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買私單 「入賬腐敗」幾多貓膩?

      【新華網北京電】 明明是私人消費,偏偏公款報銷;入賬虛報瞞報,企圖「瞞天過海」……近來,「公款買私單」現象頻頻曝出。十六日,中共大理白族自治州紀委通報四起違反作風建設規定典型問題,此前網絡曝光的「大理州安監局採購清單出現路易威登等外國品牌」事件中的相關負責人受黨內警告處分。
      一年來,中央嚴控「三公」消費,但個別黨政幹部利用職務之便將因私花費「變著花樣」藏入公務報銷之中。專家認為,嚴查「入賬腐敗」應成為反腐敗的重點之一。

      「稀裏糊涂」公款採購LV,半年等來含混回應

      公款消費能變出什麼花樣?雲南大理州安監局的一份採購清單令人「大跌眼鏡」。
      二0一三年八月,有網民發現,大理州安監局的設備採購清單中出現了奢侈品品牌路易威登(LV)。大理州安監局有關負責人回應稱,是「稀裏糊涂登記上的」。
      二0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大理白族自治州紀委通報稱,大理州安監局在設備採購中沒有嚴格執行政府採購相關規定,州紀委給予州安監局局長常建華黨內警告處分。
      該局究竟打算採購多少個名牌箱包?這些箱包採購預算是多少?是什麼導致了「公款買私單」問題出現?針對這些「待解」的疑問,大理外宣辦相關負責人統一回應稱:採購清單出現路易威登等國外品牌,但並未形成採購事實。
      半年才等到一個如此簡單含混的回應,同樣讓關注此事的人們「遺憾」。人們質疑,這種「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恰恰暴露了一些部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工作作風。事前缺乏自律、事後缺乏嚴肅反思,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就不足為奇。
      公款開支裏究竟藏著多少秘密?事實上,這起案例只暴露出了公款開支之亂的「冰山一角」。
       攜家屬公費出國旅遊、鄉鎮幹部公款請客嫁女……近年來,「公款買私單」屢屢曝出,花樣不斷翻新。更有甚者,此前被曝光的廣東汕尾市煙草專賣局,僅業務招待費一個月高達二百多萬元。據查,大多數報銷發票無法查明真實開支情況,虛報虛開發票套取現金高達上千萬元。
      「一些部門政府採購和公務支出作假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河北省一位審計幹部對記者說,「很多單位對辦公用品的消費沒有上限。曾審計過一個鄉鎮部門,一年打印紙張採購費用超過百萬元,這能不藏貓膩嗎?」

       「花公家的錢辦自己的事」,「偷梁換柱」手段五花八門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單位或部門千方百計鑽公款的「空子」,隱瞞個別領導幹部的「因私」開支,給一些腐敗分子揮霍浪費、侵佔國家財物提供了機會,隱患巨大。
       一是私人接待公款買單。原本屬于私人交情的接待費用,卻堂而皇之地由公款報銷。二0一三年下半年,烏魯木齊市經信委黨組書記王國林及經信委領導班子分別以宴請原工作單位領導和歡送二名班子成員調任和退休為名公款吃喝,花費四千八百五十三元。相關責任人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二是將費用轉移到下屬部門。為實現分散支出、不超標的目的,有實權的部門會將超標費用轉移到下屬單位報銷。「個別領導幹部時常拿一些發票到鄉鎮報銷,他們礙于情面或迫于無奈只好為其買單。」西部一位鄉鎮幹部對記者說。
       三是入賬時混淆科目「偷梁換柱」。河北一位基層幹部有著形象的比喻:「歷史上叫吃床腿,因為只有住宿費可以報銷,餐費就攤進住宿費裏。現在叫吃輪胎,因為修車費可以報銷大額吃喝費。」會議費、培訓費、國企廣告費動輒天文數字,已成為因私消費轉移的重要手段。
       四是公款消費吃喝玩樂。二0一三年七月,雲南巍山縣廟街鎮中心校組織全鎮中小學校長、副校長二十五人利用到南京瑯琊小學進行教學交流和觀摩學習機會,先後到北京、上海、蘇州、杭州等地參觀旅遊,用公款支付費用三萬六千元。
       五是個人花銷置換利益。山西一些機關事業單位領導表示,一些工作關係處熟之後,往往會安排小范圍聚會或者規格相對高的接待,而買單者多是分管領域的企業。
      記者調查,一些人之所以敢打公費開支的「小算盤」,正是利用了財務報賬的漏洞。一方面,一些單位的會計審核流于形式,往往是只要見到報銷憑據、簡單審核金額之後就可以報銷,對于具體資金流向不加追問和核查,造成一些荒謬離譜的花銷也能「瞞天過海」;一方面,個別財會人員與領導「串通一氣」,參與虛報作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