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倫養女發公開信 指責艾倫性侵幼女惡行

  伍迪艾倫(Woody Allen)是當今美國最受敬重的導演之一,而就在他獲得金球獎終身成就獎的前幾個星期,人們爭論著,該不該推崇這位備受尊敬的藝術巨人,但同時也是曾被指控猥褻兒童的男人?
  支持伍迪艾倫的人說,大導演已否認了指控,而且他從來沒有被定罪,應該被推定為無罪。如今,一個在20年前微弱的聲音說話了,她是戴蘭法羅(Dylan Farrow),28歲的作家、藝術家。2月1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名記者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的部落格上,發表了戴蘭法羅的公開信,她詳細描述被伍迪艾倫性侵的過程。
  住在佛羅里達州的戴蘭法羅已婚,是伍迪艾倫與前女友、女星米亞法羅(Mia Farrow)同居時期的養女,她告訴紀思道,她深受20年前發生的事情所苦,去年還被診斷罹患「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當她得知金球獎要頒發終身成就獎給伍迪艾倫時,她在床上蜷縮成一團,歇斯底里地大喊。
  紀思道曾2度獲得普立茲新聞獎,他表示,「她寫了一封信,全文張貼在我的部落格里。幾天前我詢問伍迪艾倫此事,他拒絕發表評論。」紀思道問戴蘭法羅,「為什麼現在要講出來?她說,她想打抱不平,並給予其他受害者勇氣,她說,『我在想,如果我不說出來,臨終時會很遺憾。』」
  以下是戴蘭法羅公開信內容的摘要:

  哪一部是你最喜歡的伍迪艾倫電影?在你回答之前,有件事你應該知道:我7歲那年,伍迪艾倫拉著我的手,帶我走進家裡陰暗的、有如衣櫃一般的二樓閣樓。他叫我趴好、玩兄弟的電動火車,然後他性侵了我。
  他一邊「做」,一邊在我耳邊低聲說,我是個好女孩,這是我們的秘密,他向我保證,會帶我去巴黎,我會是他的電影裡的明星。我記得當時盯著玩具火車,專注地看著它在閣樓繞圈圈,直到今天,我只要看著玩具火車就很痛苦。
  我記得,父親一直在做我不喜歡的事,把我帶離媽媽身邊,單獨與他在一起。我不喜歡他堅持把他的拇指放在我的嘴裡……;我不喜歡他會把頭放在我赤裸的腿上。我躲在床下或把自己鎖在浴室裡躲避,但他總是找得到我。
  我原本以為,這是很疼愛女兒的父親會做的事,但他在閣樓對我做的事很不同,我不能保守秘密了。當我問母親(米亞法羅),如果她的爸爸做了伍迪艾倫對我做的事,那會怎樣?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答案,也不知道這一問,引發了軒然大波。
  我不知道父親會用他與姊姊(宋宜,Soon-Yi Previn,另譯順宜)發生的性關係(註:伍迪艾倫之後與養女宋宜從戀人變夫妻),來掩蓋他對我的性侵傷害;我不知道他會指責母親說謊;我不知道我要述說我的故事一遍又一遍,來看看我是否說謊,這些法律戰我根本無法理解。
  有一次,媽媽告訴我,如果我在撒謊,我會有麻煩,我可以把這些指控都收回。但我不能,因為這都是真的。
  最後我們的監護權判給母親,父親沒有探視權,而因性侵指控不成立,使他從來沒有被判任何罪。他逃脫了法律制裁,但他的所作所為仍困擾著我,我因為他仍能接觸小女孩而感到內疚;我很害怕被男人打動;我罹患了飲食失調症;我會割傷自己。
  這種折磨更被好萊塢放大了。演員在頒獎典禮上讚揚他,每當我看到施虐者的臉在海報上、T恤上、電視上──我只能隱藏我的恐慌,但我獨處時就會崩潰。
  上週,伍迪艾倫的新電影被提名奧斯卡獎(註:伍迪艾倫自編自導的《藍色茉莉》Blue Jasmine獲得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提名)。而這一次,我拒絕崩潰,這麼久以來,伍迪艾倫沉默以對,卻有如用各種獎項和榮譽來叫我閉嘴、走開,但性侵受害者不該保持沉默。
  今天,我很幸運,我婚姻美滿,有兄弟姐妹的支持,有堅毅的母親救了我們。但其他受害者仍害怕、脆弱,掙紮著是否要勇敢說出真相。
  如果你的孩子發生這種事呢,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路易斯CK(Louis C.K.)?亞歷鮑德溫(Alec Baldwin)?(註:這3位明星主演《藍色茉莉》)如果是妳呢,艾瑪史東(Emma Stone)?還有妳,史嘉莉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戴安基頓(Diane Keaton),我還是小女孩時,妳就認識我了,妳忘了我嗎?
  伍迪艾倫活生生證明了,我們的社會對性侵受害者的虧欠。所以,想像一下你7歲的女兒被伍迪艾倫帶進閣樓,想像一下,她一輩子聽到他的名字就噁心。現在,你再想想,哪一部是你最喜歡的伍迪艾倫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