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 題一

雲鶴


以剩餘的青春索取
隱埋在你體內愛的光華
乾渴的喉,能否以水聲滋潤?
即使翻轉了整座森林
我仍找不到,一棵沒有根柢的樹

只因為
你是輪,我是路,永不能相擁
唯有讓時間,把這微小的接觸面
貫連成一道深深的痕