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護短讓事實說話

  亞謹諾總統昨天表示,有人以掠奪罪提控他,這是可笑的。他說,掠奪罪的一個要素是利益。他並沒有從任何事情中獲得利益,怎麼會涉及掠奪罪?此外,他還為同樣被控掠奪罪的農業部長亞加拉辯護,表示他擔任農業部長期間的成績不錯,他有權利被假定是無辜的,直到證明他是有罪的。
  還在去年十月間,菲律賓農民運動以涉及百億比索“政治分肥”弊案為由,向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提控亞謹諾、亞加拉和亞描三人。該組織的理由是,內閣成員犯錯,總統應該負責。最近,農業部屬下的國家農商公司被揭發涉及十七億比索“政治分肥”醜聞。
  預算部長亞描涉及加速開支計畫醜聞,而農業部長亞加拉被指在擔任眾議員期間涉及三百五十萬比索“政治分肥”弊案,因他們是內閣成員,因而把亞謹諾總統也一起加以控告,這在道理上說不過去,在法律上也難以成案。此外,以目前亞謹諾的聲望以及他對眾議院的有力控制,菲律賓農民運動對他的控告難有成功的希望。
  針對各方對亞加拉部長的指責,亞謹諾表示,他的工作是有成績的,維持了大米價格穩定,即使去年中部遭到颱風“尤蘭遝”的襲擊,大米價格並美有發生波動,也沒有增加大米進口。他認為,應該權衡功過得失,他對亞加拉還是信任的。
  控告亞謹諾總統犯了掠奪罪,的確有點牽強,閣員有過失,總統應付一定的責任,但是說他也犯了掠奪罪,難以獲得民眾的支持。不過,對一個閣員的評價,也不能因他在某方面有成績而為他開脫。既然不少人指出他涉及三百五十萬比索“政治分肥”弊案,就應該實事求是進行調查,而不能一味為他辯護。這麼做也是難以服眾的。
  《今日馬尼拉旗幟報》昨天報導,亞謹諾、亞加拉和亞描,在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的四起案子中,分別以掠奪罪、貪污和不稱職罪名遭到控告。這說明,除了菲律賓農商公司外,還有三個團體對他們提出同樣的控告。
  根據菲律賓農商公司職員敏多莎和加加爾揭發,包括茵里禮等四名參議員在內的八十三名參眾議員涉及十七億比索的“政治分肥”醜聞。此外,在百億“政治分肥”弊案中,一些不法議員通過農業部把他們的撥款轉向一些偽造的非政府組織。國會少數党議員表示,農業部長的亞加拉應該請假停職。
  針對反對派關於選擇性辦案的指責,總統府一再為自己辯護,表示這不是事實,並舉出一些例子,表示包括前海關局長比亞順、技術教育與技能發展署主任主任未連蕊描等人在內的十九名盟友也受到調查。既然大公無私,不是專辦反對派人士,那麼針對亞描和亞加拉等人的案子,總統府應採取公正公平的態度,不能一直護短,為他們背書。要知道,這是很危險的,如果今後證明他們犯了錯誤,那時候將如何自圓其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