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井鎮福全村:晉江唯一入列「中國傳統村落」 「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緣何再獲「國字號」榮譽

保留舊時格局形態
明清古厝遍佈村落

  金井鎮福全村位於圍頭半島東側,背山面海,東臨台灣海峽,北接石圳村,南連溜江村,西鄰沿海大通道。
  來到福全村村口,一眼便望見一座雄偉壯觀的古城牆矗立在前方,這是福全所城。福全村古城研究保護委員會秘書長蔣福岱向記者介紹,明代初年,明太祖朱元璋為鞏固海防,下令設立沿海衛所。明洪武二十年開始建福全所城,該城以花崗岩條石壘砌外牆,角石壘砌內牆,中間夯土填實,相當堅固。在倭寇猖獗、數陷沿海諸城的明代中期,福全所城數次擊退來犯的倭寇和海盜,成為保障東南沿海一方安寧的海防重鎮。
  福全古城形似葫蘆,被稱為「葫蘆城」。在蔣福岱的帶領下,記者穿行在老街古巷中。城內街道縱橫,劃分「十三境」,居住1000多戶人家,21個姓氏,有「百家性,萬人煙」之稱。據說出於軍事防衛的需要,北門街、西門街、廟兒街等街巷的連接如丁字形,被稱為「丁字街」。「我們村裡現在還保存著舊時的格局,這些‘丁字街’還寄託了人們‘人丁興旺’的願望。」
  走在安靜的小路上,每走幾步,便能看到一幢幢明清時期的閩南特色建築。閩南古厝俗稱「皇宮起」或「燕尾脊」大厝,這些建築大多是磚、石、木建構而成。白石牆裙、紅磚牆面,屋上鋪板瓦、筒瓦,屋脊高層,雙頭反翹,末端分叉如燕尾。
  據了解,福全村常住人口1000多人,旅居海外人口有5000多人。除了這些獨具特色的閩南建築,這裡還保留著許多老僑宅和石頭洋房,這些老房子雖然幾乎已人去樓空,但是,它們成了海外遊子魂牽夢繞的所在。
  此外,村裡共有大小廟宇20多座,「十三境」的每個「境」都設立一個廟宇,平日裡,村民們會對「境內」的廟宇進行供奉和祭祀。而村裡的關帝廟、城隍廟、媽祖廟等較為大型的廟宇也保存得較為完好。

元龍山曾是抗倭指揮台

摩崖石刻殘存著古老的記憶
   福全城內有一座石山叫元龍山,山上有許多巨石。站在山頂,可以眺望碧波萬頃的東海。在戰爭時期,這裡還是觀察城內外的瞭望台。據說,這裡曾是明代抗倭的指揮台。明代初年,明太祖朱元璋為鞏固海防,下令在福全村建所城。當時城裡駐軍1000餘名,分陸、海兩個兵種,管轄範圍北到惠安大岝,南到金門料羅的海域。這期間,軍民數次擊退倭寇和海盜,使得福全村成為保障東南沿海一方安寧的海防重鎮。相傳,明朝中期,倭寇猖獗,福全村外有固若金湯的城牆,易守難攻。
  太平時期,有許多文人在此觀賞遨遊,詠詩題刻,所以附近分布著「元龍山」、「天子萬」、「山海大觀」等摩崖石刻,字皆遒勁有力,是研究明代福全所城歷史人文的實物佐證。蔣福岱說,這裡的摩崖石刻近幾年還被評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不僅是軍事要塞

更是人才輩出的地方
  在明代,福全不僅是海疆軍事要塞,更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地方。歷代出過進士11名、舉人9名,許多姓氏的祠堂前面都樹著高高的旗桿,有「無姓不開科」之說。其中最有名的當數蔣氏,不但世代承襲所城千戶的職務,還出了一位相國,他就是明朝著名的政治家蔣德璟。他歷事明天啟、崇禎、福王、唐王,當過禮部尚書、戶部尚書等高職。他秉公持正、薦賢用能、博學強識,一生以拯救百姓為己任,善於理財治兵,被後世稱頌,更是福全引以為傲的人物。
  蔣福岱帶著記者參觀了村裡至今還保存的相國府遺址,「這附近的空地原來都是被圍墻給圍住的,這一大片都是相國府,非常寬敞。」
  此外,福全村還有不少名將、宿儒、巨賈、神童見載於史冊。

控制亂拆亂建獲成效

部分古城得到修復
  福全村豐富的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是福全村這座古城最值得珍藏的記憶。然而,抗日戰爭時期,福全城石被拆去建碉堡,1958年「八˙二三」炮戰時,福全所城牆再次遭拆,僅留夯土城圍及南、北水關,這座抗倭的歷史城牆變得殘缺不全。
  隨著時間的推移,村裡的古厝也漸漸倒塌,一座座新的石頭房和鋼筋水泥樓建了起來。古村落原生態的面貌如今被破壞得較為厲害,許多古厝和祠堂變得破敗不堪,甚至連殘牆都很難找到,福全古村的保護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意識到這個問題後,福全村開始劃定保護區,控制違建。2011年,省政府批復原則同意《中國歷史文化名村晉江市金井鎮福全村保護規劃(2010~2030年)》,要求嚴格實施規劃,核心保護區內不得進行新建、擴建活動。
  在福全村上下共同努力下,村裡亂拆亂建的現象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古老的房子也終於停止了被破壞的局面。村裡的陳氏祠堂已經修復完成,林氏、蔣氏祠堂的修復工作也將進行。近幾年,熱心的旅外僑胞多次捐資修復北門、西門和西面的一段城墻,福全村漸漸恢復了往日的壯觀。
  據介紹,今後,福全村將全力打造文化海岸線、衛所文化、絲綢故港文化、海濱古村文化等特色文化產業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