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在吸收FDI的新較量

周俊生

  美國當地時間1月28日晚上,美國總統奧巴馬發表了其任上第五份正式國情諮文。在回顧其一年來的工作政績後,奧巴馬不無得意地說:“中國不再是全球最佳投資國,美國是。”
  奧巴馬的這句話提出了兩個論斷,一是他認為中國曾經是全球最佳投資國,但現在不是了,二是認為美國現在是全球最佳投資國了。但是,他的這兩個判斷卻很難經得住事實的檢驗。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過持久的改革,基本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對引進外國直接投資(FDI)一直抱有積極的態度,特別是在中國於2001年加入WTO以後,一系列重要領域都已向外資開放。而中國廣闊的市場和廉價的勞動力與美歐日等成熟經濟體的市場環境形成了一種比較優勢,對外資也產生了強烈的吸引力。因此,中國在吸收FDI上出現了連年增長的趨勢。2010年7月,聯合國貿發會議組織發佈的世界投資報告顯示,在2009年,中國的FDI流入量達到約950億美元,已占世界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但即使如此,如果以數字論,中國在吸收FDI上的成就仍然低於美國。特別是最近兩年,全球的FDI流量出現了下降,聯合國貿發會議組織去年1月發佈的《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指出,2012年的全球FDI流入量下降了18%,中國吸收FDI則下降了3.4%。
  而美國的情況怎麼樣呢?在上世紀90年代時,美國在全球FDI的總份額中能夠吸收20%以上,大量的國際資本流向美國,成為美國經濟繁榮的一個重要基礎。但是,美國作為一個發達國家,其經濟增長早已度過了快速增長期,市場競爭的充分展開使消費能力趨於飽和,很難像中國一樣出現耀眼的增長。而幾年前金融危機的發生更使美國在全球經濟的霸主地位出現了動搖,2012年,美國新增FDI較2011年下降了28%,2013年前6個月,這一指標又下降了22%。美國近兩年在吸收FDI上出現的這種下降速度是少有的,這充分說明了這場金融危機給美國帶來的傷害。但儘管如此,美國到目前為止,仍是全球最大的FDI單一接收國,這個格局並未改變。這其中的道理很簡單,美國吸收FDI的下降,固然有其自身投資環境變差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受全球宏觀經濟疲軟的影響,國際資本投資意願減退,而FDI在全球投資市場的分佈並未有大的改變。
  不過,儘管奧巴馬提出的這個觀點有點失真,但仍然值得我們高度重視。改革開放35年來,中國在吸收FDI方面取得了快速發展,外商投資成為推動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一支重要力量,但這是中國作為新興經濟體的一個天然優勢,新興經濟體由於存在市場空白、勞動力低價以及政府優惠措施等優勢,對國際資本能夠產生發達國家所不具備的吸引力,最近10多年“金磚五國”的FDI接收增長明顯超過了發達國家,就是這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對於中國來說,由於政府直接參與經濟運行表現得更明顯,在吸收FDI上給了外商不少“超國民待遇”,犧牲了國內企業的利益。現在,隨著改革的深入,一方面,中國自身很多行業存在嚴重的產能過剩,勞動力價格提高使製造業成本大幅度上升,另一方面,隨著政府職能的轉換,以前給予外商FDI的“超國民待遇”正在陸續退出。綜合這些因素,中國以前保有的對FDI的吸引力正在逐漸消失,近幾年不斷傳出一些外資企業遷移出中國大陸的消息,固然有這些企業在中國的市場競爭中失利的原因,但更重要的還是中國的投資環境正在發生變化。
  對於中國來說,在未來的經濟運行中,吸收FDI仍然是一個重要目標。但是,經過全球金融危機的折騰,一方面,由於全球市場尚未完全復蘇,國際資本的投資意願尚沒有提高,另一方面,美歐等發達經濟體也加強了對FDI的吸收。這兩個因素疊加在一起,對中國吸收FDI將產生一定的壓力。奧巴馬的講話已經顯示,中美兩國將在吸收FDI上展開新一輪較量。美國作為一個發達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在吸收FDI上靠的是其全球霸主的優勢地位,而中國要保持對FDI的吸引力,已經不能再使用以往那種“超國民待遇”的政策優惠,更重要的是必須擴大開放力度。去年以來,中央政府多次取消和下放了諸多行政審批事項,這些措施不僅是為了激發國內企業的市場活力,實際上它們也是針對外商投資的。而更可期待的改革就是按照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制訂的全面深化改革決定,“實行統一的市場准入制度,在制訂負面清單基礎上,各類市場主體可依法平等進入清單之外領域。探索對外商投資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
  負面清單模式目前尚在上海自貿區試行,已經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它可以減少投資成本,提高投資效率,是一種更適合於FDI的投資管理模式,有關部門應該加緊研究,儘早將其推廣到全國範圍,以此來展開和美國等發達市場體在吸收FDI上的博弈。
  (來源:環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