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納蘭的證詞有漏洞真相還是未明

  前技術資源中心主任古納蘭昨天到參議院藍帶委員會作證,接受委員會成員的盤問,回答有關他的生活狀況的提問。在談到百億“政治分肥”弊案時,他證實參議員茵里禮、晶貴和黎維惹均收取回扣,並揭發二十多名眾議院也涉及“政治分肥”的回扣醜聞。這是藍帶委員會舉行的第九次聽證會,可能已經接近尾聲,不過在古納蘭作證後,情況反而更加撲朔迷離,離真相大白還很遠。
  接受參議員格裡絲·傅的盤問時,古納蘭回答說,他的月薪只有六萬三千比索。格裡絲指出,你住在“白原住宅區”,電費只有一萬比索,並經常出國,這很難令人相信你的話是真的。他解釋說,電費是由他的妻子支付的,出國費用由他擔任秘書長的國際青商會(JCI)支出。
  針對另一名證人賓虛·雷揭發他曾經收取女商人納布禮斯九十六萬比索的佣金一事,他予以否認,表示沒有這回事。在他是否與納布禮斯見面這個問題上,他說在技術資源中心見過她,但是賓虛·雷卻說他曾經到納布禮斯的辦事處和她見面並取回佣金。他後來改口說也有可能在其他的的方見過面。這麼一來,他的證詞出現了漏洞,令人不敢置信。
  對古納蘭的證詞,司法部長黎里瑪表示可信,但是對兩個證人不同的說法,尤其是賓虛·雷指證古納蘭收取佣金一事,她卻沒有辦法作出解釋。參議員美廉·仙爹戈昨天對記者說,根據他擔任法官的經驗來看,古納蘭的證詞大體上是真實的,不過也有謊話,沒有說出全部內情。美廉·仙爹戈認為,古納蘭的證詞可以獲得通過。她之所有持這種觀點,可能多少與古納蘭證實茵里禮涉案有關,這是她喜歡聽到的話。
  從古納蘭被列為百億“政治分肥”弊案被告到他願意轉為污點證人一事來看,他的目的在自保,希望從這起官司中脫身。很明顯,他不是為了正義事業轉為證人的,因此他的話可能還有保留,沒有完全說出一切真相。
  如果認真推敲一下他呈交給參議員藍帶委員會的宣誓證書和證詞,他說房子是以低價向他的弟弟租來的。這點就有疑問,弟弟買房子自己不住反而讓給哥哥,可能性有多大?為了擺脫格裡絲的盤問,他說家裡的電費由妻子支付,那他的太太的收入有多少?此外,賓虛·雷的證詞有一定的說服力,他說是他給古納蘭準備九十六萬比索佣金,並親眼看到他提著這筆錢走出納布禮斯的辦事處。
  司法部希望古納蘭轉為污點證人後,可以加強對茵里禮、晶貴、黎維惹和其他眾議員等被告的證據,讓反貪污檢舉官辦公室可以早日對他們進行起訴,但是,最近發生的一系列情況對司法部的計畫不大有利,如賓虛·雷和律師巴里古分道揚鑣,古納蘭作證有漏洞,等等。這麼一來,反而使案子出現逆轉的形勢。
  總統府和司法部一再表示,它們還有更加有力的證人,而且一些知情人士也願意出面作證。案子出現了逆轉的形勢,是否能夠把百億“政治分肥”弊案辦到底,在一定的程度上取決於總統府和司法部今後是否能夠出示更加有力的證據和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