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五邊形》版頭

抱怨
方角

點一根火柴
焚化道別
是誰讓花香撒野
躺下靈魂斜看天
想告訴世界  別再眯著眼
我用屍骨堆出  艷麗
染上冷色系鮮血
天生我材必有抱歉 
談論明天   
只是一種渲洩
時間一直在牆角畫圓
回不到從前  才發現
一個一個孽緣跟地球轉圈圈
什麼時候 
這空間  才有 申請
活下去的資格上帝也點頭
人性這嫌犯
這輩子
只想免費走一遍


轉角

白鶴越過大海銜來一隻鳥
跌撞在秋天提早凋謝的泥土上
父親和母親腳下稻根斷裂
他們皺紋橫生的臉
狂傲的骨子碎如遠瀑
鳥累死的夜晚我身葬大海
我願獨自深陷十月
石榴樹下,家譜中
月底堆滿茅草
出發在遍佈風水之屍的夜晚
春夏秋冬枯竭遍地
所有顏色在這裡昏暗無光
我開始寫滿山的詩歌給大海
寫給人類和孤島
不必多想
你們將找不到任何句子
布帆篤信的水紋不斷遠退
我篤信的水手一直漂泊
潮水憂鬱不定
我沉默不絕
烏鴉棲息的楓落日
海水中我尋找石子
它潔白無色
像月亮一直尋找明日

巷子
號角

早安,巷子
賣黑糯米粑粑的老太太
你最早的路人
菜市場裡的小販
叫賣著山藥和馬鈴薯的里程

午安,巷子
喜歡逛門子的老阿公
找不到開著門的鄰舍
只有屋簷垂著頭
向小路低訴著淒涼的故事

晚安,巷子
高樓之外
夕陽從不向你揮手道別
只歸來疲勞的步伐和
關門的聲音

一間房屋
奇角

你和我是河畔的兩間房子
天暗下來的時候你不關上木門
天暗下來的時候我也不關上木門

你和我是兩盞燈火
在河水的兩岸望著對方
你不閉上眼睛
我也不閉上眼睛

你和我是水草上的兩隻蝴蝶
天亮透的時候你不離開河邊的石頭
天亮透的時候我不離開河邊的石頭

殺年豬
王子瑜

這是爸爸欠了一年的人情賬
這是媽媽辛辛苦苦填滿的存錢罐
挑個良辰吉日把大家請過來
幫爸爸還賬幫媽媽結算
也讓窮苦的鄉親們都來解解饞

秋石
一角

喜歡坐在那塊石頭上
曬太陽
 
前面一片青草
開著稀疏小花

只要傾倒些許微風
蝴蝶就會自個兒
跳起舞來 

醉酒
風角

努力
想把昨夜擰成過去
卻總是
在前一秒和後一秒間徘徊
遺憾的是
望了我說過甚麼
更傷心的是
想不起你回答了甚麼
啊!
該死的醉酒

來去之間
雲角

你來時
正是花香草綠
記不清
是你帶來了春天
還是春天帶來了你

離開時
花草枯黃沉寂
無益追究
是你帶走了秋天
還是秋天帶走了你

二月的風
海角

二月的風
吹著屋簷上的脊樑
嘎吱作響!
二月的風
吹得場外的稻穀
散落滿地
二月的風
吹著田梗上爸爸的斗笠
東扶西歪
二月的風
媽媽說:
吹得人心驚膽顫
吹得她的風濕骨病隱隱作痛
二月的風
吹不回去異鄉的兒子
媽媽:我要是那風兒
要抹去你眼中的淚花
我要是那風兒
要去親吻您那皺裂的額頭
二月的風
吹著一種思唸到媽媽的夢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