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外戰略要有「馬躍檀溪」的勁頭

曉 岸

  農曆甲午馬年到來了。年前,習近平主席來到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在廣闊草原上祝福全國人民「馬年一馬當先、萬馬奔騰、馬到成功」。這同樣是對偉大中國的祝福。
  馬是中國文化中具有特殊寓意的符號,寄託著人們對幸福即刻降臨的祈願,更表達著中華民族自強不息、奮鬥不止、勇往直前的精神。
  在中國文化關於馬的各種典故傳說中,「馬躍檀溪」是這個時候值得一提的故事。在《三國演義》裏,神駒「的盧」躍上對岸,解救劉備於蔡瑁引軍圍追的絕境,留下「馬蹄蹄碎青玻璃,天風響處金鞭揮」的千古佳話。
  今天的中國當然談不上身處絕境,相反,她已告別孱弱,正以昂揚之勢走向強大。但中國的「強國夢」還沒有完全實現,必須在集中精力處理國內事務的同時,應對好國際環境中的複雜變化。
中國站在強將未強的十字路口,面臨的國際處境未嘗不是一種「戰略懸崖」。這種「戰略懸崖」是外部環境多重複雜性的綜合體,呈現出中國處理對外關係過程中遭遇的幾乎無處不在的利益斷層和競爭陷阱。
  人們看到外界對中國的責任期待和畏懼心理都在以超過中國實力增長的速度上升,「兩面下注」成為國際上特別是周邊國家處理對華關係的廣泛現象。
  一些周邊國家在與中國的領土海洋爭端問題上主動挑起事端,要在中國成功復興之前最後撈上一把,把中國逼進必須強硬以對的死角。
  人們更看到美國的「亞太再平衡」雖然不是冷戰時期針對前蘇聯那樣的全面戰略圍堵,但軍事層面的遏華態勢十分明顯,已在掀起局部軍備競賽。
  日本對東亞格局之變深感焦躁,決意與中國死磕到底,推行美日軍事同盟蔭蔽下的「強大日本」戰略,極大地增加了中國周邊的地緣政治複雜性和軍事摩擦風險。
  人們也看到朝鮮半島、伊朗核、敘利亞等熱點問題的局勢發展充滿不確定性,朝鮮、泰國、柬埔寨、巴基斯坦、阿富汗、烏克蘭等中國鄰國的內部動盪呈現連片可能,它們並不以中國的意志為轉移,有複雜的東西文明對撞因素在起作用,更不同程度地涉及中國利益,需要中國發揮作用。
  總之,中國成功實現民族復興的外部環境儘管總體上仍是和平的,但所面臨戰略安全挑戰的碎片化、分層化趨勢十分明顯,既需要分頭、逐一的投入和突破,也需要系統、整體的思考和運籌,任何重要層面或環節上的預警、準備和控制失利都可能導致總體戰略的「墜落」。
  形勢變化就像湍急的河流,不會給一成不變的戰略以同樣的機會。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的「戰略成功」已延續30多年,實力積累達到相當程度。關注外交的人都有感覺,中國發展的外部環境不像以前那麼順暢宜人了,甚至在「惡化」。有這樣的感覺是對的。世界已把中國當作事實上的強國看待,冷戰「零和」思維雖不合時宜卻仍大行其道,主要力量不會等到中國完成實力積累之後才做應對中國崛起的佈局。
  形勢逼人,中國對外戰略的重心需要從融入國際體系、借重外部利好因素,向積極運用自身能力、主動塑造國際體系轉移;佈局需要從首重周邊、經營大國、依託發展中國家、利用多邊舞台的按國際關係行為體分層模式,向以中國為中心、亞洲為內核的按國家利益分層模式轉變。
  簡言之,中國要在邁向強國的進程中以摸石頭過河的態度探索出自己的強國戰略來,不能等到國內各方面改革調整和發展建設都功德圓滿才設計自己的強國戰略,否則,中國可能永遠等不到成為真正意義強國的那一天。
  對於中國這樣一個龐大國家來說,戰略轉型是異常艱難的事,但形勢在推著中國向前走。在此過程中,中國調整自己的心態可能比要求外界調整對華心態更重要,打破自身外交意識形態的桎梏比扭轉外界對華成見和偏見更重要。
  越是複雜的環境越能催生偉大的戰略。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履職以來所展現的頂層設計意識和能力已是有目共睹,2013年的中國外交成就斐然。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設立將進一步提升中國的戰略能力。
  頂層設計的最主要意涵,是積極有為、提前佈局、主動謀勢,是善用自己不斷積累的實力撬動利益杠杆、改造利益鏈條,是加強各方向、各領域工作的統籌協調和相互聯繫,實現「一盤棋」運作。
這個甲午馬年,已經吹響全面深化改革號角的中國必須在衝破國內、國外各種固化利益樊籬和僵化思維瓶頸的努力中取得更多實質性進展,為實現2020願景打下堅實基礎。在這樣一個關鍵時期,強調馬的精神品質正當其時,中國的對外戰略要有「馬躍檀溪」的勁頭。
  中國面前的「檀溪」,既是挑戰之穀,也是機會之河。延續中國的「戰略成功」,絕不是無條件延續不挑頭不扛旗不惹事的固化思維,那樣的舒服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儘管中國還有很多發展指數夠不上強國標準,但利益已然先行,必須開始學著像一個真正強國那樣在世界上行事,善於協調利益、推廣價值、斡旋矛盾、介入衝突、解決問題。
  中國對外戰略面臨的一大關鍵、緊要課題是,敢不敢、能不能在亞太地區推進針對美國、日本等國的以和平為底線的「壓力測試」,迫使戰略式微、進退兩難的美國坐下來與中國協調出一個新亞太來?協調實際上已經開始,只是結果尚不確定。這個甲午馬年適逢中日甲午戰爭120周年和第一次世界大戰100周年,寄託著人們的複雜情感,折射著不同人群看歷史的不同角度。中國人希望一雪前恥順利復興,永不重蹈政治昏潰、國家沉淪的覆轍。西方則「擔心」中國成為一戰前的德國,以復仇的心態和民粹的政策將世界拖入新的對抗和戰爭。將中國比作一戰前的德國是荒謬的,渲染這樣的威脅不過是某些歷史宿命論的篤信者為推動牽制中國製造藉口和依據罷了。現在的世界同百年前的世界截然不同,維護和平、制約戰爭的力量空前強大,不計後果、不負責任的政客不受歡迎,大國崛起的道路用政治理性、經濟發展和戰略進取鋪就,中國應是這種道路的最有力代言。
  人的思維廣度永遠超過實踐丈量的極限,面對危機和挑戰時所能激發的勇氣和智慧也往往超過自我衡量和預期,就像面對「一川煙水漲檀溪」的駿馬,縱身一躍之後可見廣闊天地,無懼圍堵。
  (來源:觀點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