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因世界果真荒誕

鳴笛

  那天在電腦傍翻閱報刊,偶然讀到《大公報》「小公園‧新園地」舒非一篇稱讚龍應台好文章的專欄。   或許先前有篇談閩南薄餅的文章吸引過我,所以又較細讀了該文。「文章讀多了,曉得好文字和壞文字,懂得什麼是漂亮的文章,也就變得很挑剔,等閒都不讚好。」憑這話我不會不相信龍應台那篇《不相信》是好文章,於是馬上按電腦尋找到該文來讀,確是有其見解,可能與作者差不多年齡的同輩人,讀起來更有與作者相似的感受吧。
  讀源自《南方週末》的龍應台這篇文章,從該愛的國、歷史、文明的力量、正義、理想主義、愛情、永恆不滅等等,看穿了,認真地分析,會感到那些都不可相信,或都不值得相信。比如「青史往往要成灰,指鹿為馬,也往往可以得逞和勝利的。」「野蠻和文明」竟只有「隨時可以被抹掉的一線之隔。」  「正義同時意味著不正義」連「自己腳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毀滅。」使以前相信的東西,「一件一件變成不相信」。
  從相信到不相信的過程,實際上是對事物認識、實踐、理解的過程。青年人容易接受新事物,容易受到某些思想意識的灌輸,必然能有所認同而相信不少東西。隨著時代的進步,閱歷的增加,不斷的考證,積累的經驗和實踐,加深對事物的理解,產生對自己所認同、相信的東西質疑、甚至否定,這是很正常。我認為龍應台的文章有些煽情,然而並沒有因為「不相信」而否定一切的極端情緒,是符合邏輯。
  三年前姜文在台北與龍應台對話時曾說:「在我看來,嚴肅的事很少,陰錯陽差的事很多。如果用自己的眼睛去感受,會發現這世界本來就很荒誕。」電影藝術家有自己看世界的感受。儘管這世界是有些荒誕,好些事物正反二面只是一線之差,或許如正邪就在一念之間,大家不必為「不相信」而喪氣。我認為只要人們良知未眠,別因為正義可疑、文明脆弱,都該盡本份堅持對真理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