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的辛酸

柯 林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一九四六年華僑青年紛紛回國娶妻,生了不少戰後嬰兒。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中菲交通又斷絕。五十年代較富裕的華僑將他們的家眷申請到香港居住,有人也說買「大字」,將他們帶到菲國。當然,也有人走正路,申請入菲籍,依法將家眷帶到菲國團圓。牙細亞總統執政最後兩年,「香港仔」大量湧入菲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菲國執東亞牛耳,一張大字公價菲幣兩萬五,折港幣四萬元。當時四萬港元可買皇冠、麗都、旋宮等大廈兩個大單位。這些香港仔在香港啟蒙,過著優渥生活,一旦移民菲國,言語不通,人地生疏,和「陌生」的父親有代溝,與本地華人也格格不入,極難相處。這些香港仔走在一起,一粵語交談,被人視為異端。
  這些新移民還不用工作,痛苦的是移民局探員和「透差仔」(探員們的「倀」)在僑校附近抓人,讓他們提心吊膽。不少人因而綴學,書空咄咄。好友謀哥忍受不了這種生活,和期望他將來繼承家中生意的父親大吵一場,還要偷渡才回歸香港。他父親曾向筆者抱怨:「少年家沒鬥志,白白浪費大字錢,哪個人的大字沒問題?」
  「成就」最大,害人最多的「透差仔」是施某某。謀哥某日在中正附近和他相遇,大家親熱打招呼,互問近況,次日就有移民局探員到他家要逮捕他,最後敲詐了一大筆錢。施某某上得山多終遇虎,某日被發現陳屍華人區小巷。刺客乾淨利落,一刀斃命。香港仔聞訊個個額首稱快,據說除害者是一位見義勇為、膽色過人的莊姓好漢。
  T姓小「大班」也是來自香港,年輕時曾被關入俗稱「水厝」的工程島,受檢查大字的真假。發跡後,有人舊事重提,案子直上大理院。其時T先生已非吳下阿蒙,財勢雙全,大理院判決他是真菲人,其他情形類似者亦不得翻案。此判例讓數千香港仔收益。六十年代新移民很多人成為僑社領袖,有兩人做到商總理事長,在各行各業也有輝煌成就,成為大班級富豪,如地產大王吳先生。
           (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