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鬥惡魔

過客

我興匆匆收拾行裝,
趕到湄南河畔,
唯恐錯過「泰式大餐」。

這頓餐可拖得很長,
吃膩了,也不能埋單。
被通緝要犯,
要把曼谷封閉,
還要抓捕總理——
當這個家,可真犯難。

我,來自平靜的湄公河,
看見「黃衫軍」和警察握手,
帳篷和流動公廁,
遊行卻像郊遊;
管它公有理還是婆有理,
反正我是來看熱鬧。

雙方禮讓已走到盡頭:
槍已響,血在流。
我終於看到,
一幕觸目驚心的——
美女與惡魔的搏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