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貴全力反擊不過仍難脫鉤

  司法部出示瑜美·大順和丁尼斯·古納蘭,在參議院藍帶委員會指證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等人收取“政治分肥”回扣,力圖證明他們涉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晶貴昨天又在參議院藍帶委員會發表特權演講,揭發這兩名證人的“可疑背景”和“隱蔽的交易”,試圖以此為突破點,證明他們的證詞都是謊話,並為自己開脫。那麼他可以達到目的嗎?
  晶貴在演講中首先對古納蘭的證詞提出反駁說,古納蘭的弟弟的薪水只有十萬零四千比索,哪有能力購買價值一千二百萬比索的豪宅?他說,在“白原住宅區”的豪宅其實為古納蘭所擁有,所謂向弟弟租來的純為說謊。他還指出,古納蘭在十年中一共出國八十次,目的地包括美國、泰國、韓國、香港等地,這些錢從何而來?
  對古納蘭提出質疑後,他把炮火指向瑜美·大順。他說,她從馬南巴耶基金獲得二億四千二百萬比索的回扣,在沓斯馬仁迎住宅區購買豪宅,在美國等地也有房產,並為她的子女開公司,等等。
  瑜美·大順和丁尼斯·古納蘭原來都是百億“政治分肥”弊案的被告,後來在司法部的策動下轉為污點證人。明顯地,他們目的在為自己脫罪。瑜美·大順到參議院藍帶委員會作證後,由於說得頭頭是道,一度使晶貴等人非常被動,難有反駁的機會。古納蘭作證後,卻出現漏洞,他的表現一度讓司法部長黎里瑪失去信心。
  晶貴經過調查和搜集證據後,力斥他們說謊,企圖挫敗他們作為污點證人的可能,並以此作為突破點,希望為自己脫罪。
  那麼,他昨天揭發的這些事情可靠嗎?根據常情推測,他提出的這些證據一部分頗有說服力,如古納蘭購買豪宅和經常出國旅遊之事,瑜美·大順在國內外擁有的房產等,可能有根據,不然他不會在特權演講中加以揭發。不過,是否真有其事,有需等待瑜美·大順和丁尼斯·古納蘭出面加以說明。
  晶貴能言善道。昨天提出的證據有一定的分量,可以為自己加分,並爭取輿論的同情,不過,他的話有待瑜美·大順和丁尼斯·古納蘭的回應。如果他們對他的揭發沒有反駁的餘地,那麼他的策略可謂獲得成功。不過話說回來,即使司法部提出的這兩名證人因說謊而證詞不能成立,晶貴還是無法擺脫涉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的嫌疑,因為審計署的記錄有案可稽。此外,司法部今後可能出示其他證人,不會就此罷休。
  司法部本來認為瑜美·大順和丁尼斯·古納蘭轉為污點證人後,可以證明晶貴等人的確收取巨額“政治分肥”的回扣,然而,由於一時大意,在出示的污點證人上卻出了問題,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挫折。總統府表示,他們手中還有更加有力的證人,那麼下一步就看他們的表現了。如果不能出示有力的證人,可能功虧一簣,前功盡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