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來重要,談下去更重要

文墨

  由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主持的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日內瓦會議於元月二十二日在瑞士蒙特勒開幕。
此次會議召開之前,伊朗曾受邀參加,但在會議臨近召開的前十幾個小時,即由聯合國秘書長親自宣佈撤回對伊朗的邀請決定。此舉被輿論認為是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屈服於美國壓力的結果。因為在之前究竟要不要讓伊朗參與敘利亞問題國際會議的討論中,美國是持反對立場的。可見美國對敘利亞問題的解決具有重要主導作用。
  截止本文截稿時,會議仍在進行中,但由於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之間分岐嚴重、矛盾尖銳複雜,而且在其背後的各大國之間各有利益考量和不同的政治盤算,因此外界對此次會談能否取得些許成果並不樂觀。目前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之間最突出的分岐在於對阿薩德個人政治前途的看法上。敘利亞反對派堅決主張將阿薩德排除在過渡政府之外,且必須以刑事罪犯予以起訴,否則不會接受任何解決方案。而敘利亞政府則稱,阿薩德的地位具合法性,不容任何人碰觸,這是一條紅線。
  敘利亞內部對立雙方態度如此強硬,而參與會議的各大國對阿薩德的看法也大相徑庭。美國國務卿克里表示,阿薩德已經失去了領導敘利亞的合法性,不能參與未來敘利亞的過渡進程。其意即要阿薩德下台。但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則稱,阿薩德的去留問題必須交由敘利亞人民作決定,外部不應干涉。中國的觀點與俄羅斯基本一致。美俄之間一個挺薩、一個倒薩,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只是關乎阿薩德個人命運的問題,其實問題並不這麼單純。說白了,它是美俄兩國為了爭奪對未來敘利亞主導權或影響力的一場明爭暗鬥。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作為敘利亞問題國際會議的參與者和對國際事務有特殊影響的國家,理應秉持公道立場,不偏不倚,努力做好勸談促和的工作,為敘利亞問題的和平解決多做些有益的事情。但從目前看來,美國的表現似乎背道而馳,克里在會議中有關倒薩言論帶有明顯的偏袒性,不利於和談進程。誰都知道,世界上任何國家,不管其有多強大,都無權對別國的內部事務指指點點、說三道四,這是國際規紀!可惜的很,美國這個老毛病犯了幾十年,就是不願改掉。
  敘利亞問題的解決,關鍵點在於各方能不能在阿薩德的去留問題上達成一致或者取得某些諒解與妥協。目前的情況顯然是各執一詞互不退讓。因此敘利亞問題要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可能性不大。但既然雙方已經坐下來談了,便是一個好的開始,無論如何,都要有勇氣繼續談下去,爭取早日談出一個好的結果。這也是目前主流輿論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