖然是以執法行動的名義進行的,即為了對一些BIFF的成員執行逮
捕令,但從當局出動一千五百軍警的規模進行這次軍事行動或攻勢,實際上是對BIFF的進剿行動。這一點從軍方
佔據BIFF的四個營地可明顯地看出。
  從這次戰鬥雙方的傷亡人數和戰果看——主要是根據軍方的報告,政府方面顯然大佔優勢,在軍事方面只付出很小的代價,雖然從受影響的平民,有三萬五千多人得逃離家園疏散避難,其代價也是不小的。
  但問題卻在於,通過這次軍事行動和主動出擊,BIFF或這個和平程序的據稱破壞者之問題是否就能解決?BIFF
的力量是否就被根除了?對棉蘭佬,特別是中棉蘭佬的和平的威脅是否就消除了?答案當然不是這麼簡單。
  從伊解分裂出去的這個BIFF究竟有多大力量或兵力,我們至今沒有一個準確或可靠的數據,一般的估計說是一千人。比起伊解的一萬二千戰士,這當然只是一股很小的力量。但是,同只有四百人左右,主要在蘇祿群島活動的亞布沙耶夫集團,這股BIFF的力量卻又是比較大的。可是,即使對付亞布沙耶夫這股力量較小的叛亂集團,政府用了十多年的時間也還遠遠談不上解決,其威脅至今猶存。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BIFF的問題也是不那麼容易解決的,更不是只通過一星期的軍事行動就可解決或給予殲滅性的打擊的。而大家知道,這個BIFF的問題不解決,還有摩洛民族解放陣線的問題,其發言人蔭萬雷˙方丹尼惹二月二日宣稱,摩解將進行科索沃方式的鬥爭,以達致宣佈獨立的目的;棉蘭佬的問題,其和平及發展,看來並不會因政府和伊解簽署全面和平協議就能夠解決和有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