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糧的憤怨

許雲

    富麗堂皇的名牌鞋店裡,銷售員阿南的臉色就如他手上的那雙黑皮鞋一樣黝黑。他飽滿的雙下巴加鼓鼓的兩腮彷彿有一股難以下嚥的怨氣在肚腩與心口間徘徊,並間斷性地發出不囂的聲音。可能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他突然爆發了一句:「我現在就去辭職!」旁邊的同事八卦地關心一句:「為什麼不做啊?昨天才出了三月份的糧啊!」打工就是為了求財。一般人月頭都會比較開心,資金比較充足,繳費的繳費,還貸的還貸,還可以買些預謀已久的東西。阿南卻怨氣衝天,一邊整理店裡的鞋子,一邊抱怨不停。
    阿南理直氣壯地說:「就因為出了糧我才更憤怒!我也是微威國的國民,為什麼我的工資像勞工?」阿南的血壓隨著他的聲量攀升,滿臉通紅,大力地呼氣,似乎想將一起飆升的怨氣和怒氣排出體外,卻無法宣洩。
    阿南的工資是由經理決定的,當他發現跟他同期進來的同事工資都比他略高一點時,他那股怨氣便萌生了。阿南的糧由兩部分組成:基本工資,就是通常所說的「勞工價」,再加上銷售鞋子的佣金。這樣的設置是為了提高員工的銷售積極性,合情合理。但阿南每次出完糧似乎都是火冒三丈,帳戶上的那一排排數字深深地刺痛了他的雙眼——它們本該更多。
    阿南上班的公司是微威國裡一間連鎖銷售鞋子的公司,為了降低勞動成本,請了很多外地勞工。阿南覺得很不公平:我出著最低的糧,做著最多最累的活,那些同事不想去做的事情全推給我去做,這樣的情況還要維持到什麼時候!他曾經找經理反映過,希望可以得到改善,但得到的答案是:你不想做就走,公司可以請工資更低的勞工!
    阿南一邊整理剛送來的一批新鞋子一邊想:我的工作又多又累,試用期過後才加一百個大洋,根本是入不敷出。他悶悶不樂地嘮叨了一句:「昨天我女朋友幫我計算,為什麼同在離島上班,工資就差那麼多?她還說我沒出息,以後十年都別想買房子。」同事終於明白了,一定是他的男性尊嚴受到嚴峻的挑戰才會催化出這股來勢洶洶的怨氣。
    這時,有一位客人指著一雙拖鞋向阿南問價格,阿南跑到顧客跟前報了價格後,順便介紹了另兩雙拖鞋。剛好這時經理從他面前走過,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他一眼,似乎沒有看到他的存在。經理已經換了便服,準備下班。阿南便猶豫著要不要跟經理說辭職的事,但經理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是不是明天再說公事會更好呢?
    正在這時,阿南的顧客突然問他有沒有真皮皮鞋,阿南說有,手正準備拿起一隻高級皮鞋,卻被經理叫住:「阿南,把這些鞋子放回倉庫,快點!」經理指了指他前面那些新送來的鞋子。阿南又氣又無奈,簡直到了說不出話的地步,七竅生煙地抬起那些鞋子走向倉庫。
    等他從倉庫出來的時候,看到經理在幫那顧客結賬,手上拿的便是剛才他還沒能及時拿起來的那雙高級真皮皮鞋和拖鞋。很顯然,那批新來的鞋子根本不該在未記錄前急於放進倉庫,經理支開阿南的目的是為了去幫阿南的客人介紹真皮皮鞋。現在,那客人已經變成經理的客人,那筆交易也很自然地算到經理帳裡去了,連帶阿南推銷的那雙拖鞋也沒有倖免。佣金就這樣被經理搶了,這個月的指標……阿南似乎看到自己銀行戶口上的數字又在不斷減少,忍無可忍頓時下定決心:現在就去辭職!
    等顧客結完帳後,阿南向經理說:「經理,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說!」經理的回答卻是:「你沒看到我已經下班了嗎?我有急事,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就笑著走了。阿南愣了愣,接著一拍桌子說:「下了班還搶我的客!有急事還幫客人慢慢試鞋子!」一怒之下便脫口說要去找總經理告發。同事嘴上勸說他不要那麼衝動,心裡卻暗想:這次有好戲看了。
    兩小時後,阿南默不作聲的回來繼續工作。同事好奇地問他告發了嗎?辭職了嗎?他說還沒有!同事追問,他說總經理一直在開會,根本沒見到,後來不耐煩地走了!按阿南的話說:等一個多小時,想開了,氣也消了,現在市道不好,還是先做做吧!就當是四月一日這天開了一個最滑稽大玩笑吧……
    勞動節那天,阿南的臉色依然像包公一樣,看著四月的佣金被經理侵吞了一大半突然怒髮衝冠,堅持著要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