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中的國家來自哪裡?

北 風

  李汝珍在《鏡花緣》寫了君子國、大人國、聶耳國、無腸國、犬封國、毛民國、深目國、黑齒國、靖人國、白民國、淑士國、穿胸國、厭火國、結胸國、巫咸國、女兒國、軒轅國、長股國、三身國、周饒國、交脛國、奇肱國、三首國等等。這些國家風俗各具特色,例如女兒國,言「其所異於人的,男子反穿衣裙,作為婦人,以治內事;女子反穿鞋帽,作為男人,以治外事。男女雖亦配偶,內外之分,卻與別處不同。」「此地向來風俗,自國王以至庶民,諸事儉樸;就只有個毛病,最喜打扮婦人。無論貧富,一經講到婦人穿戴,莫不興致勃勃,那怕手頭拮据,也要設法購求。」這種想像既合理,又隱含了作者對男女平等社會的想往。又如關於無腸國,有一段關於無腸人的奇想的故事:
  多九公道:「老夫當日也因此說,費了許多功夫,方知其詳。原來他們未曾吃物,先找大解之處;若吃過再去大解,就如飲酒太過一般,登時下面就要還席。問其所以,才知吃下物去,腹中並不停留,一面吃了,隨即一直通過。所以他們但凡吃物,不肯大大方方,總是賊頭賊腦,躲躲藏藏,背人而食。」   「此地人食量最大,又易飢餓,每日飲食費用過重。那想發財人家,你道他們如何打算?說來倒也好笑:他因所吃之物,到了腹中隨即通過,名雖是糞,但入腹內並不停留,尚未腐臭,所以仍將此糞好好收存,以備僕俾下頓之用。日日如此,再將各事極力刻薄,如何不富?」
  「他以腐臭之物,如教僕俾儘量飽餐,倒也罷了;不但忍饑不能吃飽,並且三次四次之糞,還令吃而再吃,必至鬧到『出而哇之』,飯糞莫辨,這才『另起爐灶。』」
  這番議論,顯然已經不是僅僅針對無腸國而發了,它是李汝珍對社會上的富人們為富不仁的憤怒砭責!是對社會醜行的嘻笑嘲弄!通過疏解志怪小說中的巫怪傳說來解喻現實的生活,這恐怕是李汝珍這部《鏡花緣》最突出的價值特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