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芬·李一案疑團重重

  涉及六十六億比索住房發展互助基金(俗稱愛心基金)集體詐騙的黎芬·李一案,昨天在邦邦牙省地區審判法院第四十二分庭開庭,針對他的指控,他在庭上聲稱無罪。庭訊後,他又被送到該省的監獄關押。
  昨天傳訊時,法官黎耶斯令黎芬·李出庭,此舉讓他的律師黎未拉感到驚奇和不滿。他們本來提出一項動議要求法官黎耶斯加以回避,但是法官卻沒有對他們的動議作出回應,反而令控辯雙方協商和解。他認為,他的當事人的案子可能被列為民事案。
  黎芬·李一案自始至終疑團重重,讓人如同霧裡看花分不清青紅皂白。他被捕前,上訴院法官一度下令銷案,但是邦邦牙省地區審判法院的逮捕令仍然保持有效,最終導致他於三月六日被捕。
  他被捕後,一名具有影響力的人物(後來證明是東密三密斯省眾議員烏馬利)竟然打電話給國警總監布裡斯馬為他說情。第二天,帶領杜義斯別動隊對他進行逮捕的資深警官加巴竟然被解職,讓他大為惱火。稍後,國警總監布裡斯馬召開記者會宣佈這是對他擢升的前奏,使他破涕為笑,向他的上司感激涕零。
  逮捕了長期逃亡的詐騙案主犯當然有功,應該加以擢升,但是在記者會上卻宣佈把他解職,然後解釋說這是調職,目的是要升他的官,這樣的提拔幹部讓人不解,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
  黎芬·李被捕後,上訴院法官竟然對他頒發人身保護令,下令警方把他釋放。後來,大理院又頒發臨時禁令,上訴院不得不取消對他頒發的人身保護令,維持邦邦牙省地區審判法院此前簽發的逮捕令有效。
  涉及六十六億比索金額的集體詐騙案是一起大案,但是卻有人為他說清,上訴院法官竟然為他大開方便之門,把集體詐騙案降為詐騙案。他被捕後,上訴院竟然頒給他人身保護令,企圖使警方的努力化為烏有。從這些事例來看,黎芬·李的人脈甚廣,在政界和司法界都有保護傘,如果不是高院頒發臨時禁令,他可能已經逃之夭夭。
  這個案子又涉及朝野之間的糾紛,在野黨企圖利用這個案子大做文章,以便扭轉最近在百億“政治分肥”弊案的被動局面,並為二零一六年大選製造輿論,壯大自己的聲勢。
  副總統敏乃現在是住宅與城市發展協調委員會主席,又兼任住房發展互助基金主任,黎芬·李被捕後,他馬上發表談話,表示有人他說清。後來事態明朗化,烏馬利是自由黨財政,又是亞謹諾總統的盟友。敏乃的揭發固然是職責所在,不過,他的用意如何不難明白。
  現在黎芬·李一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式,由邦邦牙省地區審判法院第四十二分庭審理。那麼,是集體詐騙案還是詐騙案,是民事案還是刑事案,這關係到此案的性質和最後結果。法院如何審判?政府對此案的態度若何?都是各方關注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